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精英”纷纷逃离中国?

网上曾有这样一个笑话——“问:为什么有钱有权的都移民了?答:贫贱不能移!问:为什么有权有势的都永远不会认错?答:威武不能屈!问:为什么有钱有势的包养女人不能叫淫?答:富贵不能淫!”

本来,上述“三不能”仅为2000多年前战国时代一代大哲孟轲的自况,也是后世里激励无数人的重要道德准则,而在今天,却成了现实的反讽一种。其中最为直观的,当属富贵人家纷纷移民的时代奇景。

据2012年12月17日发布的《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2)》显示,自1970年代末、1990年代初后,第三波移民浪潮又以迅猛之势席卷神州。和上两波移民潮不同的是,海外投资移民和技术移民的比重逐渐增大,且富裕阶层和知识精英正成为新一轮移民的主力军,移民人口的组成日益偏向中产阶层。

众所周知,在改革开放令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中国的社会结构也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以私营企业主和技术人员、外企管理技术人员、个体户、中介组织从业人员和自由职业人员为代表的“新社会阶层”正在打破传统的“士农工商”模式。要知道,目前规模已超亿计的“新社会阶层”,因产生于资讯发达、城市化加速的时代背景下,脱离了传统社会保障模式,又创造着大量的财富和就业,因此更具备了精英的特质和现代性的特征。

然而,也正是在改革开放30年后的今天,主要发生于上述精英群体中移民浪潮却又在暗示着我们,中国刚刚涌现的“现代性”其实是那么脆弱不堪。据调查,2010年,中国海外华人华侨数量超过4500万,绝对数量居世界第一。2011年,中国对世界几个主要的移民国家永久性移民数量超过15万人,其中在美国获得永久居留权的人数达87017人,在中国国际移民总数中排名第一,其次是加拿大、澳洲和纽西兰。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用脚投票”现象在改革开放的高级受益者——富裕人群中更是十分突出,据胡润研究院和中国银行联合发布的《2011中国私人财富管理白皮书》披露,中国拥有可投资资产1000万元以上人民币的富裕人群中,有14%已经移民或正在申请移民,有46%正在考虑移民。如果该白皮书属实,那就意味着,每5个中国富人里将有3个是外国国籍。

而在今年3月份 美国福布斯杂志的一篇报道则称,中国超级富人的移民比例甚至更高,达74%。有关研究发现,在2万名拥有可投资资产超过1亿人民币的中国富人里,有27% 的人已经移民,另有47% 的人正在考虑移民。估计中国富人已经在海外累计投资36万亿元人民币(5.7万亿美元)。福布斯的报道指出,在人民币资本账户尚未开放、政府仍然维持严格外汇管制的情况下,居然有如此巨额的私人资本流向海外,真是令人瞠目结舌。

除了富人竞相逃离,技术人员,尤其是中青年技术人员亦纷纷选择移民。据中国教育部统计,1978至2011年,中国各类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224.51万人,学成归国的只有81.84万人,约占总数的36.45%,而《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2)》主编、中国与全球化中心主任王辉耀表示,常规的发展中国家或者新兴发达国家的留学人员回归率一般都超过了50%。而在2002年于美学成的中国理工科博士生中,有92%在五年后仍然留在美国,居全球第一。

如此大规模的精英移民潮的背后原因又是什么呢?《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2)》指出,子女教育是投资移民考虑的第一因素。报告引用的数据显示,80%以上申请人最直接的移民原因是子女教育。报告认为,这些申请人考虑到中国的教育水平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培养出的学生缺乏想象力和创造力,而世界排名前500大学中,仅有12所在中国。

另一方面,财富安全也是人们逃离中国的重要原因,《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2)》显示,有43%的富翁把保障财富安全作为投资移民考虑的第二大因素。很多中国富豪担心国家会对拥有非法私产的个人展开“秋后算账”,他们倾向于把财富转移到私人财产保护体系更完善的国家。报告还分析说,寻求更高的生活品质、可多生子女、税率低等也是投资移民的考虑因素。

实际上,在税负痛苦程度全球第二,宽口径税率超40%的中国,许多企业“不逃税就难以生存”,而财富分配的不均和福利政策的整体缺失又令居民消费能力大打折扣,不少厂家只能在生产内销产品时以次充好甚至假冒伪劣。此外,知识产权缺乏保护,创意思想遭遇压制的环境亦令高利润、高附加值的知识经济迟迟难以建立。又在另一个层面抑制了消费升级和内需扩大。从而形成了竞争性领域低端重复、大打价格战、利润越发微薄的恶性循环。另一方面,公权力部门掌握太多的社会资源,垄断企业通过行政力量赚取超额利润的做法又进一步拉大了贫富差距,还为谄媚权力,依附政治的恶劣市场文化推波助澜。这一切都加剧了中国富人对自己财富保障的不确定性——来自非法、非德,自然害怕去自非法、非德,移民自然就成了规避惩罚,让自己和后代有尊严生活的不二法门了。

在中国人口老龄化日益加剧,世界产业升级、转移如火如荼的当下,大量精英的出逃,除了会造成有形的国民财富流出外,无形的就业机会、知识和技能的流走恐将带来更为严重的后果:一个只余数亿贫苦老人、年轻人无业可就、土地被榨干了最后一点丰饶,到处是污染、荒芜和破旧城市以及满地金融碎沫的泱泱大国,将是何等恐怖的场景。

由此可见,在建设“美丽中国”、重启改革共识的今天,最重要的改革便是创造让贫者安居、富者乐业、智者乐思的国度。以“马上就办”的高效执行力,降低交易成本、提高社会福利、改善人权环境方是新一轮“顶层设计”的目标所在。正如古语所云:近者悦,远者来,只有人人心情舒畅,个个无谓恐惧,精英移民潮方可得到遏制,财富和智识才能留在中国。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1602.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