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光伏产业救援进行时

中国光伏产业困境

传统制造业结构、政府错误的激励机制、企业家信用缺失,一起造成了无锡尚德的没落。

两头在外的模式决定了光伏产业缺乏核心竞争力,缺乏定价权,天生受制于人。中国是多晶硅生产大国,却不是强国,晶体硅材料、生产多晶硅的设备来源于德国等制造业大国,生产的多晶硅90%出口到欧美,如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光伏市场德国,有70%-80%的光伏组件产品来自中国,这注定了欧美的清洁能源决策和补贴成为决定中国多晶硅产业最重要的因素。

光伏行业一度得到德国等发达国家的鼎力支持,但2010年的欧债危机以及光伏行业能效利用率不及风电等,使得中国出口光伏所享受的欧美补贴大打折扣,此后的欧美对中国光伏行业反倾销更是雪上加霜。

救援:分布式电源并网发电

中国光伏产业遭受欧、美“双反”冲击,行业自救的招数已经用尽,国家干预成了唯一选择。而其最大动作是允许分布式电源并网发电,试图以普及家庭光伏发电消化过剩产能。

“两会”期间,部分代表委员提议加快太阳能光伏市场发展步伐,提高光伏发电占新增装机容量的占比,去年因欧美“双反”(反倾销、反补贴)而陷入危机的中国太阳能光伏产业,再次成为经济界关注的焦点。

中国光伏产业前几年大举扩张,产能激增,去年突然面临美国和欧盟的“双反”贸易壁垒,出口严重萎缩,使整个行业产能过剩严重,行业巨头无锡尚德、赛维LDK等都面临破产危机。

在此背景下,业界对政府出手救援充满了期待。据国家能源局人士透露,业界热盼的光伏行业配套细则,共有六大配套政策,其核心是准入条件和补贴标准,今年一季度将陆续出齐。

“解决光伏产业产能过剩问题是当务之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冯飞认为,行业自救的招数已经用尽,国家干预成了唯一选择,而其最大动作是允许分布式电源并网发电,试图以普及家庭光伏发电消化过剩产能。

实际上,自去年底,国家层面对光伏产业及新能源领域急剧放大的制造产能就已忧心忡忡。为了拉动光伏产业的国内需求,至今年初,有关方面已先后出台多项政策,意图开启国内市场,重振光伏产业。

先是去年12月,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马凯在江苏调研了保利协鑫、无锡尚德和天合光能三家企业的现状,随后国务院确定了光伏产业支持政策;今年1月7日,全国能源工作会议提出全年光伏发电装机目标是1000万千瓦,是去年新增装机规模的2.5倍;1月23日,国务院印发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在“淘汰落后产能、改善并网条件、开拓国内市场、完善补贴机制、提高政策效应”等几个关键方面,明确了十几个部门的目标责任。

在这些救援措施中,动作较大的是允许分布式光伏并网发电,大力普及分布式电源。所谓分布式光伏,是指用户使用太阳能光伏产品发电,所发电能就地利用,多余电能以10干-伏及以下电压等级接入电网。与光伏电站集中发电相比,这类项目规模小,而且分散,大多以家庭为主。

截至2011年底,中国太阳能光伏发电累计装机量达300万千瓦,均为集中式发电站。其总体规模与其他形式的可再生能源动辄多达几千万千瓦的规模相比,仍显微小。冯飞认为,中国光伏发电年内要实现新增装机1000万千瓦的发展目标,必须要开放用户端的市场,支持用户自主建设光伏系统。

3月1日,国家电网开始启动分布式电源并网服务工作,意味着分布式电源已经得到各方面认同,正式进入操作层面。国家电网的初步目标,在2015年除了建成1000个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还要使分布式太阳能发电达到1000万千瓦。

“国家电网的政策为发展分布式发电作了铺垫。”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斯或表示,国家电网此次给分布式发电并网开了口子,今后普通家庭不但能用太阳能发电装置给自己供电,还可以将用不完的电卖给电网,这种在欧洲已经流行多年、备受推崇的绿色能源模式,将在中国复制推广。

“未来将有更多家庭在屋顶安装光伏发电系统,真正实现自己用电自己发。”冯飞认为,这种趋势将在各地陆续出台的相关政策中出现,如近期《浙江省可再生能源建筑应用技术标准》讨论稿,正向社会征求意见。

收回投资需要18—20年

“尽管分布式光伏发电在并网方面已取得突破,但依然存在多种因素掣肘。”冯飞表示,首先补贴机制仍存在一些问题,这洽恰是光伏发电成本的生死线。

家用光伏发电系统的太阳能电池板,其安装位置一般为屋顶、地面、建筑一体化等三种形式。一般来讲,l千瓦的光伏系统需要占8~10平方米的面积,投资要l万多元,而要满足家庭日常用电需求,其功率至少为2-3千瓦,需具备20~30平方米的面积,投资3-5万元。而目前按照电网收购价格,每度电仅为0.4469元,一个家庭一年发的电量全部卖给电力部门,一套系统大约需18~20年才能收回投资成本。

北京顺义区的任凯就是第一批申请个人发电并网成功的个体,据他测算,全套设备超过3万元,功率是3千瓦,每天大约能发电10度左右。“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收回投资成本需要18年。”

光伏发电还得考虑天气因素。一年中,太阳能的有效发电时间为2000多小时,正常天气下,功率为2-3千瓦的家庭光伏系统日发电量可达20度,家庭用足够了;若天气不好,每天可发5度电,不大够用,而回购电居然比上网电还要贵。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蔡国雄认为,上网电价过低阻碍民间安装光伏发电系统。

光伏发电成本不仅大大高于当地上网电价水平,而且也明显高于用户端的电价,要形成千家万户建设和利用光伏发电的局面,必须要制定一套有效的激励政策,包括税收政策和电价政策,“目前还没有形成这样一套非常科学的机制。”

发改委2011年曾出台光伏补贴文件,如果按照其“非招标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实行全国统一的标杆上网电价”的说法,光伏上网电价以l元计算,收回成本会快得多。不过,发改委之前设定的补贴标准是针对大型地面光伏电站,是否适用于分布式光伏发电站,还有待明确。

目前,内地分布式光伏电站有“自发自用”、“自发自用后余电上网销售”和“全部上网销售”三种模式,国家对这几种模式的补贴力度可能不同。因为政策不明,投资者在选择并网模式上就面临困境。

“收回投资成本需要18~20年的时间是不可接受的,光伏组件的经济寿命是25年,其间还会有一些衰减,加上维护费用,投资将得不偿失。”在冯飞看来,电价补贴政策悬而未决,投资收益无法确定,将影响分布式电站的投资积极性。

国家部级单位协调掣肘

除了成本困境,分布式电站在申请层面也不易操作。申请分布式电站需要面对发改委、国土局、环保局、规划局、国家电网、住建部等十几个大部委(地方则对应十几个强势委办局),烦琐程度可想而知。此前,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为了测试分布式光伏发电的可行性,申请手续跑了3个月,仍然没有结果。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1825.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