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反雾霾之战

image

19 5 8 年,洛杉矶。连续3 天雾霾之后,一位女士正擦拭不断流泪的眼睛。她准备呼吸一瓶由城外采集的新鲜空气。瓶身上写着“如水晶般透明的空气”

1943年7月26日清晨,当美国洛杉矶的居民从睡梦中醒来,眼前的景象让他们以为受到了日本人化学武器的攻击:空气中弥漫着浅蓝色的浓雾,走在路上的人们闻到了刺鼻的气味,很多人把汽车停在路旁擦拭不断流泪的眼睛。政府很快出来辟谣,这不是日本人的毒气,而是大气中生成了某种不明的有毒物质。

这是洛杉矶有史以来第一次遭受到雾霾的攻击,这里的居民们以为这只是偶然的天气现象,他们不知道他们面对的将是一场长达半个世纪的雾霾战争。

奇普·雅各布(Chip Jacobs)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洛杉矶人。他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从童年时代开始,他的记忆里就不断出现雾蒙蒙的天空以及空气中弥漫着的刺鼻气味。此后的几十年他见证了这座城市的人们在雾霾中挣扎和抗争最终胜利的全过程。2008年,通过数年的资料搜集和采访,他出版了《雾霾之城——洛杉矶雾霾史》一书,在书中他记载了这一段生动的历史。

在1943年那次突如其来的雾霾之后,情况变得越来越糟,出现雾霾的天数越来越频繁,居民中开始出现恐慌。洛杉矶市长弗彻·布朗(Fetcher Bowron)信誓旦旦地宣称四个月内一定永久消除雾霾。很快政府关闭了市内一家化工厂,他们认定化工厂排出的丁二烯是污染源。但之后雾霾并没有缓解;此后政府又宣布全市30万焚烧炉是罪魁祸首,居民们被禁止在后院使用焚烧炉焚烧垃圾。可是这些措施出台后雾霾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频繁了。政府立刻失语了。在那些雾霾严重的日子里,学校停课,工厂停工,人们涌向医院接受治疗。医生们普遍怀疑雾霾是这些疾病的根源。

普通市民怨声载道,却也无能为力。而身处洛杉矶的好莱坞明星们用另一种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当时一个演员想出了一个“雾霾罐头”的点子,并设计了一段广告词:“这个罐头里装着好莱坞影星们使用的有毒空气。你有敌人吗?有的话省下买刀的钱,把这个罐头送给他吧——众多好莱坞影星力荐。”这种罐头标价35美分,在游客众多的商店里出售。

烟雾问题提上政府重要议事日程

不妨先从洛杉矶图书馆取出1943年的几幅照片来看一看:

从山上所摄洛杉矶全景,浓浓的烟雾、隐约可见的楼房构成类似中国水墨画的“美景”,也可用“水雾杂山烟,冥冥不见天”这样的中国古诗加以形容。

俯摄洛杉矶市中心全景,烟雾就像一块灰色的大毯子一样笼盖天际线。

洛杉矶街景、楼房、汽车都被雾霾所遮掩,灰蒙蒙、雾茫茫一片,明明是白昼,却昏天黑地,远近都是模糊空间。人行道上一个童子军在帮一个女孩子擦掉被烟雾熏出来的眼泪。有人在电影院前举牌卖气球,牌上写着:“新鲜干净的沙漠空气,每球5毛”。某俱乐部举行宴会,好多与会者戴着状如驴头的防毒面具,他们看起来既像人,又像驴,更像外星人。小孩子紧抱着的洋娃娃也戴着面具。

不妨再读一读有关1943年夏洛杉矶空气严重污染的报道:

“1943年7月26日,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之际,洛杉矶倍受攻击,不仅被外国敌人,而且被国内敌人——雾霾。”

“《洛杉矶时报》报道称,大块厚厚的烟幕降到洛杉矶市中心,能见度为三条街之内。由热浪相助,这场‘毒气侵袭’变本加厉,袭击工人、居民们的眼睛、喉咙,使他们难以忍受那刺痛之感,也使他们意识到,这个城市出了可怕问题,付出了丧失晴朗天气的代价。”

“家长们不让孩子上学;运动员只能在室内训练;柑橘和甜菜种植者因其作物枯萎而沮丧;医生诊所和医院急诊室人满为患,大多来治头痛和哮喘。”

洛杉矶政府最初把这场“雾灾”归咎于一家生产丁二烯的化学工厂,丁二烯是制造合成橡胶的原料。在公众舆论压力下,该厂暂时关闭了,但“毒气侵袭”却并未因此而停息,这说明该厂并非主要祸源。根源究竟何在?如何防止遮天蔽日的烟雾?人们都开始思考。洛杉矶历史上一场壮阔的反雾霾之战也因此而开始,并伴随着方方面面的冲突:城市化与自然环境、气候与工业发展、家庭习惯与政府规定、汽车与市民健康,等等。

其实,早在1903年,洛杉矶已出现空气污染问题,有一天工业烟雾之浓竟使人误以为发生了日蚀。从1905年开始,洛杉矶市政府采取了一些防治烟雾措施,但是后来,尤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随着城市范围扩大、生产基地扩展、工业迅速发展,那些措施已不敷使用。许多工厂冒浓烟、排毒气的烟囱显然成了空气污染的主要来由。工商业一发展,人口就大增,使洛杉矶打破了芝加哥保持已久的美国“第二大城”纪录。洛杉矶地广面积大,市民们工作、生活都离不开汽车,大街和高速公路上便总是挤满车辆,交通拥塞现象每天出现。汽车排放的废气除了使道路能见度降低、车祸增多外,使空气污染问题变得更加严重。有关研究还显示,汽车废气含有有毒化学物,罹患癌症、怀孕期并发症的洛杉矶人越来越多,显然与之有关。

