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拟建网络应用商店监管体系

2012年12月12日至13日,多家大陆媒体发布工信部电信管理局“相关负责人”的消息称,根据2000年发布的《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国务院292号令),“国家对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实行许可制度;对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实行备案制度。未取得许可或者未履行备案手续的,不得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

据这位“负责人”表示,移动应用商店如在中国境内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活动,也“应按292号令的要求,办理相应许可或备案手续”。这一消息证实了之前沸沸扬扬的App备案传言。

App 是英文Application(应用)的缩写,指的是智能手机的第三方应用程序。随着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移动终端设备的普及,使用App客户端上网的方式越来越普及。目前比较著名的App商店有苹果(iPhone)的App Store,安卓(Android)的Google Play Store等。

“备案”与“实名认证”风波

12月10日,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对内地行业媒体《IT时报》透露,“工信部正在建立一个长效的评估体系,对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内置软件进行评估和抽查,而且相关的国家实验室和研究院都参与到其中。其次是要将第三方平台纳入管理,成立要备案,运行要监管。而且平台本身的运营也要有所要求,尤其对个人应用开发者要纳入管理体系,如做实名认证等。”

陈金桥说,除了以上的技术监控外,以后还将完善备案——审核——监督——抽查等各种手段,将整个平台纳入到整体、规范的管理体系之中,同时服务提供商和内容提供商也要加大自我清查,整治恶意App暗扣费等现象。

App备案和实名认证的消息一出,旋即引起了诸多业内人士的热议,他们担心此举可能阻碍行业发展。亦有专家提醒他们“不必恐慌”,而且认为对App市场加强监管“势在必行”。

工信部的“相关负责人”也解释称,制定关于加强移动智能终端进网管理的相关规定,其目的在于“维护用户个人信息安全和合法权益,保障网络与信息安全”。

根据记者获得的工信部电信研究院2010年进行的《移动互联网安全研究》,官方在几年前就已经意识到App监管的重要性:“应转变现在单纯以信息内容为核心管理对象的方式,逐步将移动互联网应用作为信息安全监管的另一个重要抓手。”

报告提出政策建议认为,中国移动互联网处于发展建设初期,“应抓住有利时机,积极推动网络行为溯源、用户身份的真实性以及对不良流量的识别和隔离等关键安全防护功能的逐步实现,为建立可信任的网络环境提供基础支撑能力。”

报告还建议,“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平台和移动应用商店是移动终端安全管理的重要抓手,应从终端准入环节的安全评测、规范系统平台/应用商店对应用程序安全审核等方面加强监管。”并扶持国内的移动终端应用体系研发和产业发展,“争取主动权和控制力”。

复制桌面互联网监管模式

从陈金桥的表述来看,官方正在构建的手机互联网管理体系,应是桌面互联网管理模式的复制:先要求所有网站都必须在工信部进行备案,再要求网站对注册用户进行实名制管理。即将实行的App监管也沿用这一思路,先要求第三方应用平台进行备案,再要求这些平台对App开发者进行实名认证。

尽管大多数人相信备案政策的初衷是整治App应用,尤其是基于安卓系统中存在的窃取用户隐私、散播病毒木马、甚至暗中扣费等问题,但部分观察者却对这种监管方式并不认同。

新媒体观察者、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讲师魏武挥认为,在桌面互联网上,“备案制度”继续深化为“许可证制度”:开办视频网站需要视听许可证,开办论坛需要BBS许可证,做新闻网站需要新闻刊载资格,“根据开发者提交的信息,授予不同的证照,这对监管者而言是最简单的方式。桌面互联网领域的监管政策恐怕会在App领域重演。”

“中国这种动不动发点证照的‘半市场、半管制’的方式,很可能会催生出‘寻租空间’。”魏武挥解释说,而为了取得这些执照需要达到官方设定的种种标准,这就将很多人都排除在外了,要获得这些执照必须走一些灰色通道,造成机会不均等。而相比之下,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这三大运营商的应用商店虽然也要面对同样的监管,但它们和工信部及有关部委之间的关系,远非普通应用商店可比。只需要建立一些相对快捷的通道,三大运营商就可以获得相对于其他第三方平台的优势,亦可通过定制手机深度绑定所谓“合法”的应用商店。

尽管有内地媒体引述消息称,美国司法部在2012年8月与荷兰、法国的法律监管部门合作查封了三家专门提供Android盗版应用下载的网站,以证明“国外也在加大对安卓平台的监管和整顿”,但魏武挥认为,中外监管模式存在本质差别:“国外的监管不在门槛上限制你,而是你进入这个市场之后要按同样的规则来运作,而且其管制范围往往集中在版权等基本问题上。”

意识形态控制恐将渗入

魏武挥认为,工信部所考虑的“第三方平台备案体系”和“App开发者认证体系”说明了中国政府将更深入地介入到App的监管中,将主动权从应用商店收回到管理机构手中。“这一做法不仅是在抬高开发者门槛,并且可以进行意识形态上的控制——这一点,在桌面互联网备案及许可制中已经体现得淋漓尽致。”

为规避风险,多数应用平台已经加强了对APP应用的审核,其中最基本的措施就是对应用开发者的身份认证,要求企业开发者提供营业执照、个人开发者提供身份证信息。作为监管者的工信部完全可以向这些商店索要相关信息,建立一套开发者数据库,不一定非要通过备案制度才能获得他们需要的信息。

“但在监管部门看来,信息是否已经存在和是否主动向政府提交是两回事,很难想象有关部门会向应用商店主动索要相关信息。桌面互联网采用的备案体系就是例证,尽管网站经营者的相关信息在申请域名和租用机房空间时已经提供,但网站依然还要向工信部提交相关信息。”魏武挥说。

平台一旦服从监管,将配合政府对应用开发者进行审查。魏武挥分析认为,包括苹果App Store在内的国内外主要第三方平台恐怕都会接受这种中国式的监管:“乔布斯活着的时候,也许还会就此和中国政府交涉,但在库克(Tim Cook)当政的今天,中国已是苹果极其重视的市场,App Store应该会严格执行未经认证的应用无法在中国区上架的规定。”

美国移动数据监控机构App Annie 2012年7月的数据显示,中国App下载量在全球iOS市场中排名第二。

据德国之声报道,2011年10月,阳光卫视在香港创办的《阳光时务》周刊由于内容敏感被中国政府要求在App Store下架,并禁止中国大陆网民下载。

除个别App在大陆上架受到影响,目前内地官方还未深入到对App具体内容的审查。记者对一位门户网站的新闻编辑求证时,对方称目前为止还未接到过直接要求删除App上的新闻的要求。不过,一些即时通讯类的App则已经开始进行自我审查,如“米聊”就设定了一些敏感词,如果文字消息中包含其中的词语,接收的一方则只能显示出一串由星状字符组成的省略号“******”。

不同于苹果的应用商店,安卓系统的应用商店较多,包括安卓、机锋、91助手、360手机助手等。此外,国内的安卓应用商店无可避免要遵循官方的监管,而Google Play如果不服从监管,或将承受如谷歌搜索引擎在大陆所遇到的压力。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1749.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