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城市管网隐患调查

“谁都在管,谁都不管”是目前中国城市地下管线管理的现状,与地下管线管理混乱相比,更难解的是规划——与其说化工包围城市,不如说“迅速长大”的城市围剿化工。

本可避免的灾难

“我们有理由拷问并质疑,中国还有多少形式主义的‘安全检查’!是不是在全国展开一次针对大检查结果的‘再检查’呢?”

“为什么会发生泄漏?为什么不疏散群众?为什么引起爆炸?……”夺命五十余人的“11·22”中石化东黄输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过去三天后,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连发十五问。

迄今,事故已经过去一周,国务院事故调查组仍在硝烟散去的灾难现场为这些问题求解。而究竟是哪条原油管线泄漏、第一爆燃点在什么位置,仍未盖棺论定。

官方可以确定的是,这起“十分严重的责任事故”暴露出的突出问题有三:输油管道与城市排水管网规划布置不合理;安全生产责任不落实,对输油管道疏于管理;泄漏后的应急处置不当。

爆炸发生后,官方一度称涉事管道为2013年8月才投用的黄潍管道。但随后中石化官方改称,原油泄漏并爆燃的是东黄复线管道,油气由该管道泄漏至排水暗渠,并在排水暗渠发生爆炸。

2013年11月27日下午,据青岛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青岛发布”的消息,“11·22”中石化东黄输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处置现场指挥部决定,东黄输油管道黄岛泄漏段线永久停用。

公开资料显示,东黄复线起自东营胜利油田,途经寿光、潍坊、高密等市县,终到黄岛油库,已运行27年。

这条输油管道的隐患早已显现。1986年,当东黄复线建成投产之时,其所在地是被称作“黄岛的西伯利亚”的荒凉郊区,而二十余年后,这里成了建筑林立、人口密集的繁华城区。

“管道陆续被占压,导致无法抢维修,即使一些没有占压的建筑物也离管道较近,无法进行管道防腐层大修,存在一些安全隐患。”2011年9月,中石化决定对东黄复线等三条输油管道的占压线路搬迁,彼时的环评公告如是说。

然而,两年过去,这个“该公司历史上最大的改线工程”没了下文。南方周末记者从承担该工程环评的山东省环境保护科学研究设计院获悉,该工程虽然发布过两次环评公告,但针对的只是该线路的高密段,迄今为止,不仅该区段的环评报告尚未编写完毕,黄岛段的环评甚至还未提上议事日程。

一位曾就职于中石化的高管称,改线动议迟迟未能落地,原因不外乎两点:一是资金问题,类似改线花费在几亿甚至十几亿元;二是新的路线选择存在困难。

即便如此,若是日常监管到位,灾难或许同样可以避免。公开资料显示,就在2013年的6月,青岛市还启动了“不留死角、不留盲区”的全市管道隐患大检查,并在2013年9月的山东省油区和管道保护工作会议上做了典型交流发言,“按照‘先易后难’、‘先急后缓’的原则,三年来圆满完成三十余处安全隐患较大的违法占压的清理整治。”

中石化亦在2013年10月刚刚完成了“规模史无前例”的全国性安检,“查出问题8091个”,东黄复线的隐患是否在列、是否上报或整改不得而知。

在中国灾害防御协会副秘书长金磊看来,大检查之后即出事正是可怕并要问责,“我们有理由拷问并质疑,中国还有多少形式主义的‘安全检查’!是不是在全国展开一次针对大检查结果的‘再检查’呢?”

管道“老龄化”

2010年时,中国的长输油气干线管道已破八万公里,其中,服役时间超过20年的约60%,东部管网服役运行已30多年。

“11·22”事故发生的当天,青岛市政府即发紧急通知,立即开展以输油管线为重点的新一轮安全生产大检查。以此为鉴,一场全国范围的隐患整改也随之启动,国家能源局要求,“不打折扣、不留死角、不走过场,务必见到成效”。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一位油气储运专家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管道事故频发,内因是老旧管线的腐蚀,外因是第三方破坏。

在石化业界看来,管道自投产到使用寿命终结遵循“浴盆曲线”:投产初期,管道在设计、施工、管材等诸方面的不足逐一暴露出来,事故率较高,经历35到40年的事故平稳期后,又因腐蚀破损等原因步入事故率较高的老龄期。

中国油气管道正处于事故多发期的浴盆两端。据中石油管道公司管道完整性管理中心主任冯庆善称,2010年时,中国的长输油气干线管道已破八万公里,其中,服役时间超过20年的约60%,东部管网服役运行已30多年。而目前我国油气管道总里程已逾十万公里,仅仅三年间,新增两万公里。

绵延十万公里的“地下长城”,由于受油气腐蚀、材料缺陷等影响,独善其身尚且不易,更何况外部隐患重重?

打孔盗油者有之。中石化的统计数据显示,2002-2009年间,中石化共遭受油气管道打孔盗油近两万次,累计泄漏油4.7万吨。2003年“12·19”兰成渝输油管道打孔盗油案中,喷发的油柱高达四十余米,导致宝成铁路停运六小时。

擅自施工者有之。以此次出事的东黄复线为例,2010年5月,一挖掘机为填埋建筑垃圾,擅自在一处管道上方开挖,致使管道破裂,喷出数十米高油柱,漏油逾两百吨。2009年,兰郑长成品油管道渭南支线也因第三方施工破坏发生泄漏,并演变为跨省污染。

违章占压者更不鲜见。仍是东黄输油管道,2010年3月,该线路广饶段上一座约70万立方米的垃圾山失火,被垃圾山占压的管道渗油,输油被迫停止,造成齐鲁石化原油供应中断。2007年,山东省安监局统计显示,全省输油气管道占压点约4300处,占压长度260公里,“有的已形成重大安全隐患,极易造成重特大安全事故”。

