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案”背后的国际司法合作

2013年3月1日下午,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糯康、桑康·乍萨、依莱、扎西卡四名湄公河案主犯执行了死刑。图为糯康被押上警车。

2013年3月1日14时,云南省看守所的黑色大门慢慢开启,湄公河惨案主犯糯康在两名特警的押解下缓缓走出。他没有穿黄色的043号囚服,而是身着浅绿色外套。表情平静,并不时微笑,直到被打开手铐换之以绳索五花大绑时才面露痛苦。

同案罪犯桑康、依莱、扎西卡也依次被带上警车,押赴刑场。15时,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糯康等四名罪犯执行注射死刑。

公安部门压力重重

尽管有西方媒体认为,“这是一个地区超级强国进行政治施压的例证”,但大陆官方的宣传普遍认为,办理此案是中国大陆警方和司法系统首次和老挝、缅甸、泰国等国司法机关合作,被认为足以写入中国国际司法合作的历史。国务委员、时任公安部部长孟建柱认为这标志着湄公河流域四国联合执法机制取得明显成效,是中国开展国际执法安全合作的一桩“典型范例”。

“10·5”案件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要求彻查此案。孟建柱在云南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案件侦办工作,并倡导召开中老缅泰湄公河流域执法安全合作会议,推动四国开展联合巡逻执法。公安部立即成立“10·5”案件专案组,由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担任组长。在公安部统一协调下,专案组相继向老挝、泰国、缅甸派出了工作组。但当时,即使是在国内很多人看来,这都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甚至连刘跃进本人后来也一度深感“仿佛在茫茫大海上看不见陆地,没有一点亮光和希望”。

看不到希望的原因是,案件“两头在外”——犯罪地和犯罪嫌疑人都在境外。由于境外追捕受限,不能派中国警察去他国抓人。加之糯康不仅收买了当地村民,也收买了一些地方官员,甚至包括一些基层军警人员,在缅甸境内的多次抓捕活动均以失败告终。

考虑到在缅甸境内不易抓捕,中方和缅方沟通后决定,由缅甸军警不断搜查和袭击糯康的大本营,把糯康逼出“根据地”。

同时,抓捕行动的保密级别一再提升,不到最后一刻,绝不向基层行动人员下达指示。

长期不懈的努力终于见效。2012年4月25日,当糯康及两名同伙乘船从缅甸一侧横渡至老挝波乔省敦棚县孟莫码头时,事先已和中方联合掌握情报的老挝警察突然现身,将携带着武器的三人擒获。

获知糯康被抓的消息后,相关国家都希望能将糯康移交给本国。中国政府坚持要求在华审理此案,因为案件遇害者都是中国人,惨案发生在中国船只上;抓获糯康也是中老两国互相配合的结果;而且,中国已经抓捕了糯康集团的二、三号人物,“为了保持案件审讯和审判的完整,必须将其押解回中国”。其后经过“深入沟通”和“多次谈判”,老挝最终决定将糯康移交给中国。

警方称,在押期间,糯康曾采取装病装疯、装大小便失禁等手段试图逃避罪行。为了审讯糯康,警方经常请医务人员在办案场所对其量血压、检心率,有时还采取周密措施,把他送到医院进行全面检查,甚至进行尿检、血检和核磁共振。糯康有时也会承认是在装病。为了防止意外,糯康的监舍墙壁也做了特殊防撞处理。

云南检方此次也于2012年5月份提前介入了该案。为了把糯康等犯罪嫌疑人送上被告席,昆明检方精英几乎全部出动,7名公诉人悉数为“全国优秀公诉人”或“云南省优秀公诉人”。为了获得完整的证据,检察机关也派员参与了公安机关再次赴泰国取证,为公诉做好万全的准备。

