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政府环保服务外包困境

地方政府作为重要的责任主体,是环境服务的最大采购商,如果地方政府无法借助财政力量购买环境服务,那合同环境服务的开展必将受到严峻挑战。

十多年前,刘正军刚涉足环保服务业时,没有想到这生意会越做越大。

刘正军将自己定位为综合环境服务商,他旗下的永清环保集团主要为火电、钢铁、冶炼、造纸等高耗能、重污染行业企业提供节能、环保一揽子整体解决方案,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已累计完成钢铁、有色、电力、石油、化工、建材等重污染、高耗能行业的脱硫、脱硝等80余套大气治理项目。

华北地区年初持续出现的大面积雾霾让刘正军嗅到巨大的商机。在环保部表态2013年要抓好细颗粒物(PM2.5)的污染防治工作后,刘正军率领公司开始研发治理PM2.5的技术。“我们将继续研发一些解决环境问题的核心技术,比如重金属污染治理技术、电厂烟气脱汞、二氧化碳减排技术等。”他相信环保服务将成为中国未来最有希望的新兴行业。

总产值将达5000亿元
环保服务业主要是为各种生产活动提供污染防治服务,在内地已被确定为战略性新兴产业。2012年底,国务院印发《“十二五”节能环保产业发展规划》,将环保服务列为环保产业发展的重点领域,要求建立全方位环保服务体系。根据规划,“十二五”期间环保投资为3.4万亿元以上;其中,环境污染治理设施运行费用将达到1万亿元左右,这将为环保服务业提供巨大的发展空间,业内预计增速将达到40%左右。

初步测算,“十二五”期间,城市污水处理、污泥处理、脱硫脱硝等重点领域环保投资约为1.2万亿元。这给永清环保的几大业务板块催生了巨大市场,刘正军预计其总体市场份额将以万亿为单位。

刘正军最近主打西北五省区的火电脱硝。他算过一笔账,“十二五”期间全国约8.17亿千瓦的火电机组需要安装脱硝装备,西北占了近1/10。按照“十二五”火电脱硝市场1300亿元的投资容量,西北地区的脱硝市场潜力至少在百亿元以上。

继大气污染防治之后,土壤修复行业也有望进入快速发展期,业内最保守的测算是,“十二五”期间国内土壤修复产业市场规模将超过1000亿元。

中国的土壤修复产业,从污染项目的检测到风险评估,再到修复工程的实施,以及修复设备等配套工程,整个产业链条已经初具雏形。有关专家估计,目前国内土壤修复工程类企业超过200家,从业科研人员数以百计,国外的一些土壤修复咨询机构,如荷兰DHV集团、美国ERM等公司也相继进入中国。

“目前环保产业成为最热的投资领域。”中国环境投资联盟理事长王世汶说,环保产业规模迅速扩大,已经形成门类齐全、领域广泛、具有一定规模的产业体系。目前,国内环保产品已达3000多个品种,覆盖了污染治理和生态保护各个领域。预计到“十二五”末期,内地环保服务总产值将达5000亿元。

做业务离不开政府支持
中国环保服务业尽管前景相当可观,但其主要市场却控制在各地政府手中,相关的业务运作还没有形成成熟的商业模式,让很多服务商挠头不已。

珠海市中科信息技术开发公司总经理张平瑞正在兰州跑业务。他非常看好重金属污染土壤修复的潜在市场,公司在这方面也很有实力,但苦于拿不到项目。

《“十二五”节能环保产业发展规划》公布后,目前各省都在制定相应的环境监测、大气污染治理计划,张平瑞忙着找环保局的领导,向他们打听土壤修复工程分布的区域,“想和政府谈合作。”

2011年5月,珠海市中科信息技术开发公司参与甘肃省白银市东大沟流域农田重金属污染治理示范工程。整个示范工程治理土地面积65亩,总投资1100多万元,是国家重金属污染防治专项资金支持项目。一年后,这片废弃多年的农田经过“大清洗”,重新收获了玉米。

作为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基地,白银市重金属污染农田约有2万亩,严重污染的有688亩。从2011年开始,白银市计划在5年内投资15亿元用于重金属污染防治。眼下东大沟流域农田重金属污染治理工程告一段落,张平瑞希望继续参与第二阶段的土壤生态修复,他准备好了修复方案,正要拿出来和政府谈合作意向,但当地政府却将“橄榄枝”抛向了一家来自北京的环保公司。这让他很郁闷,“我都不知道工程招标是何时开始的。”

“现在都得和领导打招呼、拉关系,没有关系,技术再好的企业也拿不到工程项目。”张平瑞听说中标的这家公司和环保部门的关系较好,“而我们是一家草根公司,没有背景也没有靠山。”

目前,地方政府大多以邀请投标的方式来选择公司治理土壤污染。这种招标程序看上去公开透明,但实际难免暗箱操作之嫌。因为只有那些和政府保持良好关系的企业才有机会竞标,其他公司即使想参与,但得不到政府的邀请,往往被拒之门外。

“我们确信自己很有实力,但政府并不这样认为。”张平瑞有些无奈,这种政府合同一般都是给朋友或关系要好的公司,“我们要想见一个环保局局长非常难,如果有领导发话,往往可以顶我们跑半年。”

在国家“十二五”环保产业发展规划的刺激下,张平瑞打算大力拓展环境监测、污水处理等新领域,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拿不到业务。”

与之相反,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刘正军,却带领其环保团队在西北五省区激烈竞争的火电脱硝市场接连签下大单。永清环保去年下半年相继中标甘肃靖远、新疆中泰、陕西渭河脱硝项目,签约金额5.26亿元。刘正军预计到2015年,公司会占有全国5%的脱硝市场,年均产值达到25亿元。

湖南省《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实施方案(2012-2015年)》出台后,刘正军又与株洲市天元区政府签订了《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综合治理项目合作协议》,参与湘江流域重点治污项目。在他看来,环保服务与政府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务关系密切,并依附于环境执法监管工作,环保服务商真正要打开市场,离不开地方政府的鼓励和支持。

服务价格仍然偏低
4月11日,张平瑞回珠海向有关领导汇报工作,他希望得到本地政府的支持,“目前土壤修复市场大,竞争很激烈,我们望而却步。”

其实,在白银市东大沟流域农田重金属污染治理示范工程中,张平瑞也打过退堂鼓。两年前与他同时竞标成功的湖南凯天重金属污染土地治理公司,因为企业投入的修复成本过高,后来中途退出。

“一亩地修复到2/3,这家公司就干不下去了,我们也撑不住。”张平瑞说,公司与政府签订的合同中商定,修复每亩地10万元。但后来,当地政府推翻了公司采用原位淋洗的方案,要求将所有治理土壤的污水收集起来处理,这无疑增加了企业成本。

后来,珠海市中科信息技术开发公司就修复费用问题多次找当地环保部门协调,但政府并没有提高付费标准,也没有给予公司补贴。该项目最终通过环保部门的合格验收时,张平瑞喜忧参半。他估算,公司总共投入850万元左右,政府按照10万元/亩地的合同付款,“亏了将近200万元。”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谌彦辉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1958.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