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礼遇:国礼产业悄然升温

image            

2013年3月25日,中国第一夫人彭丽媛出访坦桑尼亚期间, 向基奎特总统夫人Salma Kwete赠送了三样礼品:百雀羚、蜀绣与阮仕珍珠项链。

美国当地时间6月8日中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中美元首第二场会晤,会晤开始前,奥巴马将一把加州红杉木制作的长椅赠送给习近平。

作为一个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用于对外交往的礼品,国礼反映一个国家的综合发展水平和人文内涵。各国在国礼的选择上既注重本国民族传统和文化特征,又寓有特别的历史和现实象征意义。

随着国际上交往礼仪逐渐趋于简化,各国国礼更推崇便携和实用。习近平就任中国国家主席以来两次出访,在国礼的选择上有了新的变化——从价值连城的名家画作、名贵瓷器,到百货商场就有售的民生用品,国礼也从庙堂重器进入寻常人家,催生了相关的国礼产业。

国礼促销,品牌升级

“中国大衣可以在俄罗斯御寒了!我骄傲!中国香香抹白非洲人民脸蛋儿了!我骄傲!中国澳贝到特多开发小孩大脑了!我骄傲!”澳贝婴幼玩具的一条微博近日走红网络,短短两天内被转发超过5.4万千次。  

今年3月,第一夫人彭丽媛随习近平出访非洲,在参观坦桑尼亚“妇女与发展基金会”时,向基奎特总统夫人赠送阮仕珍珠和百雀羚护肤礼盒,让这些传统品牌意外火了一把。今年“六一”国际儿童节,彭丽媛参观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智障儿童协会,赠送给孩子们几款国产玩具,使得中国玩具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本土品牌——澳贝,以国礼身份亮相海外。

“我是看到朋友发的微信,才去看的新闻;然后我们才去查,确实是我们的产品。”回忆起六一儿童节当日的情形,澳贝玩具品牌总监陈绿梅难抑激动。

澳贝玩具迄今在海外市场份额还很弱。陈不失时机地在官网上打出大幅宣传页:“澳贝玩具,国母精选的国礼!”希望借助这次“第一夫人的春风,澳贝能大步走出国门”。厂家同时在多家专卖店推出“买国货,送好礼”特别活动,对彭丽媛探访特多儿童智障中心时所送的三款产品:好问爬行小蟹、精灵金猪及亲子袋鼠进行6.1折“国礼价”促销。

不同于历年来国礼采购所必需经历的外交部和当地政府的层层沟通,对企业以及对产品的严格审查筛选,此次澳贝玩具被选为国礼,更像是一次随机的采购。澳贝玩具的母公司奥飞动漫董秘郑宇东称,他本人也在周日晚间看央视新闻才得知这一消息。

借助“国母春风”的还有浙江阮仕珍珠,阮仕珍珠在2011年已成为国家礼宾局选购外事礼品的合作伙伴。彭丽媛此次向坦桑尼亚总统夫人赠送了阮仕珍珠礼盒后,与珍珠相关的上市行业连续三日股价逆市拉升。

同样作为国礼在坦桑尼亚被送出的老牌国货“百雀羚”也借第一夫人之手加速产业升级,复兴国货老牌。百雀羚推出的礼盒装产品,在百货商店和天猫商城被消费者疯抢,被认为有可能改变以往的中低端定位的产品形象,逐渐晋升到高端护肤品行列。

龙井茶国礼产业链

上世纪50年代以来,龙井茶、阿胶、茅台酒、中华烟逐渐成为中共领导人的四大国礼。1972年,尼克松总统首次访华到杭州,中国政府送给尼克松的茶叶即来自杭州西湖区龙井村(当时称龙井大队),属于特供的礼品茶。

杭州坊间流传着一个有趣的段子:周恩来用龙井茶招待尼克松,尼克松非常喜欢,开口要1000斤带回去。当时是2月,龙井茶要到4月份左右才能采摘,一时没有茶叶怎么办?周恩来马上吩咐下去,赶紧去摘茶叶,能摘多少摘多少!

