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军方整顿军警牌车

5月1日前后,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统一换发“2012式’新式号牌,使用以达9年之久的“04”式军警车号牌至此作废。军警车号牌管理一段时间来,成为大陆社会广泛关注的话题,特别是去年底以来,大陆一些公知发起的“随手拍”行动,更是对军方带来很大的压力。总后军交部有关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中央军委习近平主席、范长龙副主席先后对军车整治提出了要求,总政、总参、总后三部联合地方警力联手治理。

凤凰周刊记者了解到,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的“2012式’新式号牌在广东统一制作,这是全军和武警部队至今换发的第七代军警车号牌。该式号牌首次采用了高速公路规费征收体系中使用的ETC技术,军地系统联网,一旦发现假冒军车上路,高速交警即可查办。毫无疑问,军警车的号牌整治,是继军队颁布禁酒令之后,习近平治军开局的又一重头戏,解放军高层领导人冀望通过此次换发号牌行动,使军警车号牌回归其本来用途,按照军队编制和建设需要,按武器和后勤两种实力来配发军车号牌。

习近平主席曾经说,“对一支军队来说,整治军队特权腐败,是军队革命化、现代化、提高战斗力的前提,一支充斥特权和腐败的军队是不可能有强大的战斗力的。”

但军警车号牌是否能从此一蹴而就,还有待观察,一些惯性的思维和行为可能还要作怪,特别是在对待军队老干部军警车号牌等疑难问题上,军车监理部门还需慢慢做好工作,不过无论如何,对这次换发整治号牌的行动,军方表示了足够的信心和决心,那就是绝不再开口子,“哪怕是很小的口子”。

往期报道:大陆军方严整军车车牌乱局 系胡锦涛治军开局重头戏

《凤凰周刊》2010年25期 钟坚

从今年8月1日开始,中国军队三军列编的数十万辆机动车将统一换发棕底黄字的“2010版”的军车驾驶证,已使用十年之久的红皮黄字的纸质军车驾驶证被废止,全军换证工作截止在9月底前完成。

新版驾驶证其功能类似一张IC卡。总后军交运输部有关人士介绍称,新证增加了紫外光隐形文字、双变色光学、专用防伪油墨和无线射频电子芯片等先进的防伪技术,芯片内设置了军车驾驶员的个人信息、公共信息、审验情况、职业技能鉴定、交通违法抄告情况等内容。

由于军队车辆驾驶证核发管理没有实现网络化,总部、大单位不能及时掌握部队核发管理情况,尤其是军车交通违章人员、信息无法及时实行信息传递、查询、处理和反馈。换发新证后,所有军车驾驶员年龄、部别等资料信息都将在军内相关网上公布,总部单位对下属各单位军车驾驶员的换证使用情况,通过网上查询一目了然。

长期以来,大陆地方部门对军队和武警部队车辆和人员的管理多有怨言,北京和各大省会城市的驻军部队尤为明显,既影响了军队和武警部队形象,又带来了交通安全隐患。

军内严管严控

从8月9日开始至12日,北京军区一连四天组织120名违反交规的军车驾驶员进行集中整训。与去年同期相比,北京军区部队在京交通违法行为又有反弹,违章抄告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1倍。北京军区首长近期就此多次批示,要求继续“严管严控,遏制军车交通违法行为上升势头”。

在军队和武警部队所有驻军单位中,二炮部队军车在京违章高起数更是一直居高不下,酒后驾车等严重交通违法行为屡禁不止。二炮首长针对二炮车辆偏多,尤其是驻京单位车辆规模偏大和交通违法现象多等问题,多次要求压减车辆数量、清理超规格车辆、严格军车运行管理,明确指示开展“清车”专项整治。

“这次换发新证的目的,就是要通过重新检验考核,像过筛子一样,把那些本不应该持有驾驶证的人筛除掉,把那些酒后开车、多次被交通违法抄告、发生严重交通事故、造成恶劣影响的军车驾驶员淘汰出局,纯洁驾驶员队伍,促进和推动军车队伍和人员的管理建设。”总后军交部三局官员告诉本刊记者。

军队军交系统上一次大规模的换证照行动是在2004年,当时全军统一更换“97版”的军车号牌,收缩军牌审批权,清理超标豪华房车。

在前后不到十年时间里,军方耗费数千万元以上军费,开设专项研究课题,对军车牌和军车驾驶证实施多道防伪措施更新,突显大陆军牌管理乱局之严重,也显见军方治理这一顽疾的决心。

