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加纳华人采金事件

中国人为何不受非洲人待见“反思加纳采金时间

身在加纳的中国采金者小柳没想到,突然一下子,他们就成了“加纳最不受欢迎的人”。5月加纳政府开始大规模治理非法采金行动,在库马西的采金工地,几十个手持AK-47的军警清晨来袭,先点火烧了工棚,没收了全部的值钱物资,然后用枪顶着他们,“就像对待囚犯一般”,把他们一个接一个押上了卡车。“这种遭遇,让我们觉得一点尊严都没有。”  

6月13日,跟小柳一起被抓扣的中国采金者终于等来了好消息。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截至目前被抓扣的169名采金人员已全部获释,将在办妥相关手续后分批回国。在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协调下,广西壮族自治区及福建省政府亦分别派出工作组赴加纳,将协助中国驻加纳使馆做好协助相关人员回国工作。  

这次事件背后,让人疑惑的是,为何中非政府之间关系如此友好,众多非洲领导人都不吝对中国的赞美之词,到了普通百姓层面却感觉“毫无尊严”呢?BBC记者达娜·休斯更是指出,中非之间是“又爱又恨”,“爱主要在于政府层面,恨则来自民间,尤其是商业、市民社会和工会”。  

移动的“印钞机”  

5月14日,加纳总统宣布成立打击非法采金的部级联合工作组,执法对象包括所有在加从事非法采矿的加纳本国人和外国人。此后一个月内,包括中国公民在内的多国涉嫌非法采金者被抓捕。由于引发中国舆论强烈反响,加纳副总统阿米萨·阿瑟于6月12日专门澄清称“这次打击非法采金行动并非针对中国人”。  

对于带着“淘金梦”来加纳的小柳,虽然年仅22岁,却已饱尝在非洲生活的艰辛。他得过疟疾打过摆子,在夜间端枪迎战过劫匪,亲眼目睹过工友被匪徒打死,“每一次,都感觉在鬼门关走一回”。但在无数前辈“一夜暴富”的故事激励下,热血沸腾的他依然选择留下。  

直到这次劫难来临,他才彻底决定告别加纳这个伤心地。  

回想起这两年的生活,令他五味杂陈的,是他在加纳受到的待遇。库马西的矿区远离城市,他们很少离开工棚,但几乎每次“进城”都会遇上不愉快的事儿。在街上走路,有当地人会拿手指着他们,一开始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后来才知道出言不逊。3岁的本地小孩见到中国人都会围上去伸手嚷着,“China”“Money”!  

加纳采金老板项华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无奈地表示,中国采金人在加纳才是最受侮辱和歧视的。“我们开的车,被警察拦住是常事,拦住就是为了敲诈勒索,不管你证件齐不齐全。”在采金工地,他还必须忍受军警和移民局的“定期造访”,每次都得拿钱打发,日子久了,这些人的胃口也越来越大。但遇到抢劫他依然不敢报警,“因为报了也没用,只是又给警察一次敲诈的机会”。  

这种现象不单发生在加纳,在非洲的很多中国人都感受相似。在非洲人眼里,中国人就像是移动的“印钞机”,海关、税务部门、警察、移民局甚至临时路障点,都会想尽办法敲中国人的竹杠。在南非、肯尼亚和安哥拉等中国小商贩聚集的国家,这种情形尤甚。一位在南非的中国商贩称:“当地警察见到白人毕恭毕敬,见到我们,立马就换了一副面孔,高高在上,喝斥不断。”  

而在加纳事件之前,非洲不少国家甚至出现过“排华”潮。 

2011年底,坦桑尼亚政府要求一家商场里的中国商人全部离开,因为中国人侵占了当地人的工作机会。2012年8月,赞比亚中资煤矿公司科蓝煤矿遭当地数百名工人冲击,造成中国员工1死4伤。11月,加纳几百名各行业的贸易商走上首都阿克拉街头,手举“我们受够了,中国人走开”的牌子示威,要求政府处理中国的不法商贩。  

“我们帮非洲做了这么多,我们建了医院、修了公路、体育场,帮他们摆脱贫困,他们为什么还这样对待我们?”直到离开加纳,小柳依然想不通这个问题。 

并不美好的中国人群像  

非洲发展银行的前高级官员萨努·姆贝亚在接受《经济学人》采访时表示,过去10年里来到非洲的中国人,比过去400年里来非洲的欧洲人还要多。“先来的是国有企业的工作人员,后来越来越多的是个体户和完成合同工作后留下的人。” 