鉴于空气污染问题长期引人瞩目,洛杉矶(Los Angeles),这个顾名思义应是“天使之城”的都会,却被讽称为美国“最雾霾之城”(the smoggiest city), 其天空常被喻为“冲坏了的胶卷”。面临此种状况,洛杉矶政府终于把烟雾问题提到了重要议事日程上来。

寻找烟雾中的“祸首”

1943年之后,洛杉矶先后成立烟雾委员会、空气污染控制主任办事处等机构,开始采取具体措施解决空气污染问题。

1945年,《帕萨迪纳星星日报》刊登一系列文章,说明烟雾有很多来源:喷烟的火车头、烧柴油的卡车、全市的垃圾场、焚烧碎木的锯木厂、各家后院烧垃圾的焚化炉,等等。文章还指出,山脉分布状况、风被阻而停滞、天气反常变化也是造成南加州雾霾的原因。

1946年,《洛杉矶时报》聘请圣路易斯市空气污染研究专家理查德·塔克分析洛杉矶的烟雾问题并提出解决办法。塔克在该报发表的论文强调指出,空气污染不是仅由工厂和机车头的烟囱造成,而是由太多未受控制的因素所致。他写道:“应该告诫所有企业、工厂和团体:防止空气污染,人人有责。”他认为,烟雾问题也不是洛杉矶一个城市所能解决,而要靠洛杉矶县(Los Angles County)的其他45个城市联合防范,所以需要成立全县性的空气污染控制机构,该机构应具有广泛权力制定和实施控制空气污染的规章制度。

1947年,尽管遭到石油公司和商会的竭力反对,塔克的建议终于成为现实,洛杉矶县空气污染控制区——全国第一个这样具有特殊机能、负责空气污染控制的管区(APCD)终于正式成立。石油公司和商会出于商业利益考虑,反对撤销一项关于制造商免受“烟雾”指控的州法,也反对成立空气污染控制机构。在后来10年里,加州南部地区其他3个县也都先后成立APCD。最后,4个县联合组成南海岸空气质量管理区(AQMD)。

当洛杉矶县APCD成立时,可以说没有人清楚地知道“smog”(“烟雾”,或译“雾霾”)中究竟含有何物及其成因,以及如何加以控制。1948年,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化学教授埃利耶·哈根-斯密特开始研究烟雾问题,察看那些被烟雾损害、叶子变白或褪色的农作物;他也注意到,尽管有些地区已采取某些烟雾控制措施,却仍能闻到空气中类似漂白液的那种恶臭,眼睛被刺激而流泪。经过实验室研究,他终于从烟雾中找出了“祸首”,发现迫使志愿参加实验的人泪流不止的是ozone——臭氧。在大气平流层(距地面约50千米)中的臭氧固然有助于保护地球上的生物免受紫外线的伤害,而在地球表面层里的臭氧会成为城市烟雾中的主要刺激物,能刺激人的眼睛,降低人的肺脏功能,引起哮喘、支气管炎等呼吸道疾病,也能损害庄稼、植物和其他物质材料。

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研究员们还用实验证明,汽车轮胎在洛杉矶比在其他地方更容易老化、脆裂,就是因为洛杉矶空气中含有更多的臭氧。有人因此把神出鬼没搞破坏的臭氧喻为“巫师”。

1952年,哈根-斯密特教授正式宣布,臭氧是雾霾中的主要成分。它不是从工厂烟囱或汽车排气管中直接排出,而是在阳光紫外线照射下,空气中一种“光化学反应”的结果。炼油厂及其他工厂排出的碳氢化合物,汽车废气中的二氧化碳及未燃尽的碳氢化合物,两者相混焚化、产生光化学反应的结果就是臭氧,所以含有臭氧的烟雾被称为“光化学烟雾”。洛杉矶多次发生的空气污染事件被称为“光化学烟雾事件”。

商界领袖们自然抵制哈根-斯密特这一理论,声称臭氧不是来自工厂和汽车,而是来自高空的平流层。获得石油公司赞助的斯坦福研究院也用其所谓“证据”否定哈根-斯密特的臭氧论。但是,商界领袖们的用心,或用中国成语来说,他们的“司马昭之心”,应是人所共知。

1953年,鉴于上年12月伦敦大烟雾导致4000人死亡的惨痛教训,洛杉矶市空气污染控制委员会宣布数项规定:

消除炼油和燃料添加过程中的渗漏、气化现象,以减少碳氢化合物的散发。

建立汽车废气标准。

柴油卡车和公交车改用丙烷(汽油)。

重污染工业应减缓发展速度。

禁止公开焚烧垃圾。

这些规定产生了好效果。如洛杉矶居民们开始改变在其住家后院焚烧垃圾的习惯。不过,直至1958年市政府实施垃圾集中处理措施之后,全市30多万只家用焚化炉才完全停止冒烟扬灰。又如工业汽油储存箱、汽车加油站的加油过程,由于添置了特殊设备而明显减少了漏油现象。如今在加油站使用的输油管能控制95%的油气,使之不散发到空气中。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1841.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