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如何管理公务车?

2013年5月1日,解放军正式更换新式军车号牌,并采用新的登记系统。此举旨在防止非军用车辆在路上享受特权。

台湾公务车改革模式

“以公务小轿车论,韩国首尔市只有47辆公车;台北市只有十几辆;北京公务车近百万辆。”近日被疯转的一则微博,虽然准确性无法核实,但却生动反应了大陆民众对跑在路上或堵在路上的大量公务车的不满。

大陆官方数据显示,全国公车数量为200多万辆,每年公务用车消费支出1500亿元至2000亿元。但一些学者统计的数据是,全国公车数量约为300万至350万辆,每年公务用车消费支出约为3000亿元至4000亿元。

无论以哪一个指标计算,公车消费都是公务消费中占比最大的一块。中央政府遂于岁末年初开始酝酿被大陆媒体称为“史上最严厉”的一轮公车改革。在公车改革的话题中,台湾等周边地区常被拿来作比。

不过,网友所说的台北市公务车仅十几辆并不准确,仅台北市政府大院里停放的公车都有几十辆。但台湾当局近年来的确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包括到年限的公务车报废后不再新增、限制高官专用车的排量、推广节能车等,以控制公务车数量及消费。

目前,全台湾3.7万辆公务车,占全台汽车总量约0.55%,2011年公务用车消费预算35亿元新台币,占年度财政预算的0.48%;而大陆依2010年官方数据,200万辆公务车占全国汽车总量约2.3%,2000亿公务车消费占当年财政收入的2.5%。

台湾的公务车改革还在持续进行中,未来台湾公务车很可能多以租车形式存在。

来自立法院和媒体的目光

台最新的《公务车作业条例》规定,部会正副首长新购之座车,排量分别不得超过2.4L、2.0L;一般公务车,排量不得超过1.8L.因此,“部长”们的专用车都是普通轿车,价格一般都在30万人民币以内,但是台湾公务车仍然是被媒体批评最多的领域。

被媒体批评最多的是国军的将领们。2011年元旦,台“空军司令”雷玉其给自己的儿子办了场“世纪婚礼”:不但官兵全员出动,连台军的悍马车都被开出来撑场面。

“竟然动员一辆悍马车充当5辆婚车的摄影车!”2011年1月4日,民进党“立委”蔡煌琅在“立法院”掏出一本婚礼“任务计划书”,对着前来接受质询的台“国防部副部长”杨念祖念起来。

此消息被媒体披露后,马英九大为光火,立即指示台“国防部”以最快速度严肃处理雷玉其。不到24小时,雷玉其被问责调职。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台“立法院”的“立法委员”和“监察院”的“监察委员”会拿着他们掌握的材料,面对“公车私用”的官员们大声质询。“这些材料有些是记者爆料,有些则是民众或这些官员的下属、同事的举报。”“监察委员”余腾芳告诉本刊记者。

余腾芳2009年7月查察军中买官卖官和工程弊案时,有军方人士检举“国防部”的车辆调派极为浮滥,退役将领也可继续使用专车。在她的要求下,“国防部”提供了一份《中央调度室支持备役将领公务车每日派遣记录表》,记录时间从2008年1月到2009年4月,总共有27位备役将领上榜,其中5人都享有“每日派遣两辆车”特权,而且两辆车中还有一部车是“供将领夫人使用”。

“国防部”对“监察院”解释,这种做法有历史背景、“已实施多年”。但监察院将“卸任将领仍可占车不还”的消息公开后,社会一片哗然。经过这次质询,一向最为傲慢封闭的“国防部”作出了修正:当年7月开始,改以临时调派方式支持备役将领用车需求,勤务结束,支持车辆及驾驶一律返部管制,不再配以专车。

除了“国军”外,一些政府官员滥用公车的行为也经常被媒体抓拍,进而引起全民拍砖。马英九本人也曾“上榜”。2004年,时任国民党主席兼台北市市长的马英九在为泛蓝参选人站台辅选时,却被抓拍到他搭乘台北市政府的公务车为国民党“立委”造势。事后,马英九不得不说明:“这段多出来的里程,我会自掏腰包,补贴油钱。”

