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或现涉贪

 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或现涉贪

2012年7、8月间,大陆知名论坛水木社区流传“浙大陈英旭出事了”的帖子,有人留言:“水专项”上,终于倒了一个准院士级的人物。本刊记者采访时,浙江大学新闻办工作人员证实,陈英旭已进入司法调查程序,详情不明。

而记者从浙大某学院领导处得知,该案系国家总理温家宝批示、多部委参与查处。陈涉嫌在项目中注册了数家自己的公司、经手数干万项目资金而从中渔利。

“水专项”,系“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专项”的简称,是中央政府确立的未来15年内力争取得突破的16个科技重大专项之一。所谓“16个科技重大专项”,是2006年出台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中确立的、有引领中国科技创新战略意义的科研项目,其他重大专项还包括重大新药创制、重大传染病防治及大型飞机项目等。“重大专项”皆由国务院科技创新领导小组直管,由一名国务委员专门负责。

科技部相关负责人当年表示,计划到2020年,国家9个民用科技重大专项预计共投入6900亿元。其中的“水专项”,总经费预计300多亿元,是资金投入总量最大的环境科研项目。

陈英旭是大陆湖泊水体治理领域的知名专家,全国政协委员,又是浙大求是特聘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其承接的太湖流域苕溪面源污染河流综合整治技术集成和示范工程课题,总经费达3.135亿元,其中国家拨经费1.0544亿元,地方配套超过2亿元。这一项目不但是浙江最大的水污染科研经费,也是迄今为止“水专项”单笔最大的国拨科研经费。

据记者了解,陈担任院长的水环境研究院是隶属浙大的独立研究院,也是该课题的承担单位,其研究团队中一名首席科学家为浙江大学常务副校长。陈英旭因科研经费使用问题移交司法机关,太湖流域治污课题短暂停滞后,由浙大移交给他的同事徐向阳教授接手。

浙大有知情人士称,陈英旭系研究团队内部举报,教育部在初步情况核实后把陈案移交司法机关。陈英旭的案发,给已顺利实施5年的水专项带来阴影。在国家财政不遗余力的支持下,各研究团队能否在公开、透明的环境下使用经费?数以百亿计的研究经费,能否为水污染治理乃至中国的科技创新带来最终的改观?

仓促审批拨款

无论在国家投入的科研力量及资金方面,还是地方政府的支持力度上,“水专项”都为1949年以来环境领域最大的科技专项。水污染治理之所以被列入国家重大专项内容,系因新世纪初,大陆境内松花江、淮河、太湖、滇池等诸多流域频发重大污染事故,生态破坏之巨引发中央政府重视。

而在水专项的湖泊主题组中,太湖污染成为重中之重,列入首批论证通过的项目课题。即使与水专项的河流组治理重点松花江项目比,后者也远不是一个量级,“十一五”期间,松花江项目总经费在1亿元左右,而太湖项目水专项仅陈英旭的太湖支流苕溪的治理项目国拨资金就达1.05个亿,还不包括无锡、常州等太湖核心区大笔专项资金。

陈英旭承担的苕溪小流域面源污染减控与生态修复示范工程,是太湖项目的两个工程示范区之一。据称已研发了入湖河流小流域治湖内水体生态环境改善等方面的关键技术,完成和在建示范工程50余项,支撑了太湖流域水污染治理,实现150平方公里示范区种植业氨氮磷流失减少20-30%,入河COD、氨氮和总磷污染负荷减少30%以上。

2008年5月,国家水专项办成立,水污染治理专家陈英旭赶上了好时候。国家水专项办负责人率队赴松花江、太湖、洱海、滇池几地考察,确定把松花江、太湖流域作为首批科研论证治理的重点,国家下拨巨额科研经费扶持。

早在《纲要》出台后,庞大的水专项研发经费计划面前,各路治水科研团队就对水专项充满了期待。但是,当率先启动的松花江项目正式接受课题申请时,一些研究团队还是感到了失落。

“对拟于2008年启动的项目(课题),8月24日前提交论证申请,8月30日前完成项目(课题)论证;对拟于2009年启动的项目(课题),9月15日前提交论证申请,10月15日前完成项目(课题)论证。”依据国家水专项网站当年公布的申请时限,2008年8月1日论证启动的松花江项目,只有23天的申请时间,课题论证更是只有短短的7天时间。其他课题申报和评审阶段,也只有短短数周。

几位受访的项目申请者均表示,项目申请时间过短,很多地方大学的研究团队甚至没有时间准备申请材料。

科技部部长万钢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这是为了符合《预算法》的要求。按照《预算法》,当年的资助项目必须拨付完毕,否则就要拖到明年。”而据国家水专项办项目组工作人员称,2008年水专项课题论证事出有因,因为水专项办机构5月才成立,如果无法迅速完成评审论证,科技部就无法及时作出审批,财政部将无法拨款,审计署将无法审计。这些问题一环扣一环,是进入项目审批阶段论证之快的主要原因。

对于当年的陈英旭来说,显然成竹在胸。陈是课题项目竞标人之一,同时又是水专项办专家组成员,参与项目论证评审。同时陈英旭团队中的首席科学家浙大副校长张土乔,亦是水专项办的咨询组专家成员。

水专项办网站公布的《项目实施方案论证手册》指出,下列3种人员应当回避论证:直接参与本项目实施方案编制的专家;除水专项咨询组、总体组和主题组成员外,与被论证项目有直接利益关系的专家;有其他证据证明不能公正进行评价活动的专家。

陈英旭的太湖苕溪流域治理项目首批即获得论证通过,作为水专项咨询组专家成员,兼陈英旭项目首席科学家的浙大张土乔教授当年是否参与其中的评审论证,凤凰周刊记者向浙大张土乔秘书求证时,张的秘书明确答复不会就此事咨询张校长。

不同于“863”计划的专家库论证,水专项虽经费充沛,但机构因为临时抽调成立,项目论证专家基本是部门系统选定产生,在某种程度上,项目的执行者就是项目的制定者,存在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现象。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薛澜此前表示,在项目申请过程中,“项目的同行评议也是有困难的,科技重大专项的实质性评审不可能邀请外行人,而同行很可能本身就与项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评审程序设计上必须更加严密。同时也需要通过其他方式来补充对项目评审方式的监管。”

薛澜举例说,在美国对此类项目的评审时,作为评审专家往往都要签一份保证书,保证与该项目没有任何利益关系,否则就会影响声誉,甚至要承担法律责任。

百密有一疏

水专项启动之初的2008年,项目经费申请需求呈井喷之势,短短数月间,就论证通过21个项目105课题。这种被官方誉为“史诗般”的巨量环保科研投入,在项目确立阶段固然展现了极高“效率”,但巨额科研经费要保证其使用效率却成为不小的挑战。

为保障民口科技重大专项的组织实施,规范和加强中央财政资金管理,2009年9月15日,财政部、发展改革委、科技部制定了《民口科技重大专项资金管理办法》。当年10月14日,财政部印发了《关于民口科技重大专项资金国库集中支付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了重大专项资金的支付管理有关事项。

 

未完,详见《凤凰周刊》2012年28期  钟坚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1526.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