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试步高端公务车背后

image

新公车时代追求品质、低调务实,公车整体形象都需去“官车符号化”。红旗复出后如果过于强调自己的官车形象,可能会在私车市场上形成逆反心理。                                        

6月27日,到访北京的韩国总统朴槿惠下了飞机,走向前来迎接的车辆。细心的大陆观众从荧屏中发现,中方接待朴槿惠的专车,是与4月中旬接待法国总统奥朗德同一款型的国产红旗L系列高级公务车;而此前,中国外长王毅的座驾也刚刚更换为红旗H7。

红旗系列轿车,原为中共领导阶层特供专用车,其后几十年间亦曾尝试从专供迈向市场,却因市场营销、产品质量等原因几度困顿。

此番红旗轿车重出江湖,试步高端官车市场,即被赋予重整国产自主品牌汽车的“复兴”重任,意在夺取被奥迪、宝马、奔驰等豪车一统天下的高端公务车市场份额,再逐步向私车领域扩展。“官车采购只能是暂时的带动,最后普通消费者能否接受,还得看其质量性能和市场表现。”中国汽车技术情报研究所资深汽车分析师潘增友对《凤凰周刊》记者说。

红旗特供史

一汽新版红旗系列在车型款式上,还是一如既往的车头一面红旗的醒目车标,车尾毛体红旗字样,轮毂上瞩目的金葵花标识。不过,红旗H7公务车版本与民用版本亦有细微的区别,前者的汽车方向盘正中是向日葵图标,四周围绕着三面红旗,而民用版则因厂家担心“政治意味过浓”影响销量,取消了三面红旗,代之以环绕的红太阳。

这是一个具有独特政治色彩的标识。大陆在上世纪50年代末生产的第一批红旗轿车,车身侧面有五面小红旗,代表了工、农、兵、学、商;“大跃进”期间又被改成了三面红旗,代表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人民公社和“大跃进”;以后为了突出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又改成一面红旗。

新版红旗H7系列高端公务车车身上仍刻意留存的三面红旗、毛体红旗等标志,意在唤起人们对其国车地位的辉煌记忆。的确,起步于中国“大跃进”年代的红旗车,无论其诞生、发展还是变革或停滞,都跟中国政治起伏有着丝丝缕缕的关系。

红旗轿车的命名是前吉林省委书记吴德在一汽万人集会上宣布的。1958年,中国一汽为了响应毛泽东要有国产小轿车的指示,提出了“乘东风,展红旗,八一拿出高级轿车去见毛主席!”的口号。在当时落后的技术条件下,要在一个月时间造出高级轿车,非常困难,一汽领导听说吉林工业大学有一台1955年型Chrysler Imperial(克莱斯勒帝国)高级轿车,就借过来作为设计参考的蓝本。这台车原来是由南斯拉夫大使馆使用,后由人民日报社购置,再转给吉林工业大学用于教学科研。

在试制红旗轿车的过程中,以V8发动机的困难最大,特别是缸体的铸造,成为当时的难题。据称,当年在华的苏联专家也说,制造V8缸体,苏联人也造不出来,实非短期内可以掌握的简单技术。结果一汽以百里挑一的办法选出几件铸件毛坯进行加工,最终还是作出了V8发动机。

1964年,中共正式决定,将红旗车定为国车,参加新中国成立15周年的国庆节迎宾活动。在红旗品牌的鼎盛时期,包括毛泽东在内的重要领导人陆续坐上红旗轿车。红旗轿车以及后来红旗国庆检阅车、中央领导人的防弹车的生产,都由中南海直接下达指令。

1976年,毛泽东去世,中央给一汽下达了设计制造毛主席纪念堂专用车的任务。运灵车属于战备用车,车身布局为旅行车款式,后部车厢为冷藏室,可保证温度在零下2度到2度之间保持恒定。车厢内部安装有厚隔热层,地板上装有滑轨和锁紧装置,车窗玻璃不透明。

红旗车特供官车的使命延续至今,中共领导人检阅车就在一汽的某个特殊车间制作。据一汽内部人士称,胡锦涛、习近平等领导人的检阅车制造由中央警卫局领导、工信部等各部门组成,为保证秘密不泄露,参与人员一律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查,并且每天工作后,零件加工产生的铁屑都会及时回收处理掉。

复出新机遇

1981年中共在北戴河召开中央会议时讨论红旗轿车。不少领导觉得红旗轿车作为国家领导人特供用车,长期处于小批量生产状况,相比国外大批量生产的汽车品牌,油耗很高,质量上相形见绌,而且制造成本太高,对外销售不挣钱。

会上还有领导反映,有时到机场去接外宾,在半路上红旗轿车“抛锚”了,眼睁睁地看着别国的大使飞驰而去,慢慢地有些领导就不坐红旗轿车了。中央领导人对时任一汽厂长的饶斌说:“这样的车还生产它干什么?”饶斌问:“那以后怎么办?”领导人说:“那就进口吧!”

