法制聚焦:周克华末日

        8月14日,警方在犯罪嫌疑人周克华被击毙现场清理其所持枪械等物品

        这一天,周克华死了——身体中枪,抽搐着死在重庆沙坪坝区童家桥的一个鞋厂旁。

        没有人会知道,此前8年里,这个屡犯凶案的大盗,如何先后现身重庆、长沙、南京,杀害9人(重庆警方证实,周一共杀害10人);又为何在中国地图上画出一个诡异的椭圆,最终回到了重庆。

       这世间的很多巧合,都在提醒着人们“因果报应”的存在——在周克华死前,很多人戏称其为“爆头哥”,因为其作案凶残,大多一枪将受害者“爆头”;而最终周克华身上致命的一枪,也在头部。

最后的“围捕”

        8月14日,周克华生命的最后一天。这一天对于他来说,只有不到7个小时。

        早上6点40分,一位农民在鞋厂旁的小巷里碰到他,觉得眼熟,便瞟了一眼墙上的通缉令,惊慌着回家打电话报警。然而与此同时,巷子里的枪已经响了。

        那位农民并不知道,当时尾随着周克华的还有两名重庆民警。他们在巷子里跟了一段,突然发现对方反身向他们走来,同时拔枪打向他们。

        两位民警事后面对央视镜头回忆,周克华一共打了三枪,一枪打中电线杆、一枪打在地上反弹伤到一位民警;他们回击四枪,两枪命中;交火时双方“距离不足3米”。

       根据民警的说法:周克华中枪倒地后抽搐,身亡。不过,与此同时,另一种说法也广为流传:周克华在中枪后,觉得逃脱无望,于是举枪击穿自己的头部自尽。

       虽然,两位民警并未说出他们的子弹到底击中了周克华的什么部位,因为要“等法医尸检了才知道”。但关于自杀的传言至今更加缺乏证据支持。

       现场照片显示,致命一枪确实在头部,只是那枚击穿其头骨的子弹,出弹口在头部右侧,入弹口在头部左侧——如果周克华最后确为自杀,按正常逻辑,他只有是个“左撇子”,才最可能左手持枪。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黄伟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周克华是被民警击毙,并非网上传的自杀。

       已经可以肯定,周克华生命的最后几天,他手里的枪已带走了两条人命。

        8月10日9时34分,沙坪坝的一家中国银行储蓄所门前发生持枪抢劫杀人案,案犯打死1人、打伤2人后逃逸。在逃亡过程中,案犯又枪杀一名铁警。警方最终认定,此案嫌犯周克华与此前重庆、长沙、南京的多起抢劫杀人案有关。

        对于重庆警界来说,案发前那段时间正是低谷期。据新华社消息,周克华犯案同天,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郭维国、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原总队长李阳、市公安局技术侦查总队原总队长兼渝北区公安分局原局长王鹏飞、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原常务副局长王智因涉嫌包庇薄谷开来一案,在合肥市中级法院受审。而就在两三年前,重庆警界多名官员还因卷入“文强案”落马。

        围捕周克华,无疑是对重庆警方的一次考验。“8 10”案发后,全警动员、全警出战,据当地记者说,为了围捕周克华,警员停止休假,“有些派出所都是空的”。

        与此同时,武警、解放军也协同展开地毯式搜捕。虽然警方并未公布具体参与搜捕的人数,但据当地居民说法,仅井口镇、歌乐山一带,起码聚集了万余名兵力。

        南京、长沙也在事后派出专案组赶赴重庆。据长沙市公安局副局长欧益科介绍,长沙警方在抽调警力前往重庆同时,已调集武警、巡特警及刑侦、治安等警力上路封堵严查各主要出入城口的交通通道,同时结合长沙正在开展的反盗窃专项整治行动,对重点街道和重点区域进行排查,重点打击各类街头违法犯罪。

        一时间,每一个蛛丝马迹都牵动着人们的神经。一个重庆市民捡到被遗弃的受害人手机并打了个电话,让警方误以为周克华现身。1200多公里外的合肥,一个银行员工因好奇在系统内输入周克华身份证号查询,引来大批荷枪实弹民警赶到现场。

        8月11日下午,警方公布围捕行动最新进展,搜索人员发现一个疑似周藏匿的洞穴,在内发现一件深绿色成人T恤、两个香烟盒、被剥皮的电线,以及新鲜排泄物。

        不过,据央视记者后来引述重庆警方说法:8月11日警方已在一家商场发现了周的踪迹,当时他并不在山里。“实际上8月11日这个监控录像非常清晰地告诉重庆警方一个消息,周克华并没有逃回山林,而是进入了市区,所以重庆警方在山林继续加大搜查的力度,是起到假象的作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实际重庆警方秘密部署了许多四人一组的秘密小组,以密制密,等候周克华再次出现。”

