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原启一郎:“公益无国界”

半年前自行车在武汉失而复得,让日本青年河原启一郎对中国人心怀感激。云南彝良地震后,他决定深入灾区救灾。纵使前路充满未知,他仍选择坚持。

对河原启一郎来说,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在中国成为焦点人物。这个正在环游世界的28岁日本青年,6个月前因为在武汉一次“丢车”事件成为网络红人。那一次,数万中国网民爱心接龙,3天内成功破案,成为红极一时的媒体事件。

从公众视野回归平静后,河原一直琢磨着也为中国人做些什么。9月8日,他在电视里看到云南彝良地震的画面。曾经是护士的他觉得回报的机会来了——他决定深入云南灾区救灾。

临行前,他发了一个预告此程及寻求支持的微博。一周后,他收到了80公斤的爱心物资。他的举动再一次成为舆论焦点。原本在“丢车事件”中吸引的数千名粉丝量,一夜之间翻了近十倍。

“中国人帮过我们,”他说,“无论是2011年日本地震还是我的自行车。”

谢谢中国

河原启一郎是一名日本“驴友”,生于1984年。2011年底,他正式开始骑车环游世界。中国是他的第一站。

对于这个陌生的邻居,“我只知道成龙和功夫”。

他的旅行以近乎“零成本”的方式运行。他靠骑自行车——他管它叫“女朋友”——省交通费,从驴友网站上寻找免费提供住宿的房东,中国的房东基本上会管饭,其余时候他爱吃兰州拉面,7块钱一碗,便宜又美味。河原有一套独特的生存模式,在中国国情下很受用。他给房东和店老板表演魔术,或者“汗”和“囧”等表情,对方一开心,有时就不收钱了。在乡下,当地人多少会给个西瓜什么的。

他在自行车后面挂了一块写着中文字的纸牌:“加油日本、谢谢中国”。他解释:“因为去年3月份很多人来日本帮助我们。”

从上海到武汉到西安一线,截至2012年9月,河原已经在中国呆足九个月,从来不觉得有什么危险。语言不通稍微麻烦些,不过这也可能成为河原的福利——他努力用中文说“我要这个”,店主常常对他不耐烦,之后他改用外语,对方发现他是外国人,态度就热情起来。

甚至,今年3月,因为一起意外盗窃事件,河原成了中国的名人。

当时他在武汉跟朋友在外晚餐,尽管入乡随俗地增强了安保意识,给自行车上了两把锁,交由路边戴红袖章的大爷看管,没用,在这自行车失窃的泱泱大国,“女朋友”还是给偷了。第二天,他向所有在武汉认识的朋友发起求助。消息不断扩散,许多媒体也开始关注,大规模的找车活动就这么开始了,参与网民5万人之众。和其他盗窃自行车事件结局不同的是,河原的自行车被迅速找到。

之后,中国而外,日本有超过40家媒体采访了河原启一郎。这次事件颠覆了日本人对中国人的认知——过去许多人认为中国人冷漠,但这一回,岛国内普遍赞扬中国人热心。有朋友问河原,“武汉在中国哪里?我也想去。”

公益无国界

河原启一郎去过二十多个国家,有不少救灾经验。“现在灾区已经没什么志愿者了”,他和当地志愿者中心联络后获知。根据他既往经验,一般志愿者都在事发后马上赶过去,呆个三五天就回来了。

“每次地震结束后救灾都有不同的阶段,对于志愿者来说,震后一周、一个月、两个月内,都还有不同的事情要做。”比如,震后一周内,救人要紧。一个月内,有食品短缺、衣服和帐篷供给等问题。再往后是重建。现在灾区是什么阶段,去了才能知道。

河原没有直接去灾区。当时他已经答应了南阳一所高校的公开演讲,所以10号从武汉出发,12号到南阳,13号从南阳到西安,14号从西安出发到贵阳。一路都在火车上,沿途向当地朋友们搜集物资。

河原没有在网上发起募捐活动。在他的理解里,志愿者不一定要加入哪一个义工组织,会在日常生活中去帮助他人、为别人着想就足够了。再者,他已经有了安保意识,不愿意公开地址。

比起邮寄,他更喜欢亲手把物资接到手里,这样他就可以给捐助者照一张微笑的照片,“去云南的时候,我会告诉大家这些药就是他给的。”日后等河原返程,他会给捐助药品的朋友们看云南的灾民拿到药品时的照片。

最后,他回了一趟西安,那边有他的生存物资。“总之,生存必备物品自己带得越多越好,这样才能在当地马上投入救灾而不是去了才担心自己该怎么办。很多志愿者不懂得这么做,这样去灾区是添麻烦的。”

有中国朋友给他起名“多啦A梦”,因为他总能从那两个看上去很简约的行囊里掏出荒野生存的全副设备——睡袋、电筒、一罐生火用的石油、锅碗瓢盆、太阳能充电器、细绳绑夹子的简易衣架……

他的行李很重,加上药品和衣物共80公斤,“在台阶上甚至有种想哭的感觉”,沿途的中国人一直帮他。抵达贵阳之前,河原这一途走得很顺畅。

“公益是没有国界的。”河原说。

中国朋友在等你

河原在贵阳乌当区一个房东家住下。他在这里等他的另一个日本朋友远藤隼的到来,他们将一同奔赴灾区。

远藤隼与河原启一郎同龄,一个月前在FACEBOOK上结识。两人有很多共同经历,都喜欢骑自行车旅行,都在中国旅行过。9月14日,他看到河原的博客,决定从越南河内赶来中国帮忙救灾。远藤无知者无畏,他完全不懂中文,一路日语过来,仍在17日上午9点平安抵达贵阳。

但河原这时却遭遇了一件事情——在一家小吃店,几位社会青年调侃了他的奇装异服,直至一位好心的中国摩托司机把他载走。

现在,河原的邮箱里堆积了数十家媒体的采访邀请。其中一个常见的问题是:你为什么决定去云南救灾?

“没有为什么去,”这位戴着一条有特蕾莎修女像项链的前任男护士说,“对我来说,只有为什么不去。”

这条项链是他在孟加拉国一个修道院当志愿者时收获的。项链上还别着两个脑动脉肿瘤血管手术的手术剪,别针大小,“不想忘记自己的护士身份”。

“我不能放弃去云南灾区。现在我几乎是关于日本唯一的好消息,如果我不去了,关于日本的好消息就彻底没了。”河原说。

他的朋友、一位捐助了药资的大学老师写信给他:

不论如何,你没事就是好的。你没事的话,就算那些药品没了也没关系。觉得危险的话就马上走。但我知道你肯定要去灾区。所以我现在只能说,启君,不要输,要加油,一定要平安地回到南阳,我和学生们一起等你。

9月19日下午,河原启一郎开始变装。他摘去出镜率极高的发箍,拿出久违的冲锋衣冲锋裤,换掉大裤衩,尽可能让自己的装束更接近一个中国标准驴友,并打算在路上尽量闭嘴。

河原启一郎在9月20日凌晨抵达云南省昭通市。如果一切顺利,他的震区志愿工作将在这一天清晨开动。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140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