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转基因著名人士反水前后

image

反转基因斗士 马克·莱纳斯 


在公开语境里,他是环保活动家、气候变化专家,还是自由作家,他写的畅销书《6℃》获得过英国皇家学会科学著作奖,也被美国国家地理频道制作成影片。

但这些成绩都不及一场演讲的效果显著。一个月前他在2013年牛津农业会议上作了题为“变化的视角”的演讲。牛津农业会议,每年一月在英国牛津召开,在农业领域颇有影响,迄今已经召开66次。

“我为自己一直以来诋毁转基因的做法道歉,也为自己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帮助发起反对转基因运动从而参与妖魔化一项可以而且应该被用于改善环境的重要科技的行为深表歉意。”

他曾被媒体描述成反转基因运动的领导者。20世纪90年代中期,他频频对媒体喊话,撰文发表反转基因言论,甚至组织反转基因人士入侵孟山都公司办公室。也在这几年,人们对转基因的恐惧在欧、亚、非等地蔓延,这曾让莱纳斯很自豪,“这是我参加的公众运动中效果最为显著的一次”。但现在他公开忏悔了。

这样的态度大转变在环保界并不常见,上一次引人注目的是2011年,曾参与创建绿色和平组织的帕特里克·摩尔退出了绿色和平组织,开始支持核能。

莱纳斯的致歉视频,正影响着转基因领域争议的格局,反转基因活动家发起了一场反对莱纳斯的运动。而他得到了不少遗传学家和植物学家的支持,美国科学促进协会的主席尼娜·费多罗夫教授就曾做客他的博客,为其站台。

马克·莱纳斯说,“关于转基因的讨论应该结束了。”但大自然保护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马克·特瑟克却说,“莱纳斯的演讲让转基因的讨论开始了!”

这可能是今年科学界最引人瞩目的一场演讲。2013年1月牛津农业会议上,英国著名环保活动家马克·莱纳斯(Mark Lynas)作了题为《变化的视角》的长篇演讲。在这个极具影响力的场合,莱纳斯公开为自己过去诋毁转基因的做法道歉,也为自己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协助发起反对转基因运动深表歉意。“我推动了妖魔化一项可以而且应该被用于改善环境的重要科技”,莱纳斯承认。在牛津的演讲全文随后被译成60多种语言在全世界传播。

作为曾经坚定的反转基因斗士,莱纳斯立场的转变在该领域非常罕见。过去的莱纳斯,被认为是反转基因运动的重要领头者。20世纪90年代中期,他频频撰文发表反转基因言论,甚至组织反转基因人士侵入转基因作物试验农场大肆破坏。正是在那几年,人们对转基因的恐惧开始从欧洲地区加速蔓延。这一切都曾令莱纳斯引以为傲。但现在,他鼓起勇气公开忏悔自己做过的一切。

莱纳斯的忏悔

1月3日牛津那戏居性的忏悔一幕发生的前一晚,莱纳斯还在替翌日演讲的听众发愁。“台下的农业专家和企业家不知道我的演讲内容,也不清楚我会为转基因道歉。如果他们有猜想,那无非是,又一场环保分子疯言疯语的演讲。”莱纳斯告诉《凤凰周刊》记苞牛津农业会议当天,在台下听众礼貌性地鼓掌后,莱纳斯的演讲开始了。“首先我需要道歉,因为我在前些年一直强烈反对转基因作物。我非常抱歉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发起了反转基因运动,并因此推动了妖魔化可以而且应该被用于改善环境的重要科技。作为一名环保主义者,我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权利去选择健康和有营养的饮食。我现在很后悔我的选择,这完全是事与愿违。