被枪改变的人生

       周克华死的地方,距离他的老家重庆市沙坪坝区井口镇二塘村只有11公里。

        父亲周正喜本是镇上的“城里人”,上世纪60年代被下放到村里改造,从此定居。周正喜与已带着两个孩子的陈世珍结婚,婚后一年,生了个眉心有痣的孩子,取名周克华——村里人习惯叫他“华仔”。

       “华仔”小学成绩不好,但喜欢看书,尤爱武侠和侦探小说。根据周家邻居的说法,他从小内向,“从来不偷东西,也不和我们一块儿赌钱。”

        1985年,“严打”第三年, 15岁的周克华外出打工,因调戏妇女被派出所治安拘留14天。8年后,周克华返乡,依然靠卖力气为生,后与一位姓徐的姑娘结婚,在距二塘村50里外的长生镇租房住。

         2000年前后,大批警察来到周克华家里,称他在武汉被查出非法持有枪支,要被劳教。母亲陈世珍推测是猎枪,因为当时周克华跟“村里一个背猎枪的老头”一同去过武汉。据媒体报道,周克华曾经拒缴,并朝天开枪,而后又去警方处索要枪支,结果被判坐牢。

       这一次的入狱,成为周克华人生的拐点。他的命运从此和“枪”纠缠不清。

      出狱后的周克华,再不是二塘村沉默寡言的少年,变得越来越神秘,并一次次将枪口对准普通人。

      据警方公布的信息,2004年4月22日和5月16日,周克华先后在重庆抢劫两起,枪杀3人、打伤两人,抢现金24万——5月那次,就在他家所在的坪坝区。

       此外有消息称,周克华还曾远赴云南,在边境地区活动。2005年,周因贩卖枪支被捕,经云南铁路法院判刑后即在当地服刑。而据南京警方后来公布的信息,嫌犯用的是缅甸制“五四”手枪、过期的子弹。

        2005年那次服刑,让周的暴行就此中断4年,直至2009年,他出狱后来到长沙。

         那一年10月14日,长沙市南郊公园内,一名刚进城不到一星期的农民被射杀。与日后的一枪爆头不同,死者身中6枪,身上的20块钱未被取走。警方分析,周这次的杀人动机,可能是该农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或者就是在拿死者试枪。正是这6枪,拉开了他第二轮杀人抢劫的序幕——此后两年,他抢劫3起,枪杀两人。

        最后一起命案发生不到两个月后,重庆二塘村,父亲周正喜因突发脑血栓,病危住院。母亲陈世珍跑到镇上用公用电话给周前妻打了电话,让她叫周赶快回来。

        电话打完没多久,周克华就赶到医院,一直陪伴父亲,直至9月6日父亲去世下葬。此期间,周曾在医院、陵园等公共场所出入,很多邻居都见过他,没人把他与两个多月前长沙发生的枪击案联系起来。

       据周家的一位邻居回忆,最后一次看到周克华是那一年9月17日。

        2012年1月6日,南京下关区一银行外,一男子被一枪爆头,近20万元现金被抢。该案被公安部列为第一号案,十地发布悬赏通告,悬赏总额最终突破500万。

        不过那次,南京警方最开始公布的嫌犯并非周克华,而是“四娘”曾开贵——十几年前另一起枪杀案的重大嫌疑人。重庆“8 10”枪案后,当地媒体称:南京警方当初通缉“曾开贵”,是为“麻痹周克华”,“南京警方和江苏警方在南京枪案发生当月,即确定了疑犯叫周克华,老家在重庆”。

        当“四娘”的通缉令挂满几省的街道时,周克华已回到重庆。春节期间,有人看到他独自出现在江北区观音桥一家运动城买过一顶帐篷和一套冲锋衣。他从不住旅店,野外生存能力极强,从不乘坐飞机火车,最多搭客车和摩的。

         据周家的邻居介绍,从去年腊月二十六日开始,警方就一直派人驻守在陈世珍的家中。但此后周克华再度失去音讯。直至8月10日,重庆枪击案发生。4天后,周克华被击毙在距离自己家11公里外的小巷;此后几个小时,公安部长孟建柱亲自签署了嘉奖令,重庆公安局被记集体一等功。

       也正是这天的下午4点30分,案件侦破情况的新闻发布会上,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黄伟宣布:“周克华被击毙后经过其指纹和DNA进行检验,确定系周克华本人无疑。通过现场的枪支和弹壳检验,确认是苏湘渝系列案件和重庆‘3 19’作案的枪支”。

        这就是说,周克华的死还证实了一个令人吃惊的信息:2009年重庆高新区石桥铺驻军哨兵被枪杀案确认也系他所为。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刘洋硕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130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