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污企业成环保局的“衣食来源”

“污染企业咋成了我们的衣食来源,我们该保护环境呢,还是保护污染企业?”记者在中西部一些地区采访,一些县级环保局长对陷入 “治污吃污”怪圈感到困惑。

“谁污染谁治理”是我国环保工作一项重要原则,向污染企业征收“排污费“,为产业结构调整环境治理筹集资金,是治理污染的有效措施。国务院《排污费征收使用管理条例》规定:“排污费应当全部用于环境污染防治,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截留、挤占和挪作他用。”但在许多基层环保部门,“排污费”却大部分变成了“人头费”。

“县环保局目前有157人,其中行政编制11人,财政全供事业编制24人,剩下的133人均为自收自支人员。他们吃什么?只能吃‘排污费’。 ”河南一位县环保局长说。

近年来各地少有对排污费的专项审计。河南审计部门2009年曾进行过一次。那次对某市6县(区)排污费审计时发现,6县(区)环保局实有人员765人,财政供给人员159人,占总人数的20.8%,自收自支人员606人,占总人数的79.2%。

近年来,各地均推行了排污费征管“环保开票,银行代收,财政统管”的“双线运行”机制,力图确保排污费足额用于环境治理。但记者调查发现,“排污费”依然在污染企业和环保局之间“转圈”:地方财政将环保部门征收的“排污费”缴入国库后,经预算安排,仍返还环保部门,名义上是用于环保自身能力建设,实际上是默许环保部门将此费用用于人员经费支出。

河南的这位县环保局长说:“去年全县排污费收入500万元,其中10%上缴中央财政,10%上缴省里财政,80%由县财政返还给环保局,用于发工资、保运转。 ”西部某省排污费分配比例为10%上缴中央财政,30%缴省财政;县财政留存的60%中,一半返还环保局。

由于有了“排污费”这块收入,环保局成了创收余地大的 “好单位”,中西部许多基层环保局成了 “超编局”,人员严重超编,陷入“收钱养人,养人收钱”怪圈。

西部某县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和监测站共有5名职工,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收“排污费”。环境监测站一位工作人员说:“每年,全县排污费征收额四、五十万元,为了收这个钱,我们要跑100多趟路。每次去,随身都带着执法手册,磨破嘴皮讲政策。县里一位下岗职工开了个锅炉房,我们去了7趟,才把排污费收上来。”一位县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队长说:“排污费收缴,不仅占用大量人力,关键是削弱了环境执法力度。 ”

一些基层环保局长还报怨说,一些重点污染企业,都是地方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甚至有政府的“零收费”“零罚款”等政策挡箭牌,“排污费”征收难度非常大。 ”

记者采访发现,根据规定。企业超标排放才收取“排污费”,导致征收中自由裁量权过大,形成了巨大的 “议价”收费漏洞。

中部某市监察部门近年来的调查发现,该市某区环保局违规征收排污费问题严重。按国家规定,办理排污登记注册证不收费,但环保局以收取排污费名义每办理一个证件收取100至1500元不等。 2009年办理39件排污登记注册证,违规收费2.37万元。该局工作人员还利用排污费征收中自由裁量权,收取排污单位7000元就餐券冲抵排污费。一名工作人员在征收排污费时,不据实开票,收取排污单位1000元,开票上交50元,个人贪污950元。

一些专家和环保干部认为,排污收费对于抑制排污﹑促进污染治理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在复杂的环境保护形势下,其减排“制度效应”已显露疲态。专家指出,缺乏公平性、强制性、透明性是 “排污费”制度上的先天不足,国家应尽快以“费改税”为突破口,推进环境税改革。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灿发说:“费最大的毛病就是易产生权力寻租,而税相对规范,更易置于监督之下。 ”

专家认为,我国环境管理长期以来都以命令控制型手段为主,但随着向市场经济的转变和多种经济主体的发展,行政干预已不能有效解决环境污染问题,有必要通过开征环境税等措施,运用市场机制来解决中国环境保护中的一些深层次问题。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1910.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