当时的西湖人民公社(即现在的西湖街道)南山大队承接了“供应龙井春前茶”的艰巨任务。全大队悉数出动,从南山一带一直摘到九溪和梅家坞,一共才采摘了一斤三两的极品龙井茶,并马上炒制出来。尼克松拿到这些茶叶时,觉得才这么点,中国人太小气了。

“事实上,当年龙井茶种植面积也不多,这已经是能采到的所有产量了。”时任龙井大队生产队长的老茶农戚国伟说,送给尼克松的茶叶是在1971年4月从狮峰山摘的,那是龙井茶最好的产地。

龙井茶是在上世纪50年代经毛泽东主席决定,正式成为对外交流的国家礼品茶。当时是计划经济时代,龙井茶每年作为特供礼品,由龙井村统一采摘、炒制并加工,经西湖供销社代办收购,交给浙江省警卫局保管,再由专人乘机送京。

“作为中央每年向地方下达内部文件的国礼龙井茶叶,采购数量逐年递增,从上世纪80年代的几百斤,增长到今年大约1000多斤。”戚国伟现在已是杭州西湖龙井茶叶公司负责人,因为常去中南海,里面的警卫看到他,就知道“浙江的老戚又来了!”

专门作为国礼的“贡”牌西湖龙井大约从6000亩茶园中选取,择优选出“贡品”用做国礼。因了国礼的声名,现在仅西湖龙井茶原产地保护区就有1.674万亩,年产西湖龙井茶800多吨,总产值超过1亿元。以此为龙头,发展出来一条红红火火的西湖龙井茶产业链,成为一段神奇的产业传奇。

从1986年开始,每年五六月份,戚国伟都会带着上好的茶叶上京“进贡”。与戚常年对接的是中央警卫局的领导,戚今年进京照例送去1000来斤顶级的龙井,与他一道押货上机的还有浙江省警卫局的领导。

戚国伟的龙井茶先后送了从邓小平以来的中共历任领导人作为国礼贡品。在他公司的荣誉室,高挂着不同年龄段的戚国伟与中共多位领导人卫士长的合影。最近一次与胡锦涛卫士长曹清合影大约在2009年,戚记得,送完茶叶后,卫士长还例行陪同他们这批送国礼的各地企业家吃了饭,并一起合影。中央警卫局的人还特地关照他,这些合影照片不能外传,也不能用于企业宣传。

国礼企业的特殊礼遇

有媒体报道,国礼订制和监理由外交部礼宾司专人负责,而实际上,中央警卫局、国务院行政司等机构都会直接与企业联络国礼采购事宜。

中国著名的工艺美术大师、国家非遗传承人毛正聪便经常接国务院行政司要青瓷礼品的电话。“他们需要的时候跟我们联系,我就做一批,做一次他们可以用很长时间。”毛正聪说,国务院办公厅行政司会不定期来找他订制瓷器,指定数量后,国务院艺术顾问会来和他一起商量方案,“怎么设计,什么式样,都要一一研究,成品要几个月才能出来。”

在毛正聪的众多作品中,最负盛名的是玉壶春瓶,共有两件,由胡锦涛主席于2008年分别赠送给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

在大陆众多大大小小的国礼制作者和供应商看来,自己的产品能有机会当做国礼,是一种政治荣誉。无论是在品质上,还是价格上,传统国礼企业都为政府开启了区别于市场的特殊通道。而被选用为国礼,无形中也给企业和产品作了最好的宣传。1995年10月,为庆贺联合国50华诞,中共领导人江泽民主席向联合国赠送了一尊青铜制世纪宝鼎,其铸造者上海嘉丰特艺公司很快受到业界关注。其后,上海嘉丰特艺公司成为中央政府国礼青铜器指定生产商之一,在上海、北京、天津、重庆等地制作了几十尊青铜大鼎。

在政府的采购过程中,企业也常以低于市场数倍的“特供价格”出售国礼产品。陶艺大师陈坛根曾在2003年为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烧制瓷器,他对媒体回忆道:“当时我们给他的价格不是很贵,大概两三千块钱吧!现在我们的作品都要卖到五六万、十几万了。”

那些手艺精巧的工匠们制作的精品国礼送到北京,获得领导人的青睐后,他们亦会获得不菲的回报。对获得国家称号并经常为国务院提供国礼的制剑大师、制瓷大师,政府奖励金额有时高达80万元。

现时的国礼包罗万象,除依照惯例对外统一采购,还会根据需要随机购买,体现了对中国品牌的自信,而国礼在新时期除了传播国粹、展示大国文化底蕴以外,还肩负起了鼓励国内创新和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功能。

地方政府则对青瓷、漆器、象牙雕刻、阿胶等传统国礼产业,在用地税收等方面大力扶持。如传统国礼青瓷、龙泉宝剑产地的浙江龙泉市,其龙泉青瓷文化创意基地是2008年浙江省十大文化重点项目之一,总用地约43.7公顷,包括青瓷博物馆、青瓷大师园区、国际陶艺村等几个园区。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224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