圈进来的“炸弹”

“有的楼房离管道距离甚至不足5米。”已突破《石油天然气管道保护法》所定的“管道线路中心两侧五米内不得建房”的极限值。

油气管道爆炸本身就危险重重。1989年苏联乌拉尔山隧道附近的输气管道爆炸,导致两列火车被烧毁,其中约800人死亡,是迄今为止损失最为惨重的油气管道事故。

但就此次青岛事故而言,爆炸的并非输油管道本身,而是含有泄漏油气的排水暗渠。“国务院的调查组也承认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青岛市政府副秘书长郭继山说。

全球范围来看,这却并非孤例。“1992年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大爆炸”即与青岛事故如出一辙。墨西哥国营炼油厂的汽油,因管路腐蚀导致燃油往下水道泄漏,随后遇火爆炸。在四小时内,市中心安那可地区的下水道发生连爆,摧毁了八公里的街道路面,死亡逾两百人。

根据《输油管道工程设计规范》规定,“埋地输油管道同其他用途的管道同沟敷设,应根据施工和维修的需要确定,其最小净距不应小于0.5米。”这是涉及输油管道的相关法规及行业标准中所能查到的唯一规定。

一位中石化内部人士却称,东黄复线从暗渠中横穿,“平时被污水包裹,没有修建任何隔离措施。”至于交会点处的市政管网与油气管网的管道壁厚、承压指标等技术参数均未有规定。

就黄岛而言,排水暗渠穿越输油管道迫不得已。“先来的”东黄复线几乎处于黄岛最北端,且东西横贯,而黄岛地势南高北低,“后到的”排水管线由南向北,势必穿越东西向的输油管道自地势最低的北端入海。

事实上,这也是当下中国多地的规划困境——与其说化工包围城市,不如说“迅速长大”的城市围剿化工。

以东黄老线为例,中石化管道储运分公司曾在2011年9月对媒体表示,黄岛开发区不断扩建已将东黄老线圈进约16公里;高密市城区扩建已将东黄老线圈进15公里,“有的楼房离管道距离甚至不足5米。”已突破《石油天然气管道保护法》所定的“管道线路中心两侧五米内不得建房”的极限值。

在石化重镇黄岛,圈进来的石化设施不惟一条输油管道。一位中咨公司专家称,早在黄岛开发区刚设立的时候,青岛大炼油项目已经确定选址于此,但因炼油项目论证的时间长了点,本应为石化区的地盘上出现了居民区。

黄岛困局只是当下中国城市围剿化工的缩影。厦门PX事件的起因,只不过是海沧业主们不堪家门口的化工污染之痛。其实,早在楼盘立起之前,这片原本就规划为海沧台商投资区石化专区的土地上,就已经入驻了涤纶化纤、热电厂等重污染企业。然而,在《厦门市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中,海沧南部又被定位为“城市次中心”,具有综合性分区配套服务中心职能。城市化的触角开始伸向原本不应住人的化工区。

如是一幕,亦出现于南京、上海、安庆多地。

“谁都在管,谁都不管”

据记者调查,国务院调查组到来后,才把双方请到一起,双方的图纸拼在一块,青岛市黄岛区才第一次掌握所辖区域内所有管道与管网的分布。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一位油气储运专家表示,单就解决油气管道本身的安全隐患,目前技术上已经不是问题。

针对管道泄漏检测,陆续有超声波输油管道泄漏检测技术、分布式光纤传感技术等技术。近年来,被称作“无事故哲学”的“管道完整性管理”也陆续在一些管输企业推行,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该管理体系曾确保兰成渝管道能够24小时恢复输油。

第三方破坏也有巡线制度的保障。从立法的层面看,2010年10月1日起实施的《石油天然气管道保护法》亦开始为油气管道安全保驾护航。

只是,与长输油气管道相比,如东黄复线般交织于城市中心区的油气管线应如何与其他市政管线安全相处仍是问题。“黄岛管线情况非常复杂,至少铺设了11条各类管线。”青岛市政府副秘书长郭继山说。

在中国城市规划协会地下管线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刘会忠看来,地下管线监管是当下城市发展的“短腿”。管线的规划归规划局管,建设开工归建设局管,建设中挖掘城市道路的行政许可由市政部门管,管线的工程档案则归城建档案管理部门管。“‘谁都在管,谁都不管’是目前城市地下管线管理的现状。”

在黄岛,由于分头管理,输油管道、市政管网的管理部门平时少有沟通。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国务院调查组到来后,才把双方请到一起,双方的图纸拼在一块,青岛市黄岛区才第一次掌握所辖区域内所有管道与管网的分布。

“假如青岛市有一个地下管线联盟,有什么问题及时通气,这次事故也许就可以避免。”刘会忠说。

多头管理之外,各类管线的标准规范亦互相打架。刘会忠介绍,有些城市,其城市道路规划建设的宽度可能小于各类管线统一建设所需要的距离,如果安排所有的管线建设,必然的结果是各类管线之间的安全距离违反各自的标准规范,“这种情况在原有城市道路改造中各类地下管线入地时表现得十分突出。”

除此之外,规划界对加强地下管线立法、建立地下管线综合管理机构、建立地下管线综合信息管理系统实现信息共享等亦呼吁多年,但效果不彰。

与地下管线的错综复杂相比,更难解的是规划乱象。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高级工程师白雪松曾对南方周末记者如是描述当下中国城市围剿化工的矛盾图景:原来只是一个石化厂,现在周边成了居民区,“搬居民区,不现实;搬厂,已经投资了几十甚至上百亿,也不现实。”

作者/彭利国 胡剑龙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2562.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