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的钓鱼岛忧思

 

领土问题往往不是非黑即白,在各方的主张里都有灰色地带。一旦陷入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中,就会选择对自己不利的观点视而不见。

1月26日,来自钓鱼岛附近海域的鲜鱼运抵上海光大会展中心,4000公斤新鲜的马面鱼、马鲛鱼、青砧鱼、红鲠鱼被顾客抢购一空。

 我的工作单位位于东京新桥,是东京有名的大众化街区,有很多便宜的饮食店和小商铺。往北走10分钟是银座,面貌则完全不同,各类名牌商店鳞次栉比。这两个非对称区域的界线划在银座8丁目。去年9月之前,这附近常常停放着多辆旅游大客车,载着众多中国游客前来消费。但近半年来旅游车不见踪迹,银座购物街上常听到的中文也几乎消失了。

去年9月日本政府从私人手中购买“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后,中方提出严正抗议,双方关系恶化。据报道,2012年9月-12月来日观光的中国旅客人数比去年同期减少近40%。

中日信息落差加深误解

去年年初我在《凤凰周刊》曾写过关于2012年中日关系展望的文章,预计“2012年的日中关系既好不成,也坏不了”。虽说当时我对两国关系感到比较悲观,但是没想到结果更糟糕。

“尖阁诸岛”被“国有化”之后,中方不断加大在该海域巡航力度,迫使日方面临管理危机。但我想强调一下“国有化”的意思。在日本,所有土地及其地主都登记在土地登记簿里。“国有化”意味着在登记簿上,将这些敏感的小岛从栗原弘行名下转移到日本国名下。这实际上是一种“纸上游戏”。既然中国从来不承认有关小岛的在登记簿上的有效性,其实没有必要对此小题大做。中国自1992年施行《领海法》时就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纳入领土,这其实也是书面上的一种措施,同样相当于“国有化”。在我看来,对于“纸上游戏”还是应该用“纸上游戏”来应对。

目前中日关系正陷于建交以来最坏的时刻。一些经济交流合作陷入停顿后,令中日双方都成为受害者。倘若日本企业被迫在中国缩小市场,势必也会裁减中国雇员。日本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也提到“现在的日中关系不是说战略互惠关系,而是战略互损关系”。对此日方应当忍耐,中方也是一样。

近一段时间,我身边的中国朋友都问我“日本会不会和中国开战?”“是不是回避不了军事冲突呢?”听到这些我常常觉得很尴尬。事实上,日本媒体这半年来最关注的中国话题是城市雾霾、中国领导换届这些,很少出现“中日将会引发军事冲突”的信息。我听说中方很关注日方军机在东海上空发射曳光弹的可能性。《环球时报》曾于1月10日发表社评说,发曳光弹将把中日推向战争边缘。但我在日本几乎没有看过此类报道。我感觉,日本和中国之间的信息传递似乎有很大落差,而这种落差会引发更深的误解。

对日本人来说,自民党的安倍政权最重要任务是如何恢复日本经济。所以,日本媒体首先关注的是经济政策,其次才是外交政策。而自卫队一直受到日本宪法所规定的自卫原则,绝对不允许主动进行攻击。日本从1945年战败之后,近70年来再没有打过仗,以实际行动表明对战争的反省并坚持走和平路线。回顾中国人民解放军,则经历了朝鲜战争、中越战争和中印边境纷争。没有人会期望打破目前的和平局面。

领土问题不是“非黑即白”

值得关注的是,在赴日的中国游客人数下降的同时,许多中国有名的公共知识分子却在近半年来陆续访日。比如北京电影学院崔卫平教授在1月访问了东京、北海道、京都和广岛等多个城市,跟日本学者、大学生、媒体等均进行了交流。2月,北大法学院教授张千帆和传媒大学副教授魏晓阳应邀访日,当时他们还来到我所供职的媒体单位参观新闻编辑和发放现场,并讨论媒体管理和新闻自由等问题。此外,中国有名的律师浦志强、王振宇等也访问了东京。

访日期间,崔卫平教授在一次演讲中表示,中国一部分人的仇日心理是基于历史教育、社会环境或是政治上的因素,因此希望日本人用开放的态度去理解中国人。她还说,现在我们应该加深中日民间社会、草根阶层之间的沟通和对话,并呼吁“让中日关系回归理性是为了我们下一代好”。

1990年代以来,日本政府定期邀请中国官方人士来日考察,每年平均有几百位中国官员访问日本,至今总人数达几千人,花费则达几十亿日元。官方的目的是希望让中国高层更多人了解真实的日本、打破对日本的固有形象。但是,这些交流的效果如何很难评判。日本购岛后,许多官方交流也暂停了,日本高层也似乎调整政策开始扩大民间交流的力度。据相关内部人士称,有些中国公共知识分子比官员在中国更有传播力。我也相信,公共知识分子应该能成为两国之间的友好桥梁,防止中日交恶继续加深。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1885.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