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与民间的PM2.5检测争夺战

大陆官方与民间各自发布PM2.5监测数据,孰是孰非各执一词。除了仪器、数据和标准之争,更多的则是民间社会对公共事件知情权的敏感与渴求。

PM2.5这种细颗粒物,直径小于或等于2.5微米,不到人头发丝的1/20。它们悬浮于空中,是当前最致命、最隐蔽的空气污染物。因近几年雾霾频现,过去的一年中,有数十个城市的民间人士手持便携设备在街头、办公楼和住宅小区监测PM2.5浓度。

官方最初对民间自测空气表示欢迎,邀请这些民间人士一起共商空气污染治理大计。但此后因民间自测数据与官方公布数据相差悬殊,一场官民之间的PM2.5争夺战由此打响。

“我为祖国测空气”

潘石屹曾通过微博发起要求北京市环保局公布PM2.5监测数据的投票,应者如云。北京一家名叫“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的环保组织,则发出了“我为祖国测空气”的倡议,该组织负责人冯永锋是光明日报记者,他呼吁全国各地的民间人士自己购买便携式仪器来监测PM2.5。

最初加盟该活动的民间组织分别是自然之友上海小组、广州一家名为“拜客”的自行车俱乐部和温州乐清的环保协会。刘峻得知消息后,以自然之友武汉小组的名义同冯永锋取得联系,武汉随即被列为第四个城市。

刘峻得知,北京一家公司生产的便携设备可用于监测PM2.5,但一台需要2.5万元。他连夜赶制出一份募捐PPT,召集当地环保志愿者四下筹款。志愿者们花了2个月募得1.8万元,自然之友总部得知后,补齐了剩余的7000元钱。

2012年3月8日,刘峻收到北京邮来的设备,一台砖块大小的粉尘测试仪。这种测试仪曾广泛应用于污染比较严重的工厂车间,又有一个拗口的名字——无线传输型激光颗粒物在线监测系统。

几乎与此同时,深圳塞纳威环境科技有限公司也在开展一场“自己测空气”的活动,计划向各地免费提供100台PM2.5检测仪,并将各地上传的数据绘制成一份全国的PM2.5电子地图。

刘峻也向这一活动提交了申请资料,并很快得到了回应。双方签署了一份测量协议,刘峻需保证每天两次测量,并将数据通过微博或短信发送给塞纳威,如出现三次不能测量或不将测量数据通报,仪器将被收回。

截至2012年4月,塞纳威共向全国发出了58台便携式PM2.5监测仪,共19个省份、20多个城市。

中国环保部计划2012年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重点区域以及直辖市设立PM2.5监测站。民间开始行动时,各地多数环保部门尚在选址和设备招标过程中。环保部门最初对民间自测持欢迎和肯定态度,环保局官员和民间人士和气地围坐一起,共商空气污染治理大计。

这团和气没能维持太久,双方很快针锋相对。

从并肩到对峙

2012年3月11日,自然之友武汉小组召开了“我为武汉测空气”第一次项目会,除民间人士外,武昌区环保局也派人到场参会。

会议开始前,该局一位领导给自然之友武汉小组组长曾祥斌打电话,希望数据发布前能让环保部门把下关。曾祥斌当即拒绝:“我们就相当于买了个温度计,想知道周围的环境状况,监测PM2.5不是环保局的专利。”

刘峻把测试地点选在自己所居住的小区,每天早上上班前、下午下班后和夜里休息时各测一次,有时也会带到单位去测。身为一家大型国企软件工程师的刘峻是个技术控,他从美国政府网站上下载了AQI计算公式,从武汉气象局网站得到气象信息(如温度、风力、湿度),并结合武汉环保局网站公布的当日污染指数,同自己检测的PM2.5数据放在一起,制作成“空气质量对应标准表”,并配上现场拍摄的实景图片,在新浪微博上用@wuhanair的账号发布每天的“武汉空气日记”。

最初,因武汉市环保局没有公开PM2.5的检测数据,刘峻无法和官方监测数据对比。其实早在2012年1月,武汉首批5个监测站点就投入运营,但其数据久未向公众开放,武汉市环保局监测中心的解释是,“虽然已开始进行PM2.5监测,但并不意味马上就公布。待国家相应的空气质量标准出台后,武汉才会每日公布PM2.5数据。”

刘峻向环保局发出一份信息公开申请,环保局接到申请后,公开了位于湘江路一号的监测站点数据。当年11月3日,武汉10个监测点全部上线,每个小时一更新,刘峻开始将自己的监测结果和环保局的数据进行对比,并制作成图表发布在微博上。起初这些内容并没有多少人关注,但2012年6月11日的一场大雾,令刘峻人气陡增。

这天早上8点钟,刘峻测得的PM2.5浓度是100微克/立方米,这在中国标准中属轻度污染,美国标准中属不健康。但到了9点,同事突然对他喊:“快看,外边起了黄色的雾!”刘峻看到窗外大雾弥漫,呈土黄色,能见度非常低。室外空气刺鼻,人们感觉喉咙干涩、眼睛刺痛。

刘峻拿出测量设备,上面显示PM2.5的浓度达到了318。15分钟后,这个数值上升为363,已是重度污染和非常不健康。随后刘峻每间隔一小时监测一次,该数据一直升高到 441,而武汉环保局公布的数据则保持在43,尚属“良”的范畴。

刘峻的监测结果在微博上很快引来大量围观,他向武汉市环保局隔空喊话,敦促官方向公众解释其数据的巨大偏差。

武汉环保局官网亦开始每小时更新数据,但结果仍远低于刘峻的测试。当日下午3点35分,刘峻测出631的数值时,环保局的数字是400多。双方的“暗战”由此展开。

这场大雾从6月11日持续到6月15日,其中一天,刘峻发现环保局的官方网站以停电为由,没有更新PM2.5监测数据。另一次刘峻监测结果是300,环保局官网的数值竟然只有6,刘峻因此在微博上对官方监测极尽挖苦。

同样的官民分道扬镳也出现在河南省会郑州。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杨桐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2018.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