糯康等6名被告均为外国国籍,但依照内地的相关法律规定,他们只能聘请中国律师为其辩护,如在本国请律师只能作为案外的咨询律师。加之大多数被告表示无经济能力,因此他们的律师均由中国政府指定,以法律援助的方式出庭辩护。

凸显刑事司法协助作用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日深渐广,对外经贸合作和人员往来日益频繁,涉外民商事、刑事案件时有发生。一些罪犯在国内作案后逃遁他国或将巨额犯罪所得藏匿境外,有的罪犯则在国外犯有严重罪行,给国家和人民造成重大损失。

基于这样的背景,打击跨国犯罪,开展国际间的刑事司法协助,对中国而言显得更为重要。

统计数字显示,截至目前,中国对外已经生效的刑事司法协助类条约总数达到46个。用郭建安的话说,“总体合作情况良好”。

来自司法部的另一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司法部共计收到刑事司法协助请求137个,代表中国相关部门对外提出11个。案件数量继续呈现增长的趋势,尤其是中国对外提出刑事司法协助请求的数量。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中方应美方请求,与公安部协调配合,多次安排美方调查组来华调查取证,包括向服刑人员调查取证;应美方请求安排有关证人赴美国法庭出庭作证。此外,应澳大利亚请求,安排有关证人向澳方法庭视频作证(正在办理中);应爱沙尼亚请求,安排中国证人赴爱方作证等。同样,许多国家对于中方提出的刑事司法协助请求也给予了积极、迅速的回应。

据悉,中方与有关国家进行了犯罪收益分享协定谈判,这开创了我国与外国缔结犯罪收益分享协定的先河,为中外犯罪收益分享合作奠定了法律基础。

“国际刑事司法协助在打击跨国犯罪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犯罪分子无论跑到哪里,都将被绳之以法。中国将更加务实、高效地依约开展刑事司法协助工作,打击各种刑事犯罪,满足人民群众对保护公民生命财产安全和国家、企业利益的期待。”郭建安表示。

“支持我国公民出国打官司”

2012年11月6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宣判,以故意杀人罪、运输毒品罪、绑架罪、劫持船只罪数罪并罚,判处糯康死刑;桑康、依莱、扎西卡也被判处死刑;扎波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扎拖波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同时判决六被告人连带赔偿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共计人民币600元。宣判后,各被告人均当庭表示上诉。

2012年12月,经过二审的公开审理,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布维持原判。

2013年2月22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收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糯康等四名被告人的死刑复核裁定和死刑执行命令,并于2月24日将死刑复核裁定送达向四名被告人。

遇害的中国船员家属对于案判并无异议,受害者代理人律师表示,受害者家属也要求对泰国不法军人追究刑事和民事责任。“10·5”专案一审审判长晏晖表示,这部分的管辖权在泰国,“我们支持受害人亲属到境外再打一场官司。如果他们需要帮助,相关部门也会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和指导。”

此前,率代表团来华为“10·5”案件庭审作证的泰国警察总署副总警监班西里曾对中国媒体表示,泰国警方对9名不法军人前期审讯已经结束,已经将材料递交法院。泰方将继续与有关国家加强合作,依法从速、公正审理涉案人员。

公安部禁毒局情报中心副主任韩旭光对记者透露,“据泰国警方介绍,如果杀人罪名成立、证据确凿,这些泰国军人应该会被处以重刑,但可能不会面临死刑。”

泰国媒体对湄公河案十分关注,《曼谷邮报》刊文称,在靠近“金三角”区的泰国北部城市清莱,中国云南西双版纳警方正与泰国禁毒部门商议湄公河航运安全合作方案,目前中国、缅甸、老挝都已开设联合巡航中心。该文称,泰国官方证实一个新武装贩毒团伙已经掌控了糯康原来的地盘,总部就设在糯康以前的湄公河畔老窝。

糯康之后,中国船只在湄公河再未遇到抢劫勒索,但要长久维护这一水域的安稳,恐需中国政府和周边国家的共同合作。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1801.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