号牌造假军车违章久治不愈

军警车号牌,作为军队和武警部队必备的军需物质资源,在大陆也是特权和身份的象征。而由此衍生出来的真军人使用假军车号牌、假军人盗用军车号牌、假军人使用假军车号牌等问题,早已成为各方呼吁治理的一个公共问题。驻守一线城市的军队警备区每年都会联合地方交警等部门,向假冒军车开战。然而,假军车的泛滥还是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去年6月,总政保卫部刑侦局联合北京军区保卫部、广东、浙江等军地部门行动,一举打掉了非法生产、买卖军队、武警、公安、民用车辆号牌犯罪团伙6个,捣毁10个制假窝点,刑事拘留31名犯罪嫌疑人。

初步查证,这些犯罪团伙长期从事伪造、买卖军地车辆号牌违法犯罪活动,且伪造号牌数量大,仅半年时间,他们就非法伪造、买卖武警部队车辆号牌3000余副、军队车辆号牌5000余副,这些车辆号牌已销往全国20多个省市。

大陆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在2007年发表一份记者专稿时称,行驶在成渝高速公路上的假冒军警车几乎占了被抽查时段军警车流量的89%。“据测算,重庆境内750公里的高速公路上,假冒军警车辆每年逃避通行费4000多万元。”

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谢海波曾经以京珠高速公路湖北南段为例进行测算。该路段日交通量为112万台,保守估计各类假军车为15台,年逃费近350万元,“相当于一个中小城市的下岗职工一年的补助款。”

有人以重庆成渝高速公路的假军车进一步估算,大陆每年假冒军车造成的养路费损失在100亿元左右,这其中还没计算假冒军车逃避的各种税收及超载对公路路面的破坏损失。

假冒军车牌证肆虐横行,被认为来自于上世纪末的一项拥军政策。1997年8月1日起,大陆出台规定,为保证军队顺利履行职责,团结和融洽军政军民关系,全国各公路、桥梁、渡口、隧道以及各类停车场,军队车辆免收通行费和停车费。随后,有关部门也出台了《关于对军车不再实施经济处罚的规定》,进一步放宽了对路面行驶军车的限制性措施。

军车拥有无需缴纳各种交通规费、停车费以及免受经济处罚的特权,甚至让一度热衷于生产经营的中国军队亦重视开掘这一先天资源,藉此创造经济效益。1990年代在大陆兰州军区退役的一位军车司机向本刊记者回忆称,他们部队的一个营曾出租军牌给地方运输企业,每块军牌每年收取5万元租金。而福建省公安机关曾破获一起绑架杀人案,案发地遗弃的一块军车车牌,来自福建省军区的一个沿海部队。

军委主席上任三月打假

总后军车监理管理专家告诉记者,假冒军车无非是在车上挂上假冒军车车牌或真军车车牌这两种。

从假冒动机来说,悬挂假军车牌证的大致分为几种类型:多是走私、非法拼装以及被盗抢车辆,用军牌是躲避地方上的检查;有部分车主为了满足虚荣心,偷逃监管或收费;更有的犯罪分子为了实施走私、贩毒等更严重的刑事犯罪,使用假军车号牌做掩护。

而悬挂真军车牌证的假军车,其车牌或者来自非法方式取得,或者是因军队内部监理不严流失的真军牌,比如个别军队情治、保卫部门私自启用的暂扣走私车辆。

“相比较而言,悬挂真军车牌证的假冒军车主,可能是极少数军队内的人员以及跟军队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地方人员。”上海警备区纠察连的一位指导员并不讳言,对军车的纠察管理不易,除了因为地方伪造假冒号牌泛滥外,对总部、大单位机关干部无军车驾驶证私驾军车等管理很难真正到位也是重要原因。

大陆军车管理乱象,甚至成为2004年刚就任军委主席才三个月的胡 锦 涛的治军开局重头戏。从这年的12月1日开始,驻在全国各地不同兵种的解放军,都统一更换车牌。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军车车牌的核发权限被统一集中到四总部和各大军区。同时,可以使用军车车牌的范围,从原来的7个调降到5个,而私人车辆和来源手续不清的车辆以及军委、总部规定不准使用的超标准豪华房车,都禁止使用军车车牌。

2006年,解放军四总部贯彻胡 锦 涛的指示,在京联合召开了驻京部队军车运行管理专项整治的动员大会。此后,军队系统连续三年通过专项整治,在一些重点地区有效遏制了假军车违法犯罪活动。

2008年,大陆修订刑法,重手打击各类假冒军车牌证,将刑法第375条第二款修改为:“非法生产、买卖武装部队制式服装,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同时新增一款处罚军车牌证制假的法条:“伪造、盗窃、买卖或者非法提供、使用武装部队车辆号牌等专用标志,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然而,只要特权和暴利存在,军车管理乱象的治理就远非一蹴而就。今年7月下旬,武警部队的一个涉警造假违法犯罪专项会议上,武警部队副政委李清印通报指出,武警车牌、警服标识已成造假重点,涉警造假集中体现在非法运营上。由此,“必须保持严厉打击的高压态势。”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钟坚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1999.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