尽管没有明确的数字统计,但据公开数据,在非洲大陆的中国人已经接近百万,绝大部分是个体商人和打工者。大量中国人的快速涌入,给非洲大陆带来了新的商机,却也给非洲留下了一个并不美好的中国人群像。“非洲欢迎中国政府的投资,但他们得承认一点,他们并不喜欢中国人。”达娜·休斯说。  

为何不受待见,原因纷呈,但首先来自中国人自身对非洲充满的“傲慢与偏见”,体现在不遵守当地法律法规、缺乏商业道德。非洲虽然贫穷落后,但许多国家都继承了殖民宗主国的法律体系,法制体系相对健全,不少国家的劳动法都照搬自欧美国家,十分注重保护工人权益。  

然而,很多中国老板把自己那套经营方式带到非洲,如商业贿赂、偷工减料、非法雇工、随意解雇工人、逃税漏税等。目前,中国在加纳仅有6家公司属合法采金有正规手续,其他的都是零散的投资人。这次被捕大多数采金者都是“三非”人员,即“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工作”,他们为淘金而毁坏当地人耕地、破坏水源、雇佣成本较低的外国劳工,一旦军警或移民局找上门来,就掏钱贿赂,以逃脱遣返。有采金者承认,“有些矿地泥土被翻出来,原来的绿色丛林已经变成白皑皑的一片荒地”。  

同样,此前科蓝煤矿遭工人冲击事件之所以发生,其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工人依据该国政府的新规定要求涨工资,却迟迟没有得到答复。 

这次风波后,中国驻加纳使馆已经组织人力将《加纳矿业法》翻译成中文,在中国驻加纳经商参赞处的官方网站上可以查阅,同时加纳驻中国使馆也有相关法律介绍。  

其次需归咎于价廉“物不美”的中国制造。“中国制造”大量涌入非洲,一定程度上丰富了非洲人民的消费文化,让他们得以以低廉的价格享受到众多的产品。但在非洲一些地区,“中国制造”成了劣质产品的代名词,“Chino”一词甚至进入了斯瓦西里语新词汇手册,专指伪劣产品。  

此外,中国制造也在频频冲击非洲的传统产业。近几年,因为无法与廉价的中国服装竞争,尼日利亚有数百家纺织厂破产,数千人失业。在南非索韦托和卢萨卡,中国商人一进入,就让当地鸡肉的价格下降了一半,卷心菜的价格下降了65%。“非洲市场上的中国产品基本都低于质量标准,这使中国人变得不受欢迎。非洲不是中国倾倒劣质产品的垃圾场。”乌干达人卡特加·穆萨兹向《凤凰周刊》表示。  

援非政策亟须检讨  

中国人缺乏信仰,没有敬畏,也是影响国人形象的原因之一。在非洲,人们见面经常会互相询问的一个问题是:“你的信仰是什么?”如果回答“没有信仰”,他们一般都会吃惊地瞪大眼睛。到非洲政府部门办事或到法院参加诉讼,也会填写一系列表格,其中必填的一项就是宗教信仰。  

在非洲人看来,中国人“什么都吃”,不尊重他们的饮食传统。据曾任世行埃塞俄比亚项目办公室主任的中国学者刘植荣介绍,中国人在非洲,所到之处都搞“三光”政策——猪光、鸡光、野味光。在埃塞俄比亚,驴是相对神圣的动物,但中国工人在这里却偷吃驴肉,也引发埃塞人的不满。在加纳等西非国家,采金者则经常猎捕穿山甲、鳄鱼等野味,这种行为也招致当地人的抗议。  

此外,不少中国人在非洲从事非法象牙交易,常常因偷带象牙出境而被海关扣留,这同样损害了中国人在非洲的形象。  

   更为重要的一点,中国的对非援助模式集中在政府层面,普通非洲民众很难从中国的援助项目中受益。美国智库环球发展研究中心今年5月披露的数据显示,从2000年到2011年,中国在非洲援助和开发项目的总金额达到754亿美元,占全球援非总金额的1/5。非洲54个国家中,51个常年接受中国援助。但中国援助的1673个项目,主要集中在减免债务、政府和民间组织援助等领域,教育、农业等民生领域的项目相对较少。  

相比之下,日本JICA、美国USAID等援助机构的援助项目主要集中于民生领域,他们通过帮助非洲人打井、发放粮油米面、提供课本文具等方式,培养非洲人对他们的好感。在非洲随处可见美国、欧盟和日本的援助项目广告牌,但反观中国建的学校、大楼或公路,基本不会有任何指示牌。  

也许,当中国商人反思为什么在国内的那一套在非洲“行不通”的同时,政府也应该反思,援助非洲,是否应该借鉴新的思路和模式。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216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