完全透明的领域

如果说“立法院”和媒体的监督是民主社会常态,台湾政府对公务车的自我管理也值得借鉴。

台湾的公车改革提案多是在“立法院”里通过“中央政府总预算案”时产生的。根据台相关法规,每年台“各部委”都要上报年度预算案,其中会夹一张《公务车辆明细表》。

这张表要详细注明该部门目前有多少辆公务车、每辆公务车的排量、车座数、每年耗油多少升、花了纳税人多少汽油费、维修费。同时注明公务车的种类,如首长座车或者副首长座车,或是普通公务车。表格会挂在各部门的官方网站上,民众只需要在相应交通网站中输入车牌号,就可以知道部长们专用公务车的品牌,以及有无肇事记录。

相应的,台北市政府等地方政府各部门也要向当地议会上报年度预算案,只有立法院通过了,“预算案”才会变成“决算案”。此外,台湾的财务拨款方式被财政学家们称为“国库集中支付制度”,这是一种从预算分配到资金拨付、资金使用、银行清算,直至资金到达采购对象全过程的监控制度。相比之下,大陆现行的财政国库资金分散支付(即将预算确定的各部门和各单位年度支出总额按期拨付到其在商业银行开立的账户上,由各单位自主使用),缺乏严格的预算监督机制。

台湾并非采取财政资金层层拨付的方式,而是由财政部在台湾中央银行设立一个统一的银行账户,各单位的预算资金统一在该账户下设立的分类账户中集中管理。

以台“陆委会”的公务车消费为例。《公务车辆明细表》上公务车维护需要的资金,台财政部不会直接拨付给“陆委会”分散保存,而是“陆委会”根据自己的需要,在“立法院”通过的“决算案”的额度内自行决定加多少油、买多少车,但支付由财政部门来完成,除特殊用途外,资金都要通过国库直接支付。

此外,台各级政府和高校还制定了《各机关采购公务车辆作业要点》等法规,规范公务车的使用。这些法规几乎每年都在修订,如2000年版的台“中央政府”《各机关采购公务车辆作业要点》规定,部会首长新购之座车排气量不得超过3.0L。到了2009年,这一规定,已变成不得超过2.4L。

“中央”先行,地方效仿。台北市政府规定,2008年起,强制所有公务座车改为“油气双燃料车”,台环保局表示“油气双燃料车”优点在于废气排放量低,同时价格大幅下降。

下一步:打车办公?

记者在对比了2002年和2010年台“陆委会”《公务车辆明细表》后发现,2002年时台“陆委会”有19辆公务车,合计开销572万元新台币(不含驾驶员薪资)。2010年,“陆委会”的公务车只有14辆,开销约213万元新台币—而近8年来,汽油价格已大涨多次。数据显示,其中8辆车车牌号和2002年一致,4辆“主委”和“副主委”,以及港澳事务部门公务车因年限报废更换外,其他上世纪90年代生产的车报废后,便没有添置新车。

公务车越来越少直至降到最低限度,保持一个稳定底线数字,将成台湾公车改革趋势。

自2008年以来,台湾媒体和民众开始将目光投向日韩,希望台政府能向它们看齐。近年来,韩国公务车改革力度十分大,实施了公务车单双日分别上路、购买节能车等制度。台湾媒体称,韩国的公务车有1.5万辆,而台湾比韩国多两倍以上。因此不少“立委”呼吁马英九换车,希望马能立即改乘“LPG双燃料车”,因为“原油价格将会高涨”。

经过多次立法机构提案,台湾各“部委”、地方政府各部门除了“正副首长”保留专车外,等其他公务车辆到达报废年限后,将不再新增车辆,公务车将以租赁方式存在。

2011年1月起,台当局“交通部”开始联合其他部门,结合优质出租车队,推动公务员外出洽公全部改搭出租车。台“交通部运输研究所”调查台湾出租车业营运状况发现,空驶率创新高,尤其大台北高达8成,且工作时间拉长到12小时,时薪却只有72元新台币。为了协助出租车业者生计,“交通部”联合其他公职部门,结合优质车队,推动公务员外出洽公都改搭出租车。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2009.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