1981年5月14日,《人民日报》登出了红旗轿车停产令:红旗牌高级小轿车因耗油较高,从今年6月起停止生产,红旗转向电视转播车、旅游车等专业用车生产,但产量极少。此后,自诩为中国汽车工业支柱企业的一汽,逐渐沦为合资品牌汽车的最大组装和零件生产商,一汽丰田、一汽大众等一汽旗下众多的合资厂家生产的公务车占据了大陆公务车大半江山。

上世纪90年代中期至本世纪初,一汽几次重振旗鼓,在杂糅了德国大众、美国克莱斯勒、日本皇冠等车型技术上,推出了红旗世纪星、红旗盛世等几款产品,但因市场营销、产品定位等原因纷纷败北。脱胎于皇冠技术的红旗盛世等几款车型,在2011年更是创下了年销量仅为2辆的历史纪录。

“其实这几年,红旗新的车型都是在吸收使用马自达、丰田等国外成熟品牌的技术,车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中汽汽车情报所潘增友称,红旗轿车的生产与德国的原部件是按同一份图纸、同样的技术条件、同样的验收条件完成的,缺陷频出的原因可能是技术人员在做适应性材料和生产流程管理方面不太到位。

“同样一张图纸,可能让一些合资公司去管理,会管得很好。自主品牌的团队去管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些问题。”他说,就像国产汽车江淮一样,本身产品设计没有问题,但生产过程管理不好,所以就出现了车体部件锈蚀等大批量的质量问题,难免被市场淘汰。

国产红旗在质量泥沼中徘徊了一段时间,就在其重新抖擞精神,准备披挂上阵时,2012年年初中国政府开始着手修订公务车采购标准。拟修订的公务车采购标准包括:正部级官员用车标准由此前的不高于3.0升排量、人民币45万元降至2.5升、35万元;副部级官员由不高于3.0升、35万元缩减至2.5升、30万元;普通公务用车则由最高2.0升、25万元调整为1.8升排量及16万元以内。

更重要的是,新的国家公务车采购标准明确了自主品牌采购比例不低于50%。今年6月28日,工信部装备司汽车处一位官员基本确认了这一信息。按中央政府的这一政策导向,公务车领域自主品牌的春天已经到来,而环顾宇内,有自主品牌、高排量经验的公车制造者,独一汽红旗一家。

品鉴会公关官车采购

依托新改公务用车标准,从未来公务车市场蛋糕来看,省部级用车降到2.5升35万元、副部级降到2.5升30万元,在这个排量和价格区间,也就红旗能够得着;高于部级的国家领导人层面,车标应高于2.5升35万,国内自主品牌更只有红旗一个,没第二人竞争。

因此超过3000人的大陆省部级以上的公务车以后估计基本为红旗垄断,副省部级以下的众多厅局级领导的用车标准,现在来看,可能规定排量不超过2.0L、价格不超过25万元。这一定位与一汽5月底推出的红旗H7的价格不相上下,而国内另一自主品牌上汽荣威950最高配市场价也不过20万元,细分公务车市场,红旗竞争优势十分明显。

2012年4月,中国一汽集团适时推出“复兴红旗”计划,据称已投入52亿元用于研发。一汽随后向外界推介自主研发的首款C级三厢式高级轿车红旗H7。当年7月,红旗H7系列正式下线,其意指非常明显,就是瞄准大陆官车市场,定位于领导干部公务用车。

其后一汽公关加快了政府公关动作。在H7下线前后,一汽与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在北戴河联合举办中央国家机关红旗系列轿车品鉴会,全国政协、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审计署等60多个部门的150多位领导和嘉宾参加,一汽集团总经理许宪平亲自致辞。

相对于其他汽车生产商,被誉为“共和国长子”的中国一汽在与政府间的沟通交往方面具有某种天然优势,这次高调复出试步于高端官车市场,首度推出的两款红旗H7和L系列车型即得到了大陆政府的良好呼应。在品鉴会后,国管局向一汽集团订购了10多辆红旗轿车,一汽所在的吉林省政府机关事务局也随即出手,于今年2月订购了13辆轿车。目前大陆有十余个省市自治区及直辖市,以及中央众多部委已经大批量采购红旗H7轿车。

今年4月,浙江省政府机关事务局订购了几辆红旗轿车配发给新到任的一位省级领导,该局一位项姓官员对本刊记者表示,订购红旗H7,上面并没有硬性要求,省一级政府购买自主品牌车,符合中央提倡的精神。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董扬向《凤凰周刊》记者透露,很多领导人都在准备换红旗,但这得有一个过程,比如说领导本身没车,或者该换车了,可以用红旗,“他不能把自己正好好用的车不要了,改用红旗。”

对于红旗H7跻身于省部级干部公务用车,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丕杰向媒体表示:“这说明红旗H7的高品质已经赢得了公务车市场的信赖和认可,这是整个自主品牌的骄傲。”

私车市场仍待考验

“公车采购在同等质量下,作出倾向于自主品牌汽车的选择,这是未来公务车采购的大趋势。”大陆汽车业内专家指出,政府采购以自主品牌为主是国际惯例,每个国家有相应的扶持自主发展的政策,也很正常,如上世纪80年代韩国对现代汽车产业的垄断性保护,使得现代汽车很快成为真正的国民轿车。

“我印象当中,只要有正规汽车生产的国家,领导人基本上都是用自己的车。如美德日韩等。”董扬觉得,中国过去对合资汽车品牌的“所得税两免三减半”那一套,是世界上最好的政策。相反,大陆对自己品牌的汽车,“除了现在领导人亲自坐坐的示范效应以外”,几乎没有特殊的产业照顾。

就大陆市场来说,虽然公务车市场在整个汽车市场中仅占到2%,但是采购自主品牌却对整个私车市场有着很大的示范作用,因此大陆的自主品牌厂家纷纷深耕公务车市场。

完整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2226.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