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日本人眼中的“反日”行动

image

2012年在中国各地经历了反日大游行的108名日本人最近在日本集体出版了一本书——《在华108个日本人:即便如此我们仍在中国居住的理由》。该书描写了日本媒体报道的“反日”与他们在中国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之间存在的巨大差异。  

在多部大陆国产抗日剧中扮演过日本鬼子的演员矢野浩二虽然“死”过多次,但是他仍然感激充满人情味、真挚待他的各个剧组。

日本永旺集团旗下青岛永旺黄岛店的室长小野宏志,见证了该超市在去年的反日游行中险些被毁于一旦,但是对中国员工团结一心、复兴超市的行动感动不已。

生活在北京胡同中的自由撰稿人多田麻美,为去年反日游行时期还有人敢冒着“生命危险”,在三轮车上大音量流放《北国之春》而感到慰藉。 

这些真实的经历均收录于8月29日日本发行的新书——《在华108个日本人:即便如此我们仍然旅居中国的理由》(下称《理由》)中。

自去年9月日本政府购买钓鱼岛、激起中国民间反弹后,日本出版界关于中国的图书一度以批判论调为主:作家青木直人在畅销书籍《在华日企的悲惨现实》中高呼“日本在华企业应迅速撤离中国市场”;惠隆之介在《中国夺取冲绳之日》中分析中国的“险恶用心”,认为一系列的反日措施都是中国好战分子的阴谋。

相比之下,《理由》一书透露出浓厚的“亲华味”,清一色是在华日本人“为中国辩解”的言辞。该书责任编辑、《读卖新闻》中国分局局长加藤隆则向《凤凰周刊》记者表示,这本书是为了配合去年9月中国大规模反日游行一周年而策划,希望纠正日本人一年前留下的关于中国的极端负面印象。

“抱怨100次不行动等于零”

这一年来,日本对华印象可总结为“3K”——“恐怖”、“危险”和“肮脏”(三个词在日语发音的首字母都是K):游行示威打砸带来的“恐怖感”、海上军事“挑衅”带来的“危险感”以及北京空气污染导致的“肮脏感”。不久前由《中国日报》和日本言论NPO共同实施的“中日关系舆论调查”显示,约有93%的受访日本人对中国没好印象,90%的中国人讨厌日本人,皆创史上新低。

“如果中国是让日本人如此感到不快之地,就无法解释为何现在仍有14万日本人长居中国,是美国之外最大的海外日本人聚集地。即便反日事件后在华日本人的数量也没有明显改变。”加藤表示。

让日本民众印象深刻的是,去年很多在华日企受到反日“暴民”的破坏,却极少人知晓其中许多商店在短时间内重新振作了起来。比如在青岛的永旺黄岛店,去年11月24日复原的第一天就打破了自2005年开业以来的单日最高销售额纪录。日本《每日新闻》9月12日公布的一份对116家日本大型企业的调查显示,有近九成日企仍将维持或扩大在华投资。

起初,加藤隆则只是希望《读卖新闻》的记者能去了解那些受害企业走向复兴的过程,但是由于途中遇到太多感人的故事,便萌生收录它们的想法。

今年3月的一个夜晚,加藤在北京一家居酒屋中与作家原口纯子聊天时提出该设想,随后两人一拍即合,还拉上身在上海的日本友人须藤美香帮忙。“在日本,其实有不少人抱怨这一年来对华报道中的负面倾向,但是抱怨100次而不行动就等于零。既然抱怨就赶紧行动!”加藤一顿一挫地蹦出这句中文。不过行动的过程没有想象中简单,朋友须藤甚至调侃他,是否在本职工作上玩忽职守。

《理由》一书从中国18个城市中收录了108位在华日本人的心声,所涉及面从企业驻华职员、建筑师、演员,到医生、主妇和寿司料理人,从20岁的大学生跨越到70岁的退休日语教师。加藤等人通过私人渠道直接向这些人约稿,但书中所涉及之人都表示不收报酬。“虽然每个人的感想只是一个点,但是许多点连在一起就成为一个具有说服力的形象。”加藤说。

该书发售后颇受好评,被外界称为“还原了现实生活中生动的中国人,不再是过去刻板的脸谱”,并迅速登上日本亚马逊“外交和国际关系类别”榜首。目前已经加印第3次,预计最终能够过万。而1万册的销量是日本成功书籍的分水岭。

