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劳教”渐变进行时

近期,大陆多起劳教案引发社会关注,检讨劳教制度的呼声渐高。针对劳教制度的变革或废除呼吁,虽然决策层面尚无回应,但据本刊调查,一些变化正悄然发生。

据悉,中国大陆唯一为劳教系统输送专业人才的中央司法警官学院,其劳教管理系将不复存在,也将不再培养劳教管理人员,转而培养有关“社区矫正”专业人才。同时,有参与过相关立法的学者称,立法层面的变革其实没有实质障碍,端赖决策层的决心。

劳教的“止步”

2012年5月29日,一篇《重庆对卖淫嫖娼者不再劳动教养》的新闻,引起广泛关注。

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依据新颁布的《行政强制法》进行法规清理,废除了《重庆市卖淫嫖娼条例》第八条中卖淫嫖娼可被处以劳动教养的规定。该规定的依据为1982年国务院《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三项:卖淫,不够刑事处罚的,收容劳动教养。但2005年《治安管理处罚法》对卖淫嫖娼行为处罚的规定是拘留。

根据“新法优于旧法”原则,重庆人大终止了劳教在一部地方性法规中的适用。

6月29日,重庆市第三中级法院宣判了一起更加引人关注的网民发微博被劳教案。

2011年4月22日,网名“方竹笋”的重庆市涪陵区林业局职工方洪针对检方撤诉李庄“漏罪”案,在腾讯微博上发表了一则微博:“这次就是勃起来屙了一坨屎叫王立军吃,王立军端给检察院,检察院端给法院,法院叫李庄吃,李庄原律师说他不饿,谁屙的谁吃,这不退给博士了,他主子屙的他不吃谁吃。”对这则讽刺当地官员的微博,涪陵区警方决定对其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后撤销拘留决定,由重庆市劳教委以其“扰乱社会治安秩序”,对其劳动教养一年。

方洪在解除劳教后提起行政诉讼。诉讼称,劳教委依据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违背了上位法《立法法》的规定,应属无效。重庆三中院审理认为,评论虽言辞不雅,但不属于散布谣言,也未造成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后果,更不具备“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这一基本要件。国家公务人员对公民基于其职务行为的批评应保持克制、包容、谦恭的态度,最终确认重庆市劳教委劳教决定违法。100多位市民和记者旁听了此案。

进入8月,湖南永州唐慧被劳教案掀起了网络舆论高潮。8月2日,因对强奸自己未成年女儿的嫌疑人判罚不满,湖南永州女子唐慧不断上访,被当地公安判罚劳教一年半,引发舆论强烈反弹,永州市公安局在当月10日迫于压力撤销了这一判罚。唐慧事件后,“废除劳教制度”呼声空前高涨。

甚至多位公检法系统官员,也纷纷在微博中要求检讨劳教制度。如:

● 中一在线(浙江省海宁市司法局长金中一):赞成取消劳教制度。

● 陈永博(广东省肇庆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办公室主任):劳教制度,完成了历史使命,是不是该退场了呢?

● 检察官何文凯(广西防城港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劳教制度是行政肆意的体现,无改良之必要,应当废除。

劳动教养的主要依据,包括1957年8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的《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197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的《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补充决定》以及1982年国务院转发公安部制定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而法律界的共识是:这些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律,还严重违反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国《立法法》以及《行政处罚法》和《行政强制法》中关于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只能由法律设定的明确规定。

根据司法部劳教局网站,2008年底,中国大陆共有劳动教养管理所350个,在所劳教人员16万人。其中除犯有盗窃、诈骗、赌博、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扰乱社会治安秩序行为的人外,主要是有重复卖淫、嫖娼和重复吸毒等违法行为的人。近年来,劳教所里更有大量上访群众。不少地方政府公开宣传,(上访者)“一次训诫、两次拘留、三次劳教”,劳教已成地方官员对付上访群众的维稳工具。这也正是最容易引致民众不满的“劳教之恶”。

司法行政教育将去“劳教”化?

位于河北保定的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是司法部直属的唯一普通高校,负责为全国司法行政尤其是监狱劳教系统培养人才和高级警官。该校的劳教管理系,专为全国的劳教所输送人才。劳教管理系主任高莹是长期研究劳教制度的知名学者。在他看来,劳教制度必将发生重大的历史性变革。

高莹称,在崇尚法治、重视人权、重建公正秩序的制度要求面前,劳教需要彻底的法治化改造。“不是修修补补,最主要的两个环节是转型和变革,转型已经出现端倪了,如部分(劳教)对象转变成为强制隔离戒毒。‘变革’就是指它的体制、方式、手段都需要变。”

公安机关无须经法院审讯定罪,即可将嫌犯投入劳教场所,实行最高期限为四年的限制人身自由、强迫劳动、思想教育等措施。这样的劳教饱受诟病。而且大多劳教场所“高墙林立,如同监狱”,高莹认为,“从执行方式上看,很难找到劳动教养与监管改造罪犯刑罚执行模式的区分。”

劳动教养将转型为新的矫治制度。高莹称,未来的矫治措施不是法律制裁形式,也未纳入制裁体系,将分化为违法行为教育矫治、强制隔离戒毒、未成年人收容教养三种不同的方式。

在中央司法警官学院的橱窗中,可以看到该校目前正在进行升格“中央司法大学”的工作。高莹透露,劳教管理系的名字即将弃用,可能会改叫“矫正学院”,开设“社区矫正”的相关专业,包括回归教育学和社区矫正教育。

“‘劳教’两个字不会再有了,从未来国家立法和学科建设都不会有了”,高莹说,作为过去历史阶段的产物,劳教正成为“过去时态”,就像劳动改造制度如今已变成了监狱制度一样。

立法变革博弈

中国劳动教养立法经历几起几落,从199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教养法(建议稿) 》开始,有关部门先后提出了《教育矫治法》和《违法行为矫治法》等几种立法方案,在全国人大会议期间有许多代表也先后提出正式议案,但迄今没有结果。

在这一改革中,劳教审批权限——这个能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权力——能否从公安部门释出,被认为是改革的关键,但也成为改革的最大难点。

媒体披露《违法行为矫治法》曾于2005年和《紧急状态法》《物权法》《公务员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一起被列为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计划。然而,至2007年,当同期的其他法规都顺利公布并进行实施时,唯独没有看到《违法行为矫治法》的下文。2010年,被添加了“教育”两个字后的《违法行为教育矫治法》再度纳入年度立法计划,但最终连成形的法律草案都未形成。

未完,详情见 《凤凰周刊》2012年27期 刘虎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144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