”50分钟的演讲和听众提问交流结束后,台下听众报以‘冷莱纳斯震惊的掌声”。之后,莱纳斯在其个人网站上挂出了演讲全文。很快在twitter,,莱纳斯不断接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反应:葡萄禾西班牙;智利、阿根廷……而在中国的微博平台,关注者也就莱纳斯与转基因展开热烈的讨论。莱纳斯阐述细致的演讲中,他呈现的依旧主要是众多研究文献验证的事实。对于转基因问题,科学界已经有了非常强的共识。莱纳斯也承认,他所陈述的‘新观点“毫无新意,它们与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英国皇家学会( Royal Society)以及全世界其他主流科研机构的研究结论并无差异。莱纳斯阐述了对于转基因农业实践看法的变更.他的父亲是少有的愿意采用转基因技术的有机农民,莱纳斯与父亲站在了一起,“我原以为转基因会增加化学药品的使用,事实是抗虫棉花和抗虫玉米需要的杀虫剂更少。我原以为转基因只使大公司受益,事实是广大农民减少投入获得数十亿美元的收益。我原以为(转基因公司的)‘终结者技术’剥夺了农民留种的权利,事实是杂交品种早已导致农民无法留种,且‘终结者技术’根本没有被应用。我原以为没人需要转基因,事实是由于农民们的迫切需要,Bt棉花和抗除草剂大豆分别在印度和巴西被非法盗用。”

对转基因生物和食品安全的认定上,莱纳斯也同样一一做了澄清。他早前认为。转基因技术“把一些尚处于试验阶段的新东西放进食品里。把不同物种的基因混在一起。这种极其‘非自然’的事肯定会有可怕的问题”,现在看来,这不过是拍脑子想当然的事。“我原以为转基因很是它比常规育种技术更为精确和安全,以诱变育种为例:转基因生物仅仅转移了部分基因,但传统育种却会污染整个基因组。至于混合不相干物种的基因,比如鱼和西红柿,那又会怎样呢?事实是病毒—直在这么做,包括植物与昆虫,甚至我们自身——这叫基因漂流(gene flow)。”

抨击反转基因人士观点的。莱纳斯援引了一系列研究表达了对农业状况的担忧。“如果你不带偏见,就会发现许多关于有机食品和反对生物技术的论点仅仅是基于自然主义谬论 —— 即“天然就是好,人工就是坏”的信念。对于有机农业,这种自然主义谬论上升为指导整个运动的核心原则。这豪无理性可言...有机农业正走在一条拒绝技术革新的道路上。反对转基因作物可以保护自身免受虫害,不施用危害环境的化学物质。这为什么就不属于有机农业?

对于反转基因人士、组织乃至整个有机农业界,曾经的反转斗士莱纳斯无疑在拆他们的台。结束牛津农业会议的演讲后,莱纳斯在广爱科学家赞赏的同时也遭到大量反转基因人士的指责。一些反转基因活动家质疑,莱纳斯夸大了自己在此前反转活动中的地位。“被转基因巨头比如孟山都公司收买”等指责也随即而来。“发些人显然认为我毫无诚实品质,带着固有的有色眼镜来看待我。”莱纳斯说。

从反转头士为转基因辩护

上世纪90年代中期,莱纳斯是一名坚定的反资 本主义环保人士。他是《corporatewatch》

杂志的创始人之一,第一篇抨击转基因技术和孟山都生物技术公司的文章即出自他手。同时,莱纳斯也是一名劣迹斑斑的违法者。他曾与另外二三十名反转人士结伙闯进转基因作物种植地,在夜里挥刀大肆破坏农作物。在过去,他还认为牛津农业会议的参会者做的是毁灭世界的事隋。......

有人说林纳斯其实是被欧洲最大的生物技术公司欧罗巴生物买通来为转基因代言的。这是否属实,我们无法断定,但这一点恰好又揭示了转基因问题的另外一面,即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不同的立场与不同集团的利益联系在一起。如果只是在科学研究内部,缺乏科学的共识并不是什么问题,不同观点的持续竞争常常是科学发展的动力。但转基因技术涉及到公共政策的决策,而在缺乏科学共识的地方,不同立场的人都能在科学上找到有利于自己的证据。因此,回到科学是必须的,但是也是不够的。更为紧迫的是,我们需要建立一套决策体制来保证,在前景不明、证据不足、观点相异、利益冲突的情况下,我们如何才能够共同生活在一个公正的世界上。

未完 详情见《凤凰周刊》 曾鼎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1823.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