虽然《理由》一书在市场上获得成功,但是加藤在接受采访时若有所思地说:“这只是我计划的第一步。”

“以善恶二元论评价事物”造成恶果

9月10日,在北京川办餐厅的包厢中,来自中日两国的数十位媒体人觥筹交错中交换着名片。这一天,来自日本《读卖新闻》《朝日新闻》《产经新闻》、朝日电视台、NHK等媒体在华负责人集聚一堂,为了庆祝他们“合作产物”的面世,即加藤第二步行动的成果——《超越日中对立的传播能力》(下称《超越》)。

日本非营利组织“言论”在2012年进行的日中共同舆论调查显示,对华印象形成的来源还是传统媒体,占96.3%,报纸和电视对日本人的中国观发挥主要影响力。一年以来日本民众对媒体对华报道提出诸多批评,最典型的莫过于“报纸和电视虽然没有说谎,但是在选择报道时具有倾向性,无法从多个角度为读者提供信息”。

“批评者也会质疑我们这些驻华记者,认为为何我们设身处地后,还是只作出偏颇的新闻。”加藤表示,《超越》一书就是对这一问题作出的回应。今年6月,加藤向一周前才初次见面的日本侨报社社长段跃中发了一封邮件,提出《超越》一书的策划案,并表示“应该努力解开日本人对驻华媒体人的误解,此外,如果我们有需要反省的地方也能借此进行讨论”。段跃中对此积极予以支持。最终段跃中作为该书编者,加藤则在幕后活络关系,并邀请日本各大媒体在华高层、前驻华资深媒体人等一同参与此书的写作工作。最终,《超越》一书只用了1个月就制作完成。

其实日本媒体同行跨企业合著并非易事,除了媒体本身派别不同,况且还是各个大媒体在华的最高责任人。相比纸媒,电视媒体受到公司的规章制约更大,但是这次包括NHK、朝日电视台以及TBS的中国方面负责人皆“挺身而出”。对此,加藤感慨道:“这也证明,各大媒体在华高层早有强烈的意愿回应日本社会的质疑。”

9月3日,在《理由》一书上市5天后,《超越》一书摆上日本各大书店的书架。加藤表示,《超越》是《理由》的互动篇,用普通人和专业人士不同的视角来向日本社会阐述中国。不过目前《超越》一书还没有呈现出《理由》一般的阅读热潮,毕竟相比之下媒体人的解读更加严肃与晦涩。

《每日新闻》前中国总局局长成泽建一回顾去年反日事件时,坦言在西安面对阿倍仲麻吕和李白像被暴徒玷污时也苦恼过,是否应该报道这则会加强日本人“厌中”情绪的新闻,最终他还是选择报道,认为这不仅是为了让日本人知道,也是为了让中国人了解这一事实。《产经新闻》前中国总局局长山本则直言,媒体报道是为了突出矛盾以解决问题,仅仅像“咒文”一般高呼“中日友好”则毫无意义。《朝日新闻》中国总局局长坂尻信义坦言,中国朋友建议他多报道正面新闻起到“中和”作用,因为海外媒体已经报道了太多负面新闻。但是他强调称,“读者应该明白,‘中国’和‘中国人’是两个不同命题,而《朝日新闻》是为了报道中国。”

在审视自身对话报道的同时,这些资深媒体人实际上也想表达——不能将民众头脑中刻板印象的责任全部归咎于媒体,读者以及观众本身也应该负有部分责任。

TBS电视台北京总局局长井上洋一对此感到无奈,因为民众只会选择记忆“激动的瞬间”“华丽的状况”“具有气势的版面”或者“拥有震撼力的画面效果”。去年TBS在播报反日游行时,记者也报道过“街上整体很安宁”,但是最终电视机前的观众只记得打砸的画面。

日本网站NNA前中国综合版面主编江上志朗直言,在出版市场,日本国民也更希望看到关于中国的负面消息。因而,这也使得仅仅这一年来就有《中国正在走向终结》《自灭的中国》《中国泡沫崩溃已经开始》等书籍上架。

对此,共同社前中国特派员盐泽英一引用神户女子学院大学名誉教授内田树的评论总结道:“媒体为了浅显易懂的报道而将复杂的事物简单化,而且具有以善恶二元论评价事物的特点。与此同时,这种‘媒体的不堪’与‘民众智识的不堪’相结合才导致日本社会当下获取信息偏颇的恶果。”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247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