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如何“混合所有制”改革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新一轮国企改革方针,混合所有制备受关注。

据一位不愿具名的国资委官员透露,已经有中央企业主动找到国资委,准备参与混合所有制试点,“但国资委在一些细节操作上还有待统一,因此具体试点企业尚未确定”。

产权,继续成为国企改革风暴眼,这事实上是贯穿三十余年国企改革的关键线索。

混合所有制并不是一个新提法。早在中共十五大,这一名词就已进入官方文件。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更是对混合所有制经济有了明确阐述,强调要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使“股份制成为公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2012年国资委出台的国企改制文件中更明确提出“积极引入民间投资参与国有企业改制重组,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

不过,需要厘清的一点是,并非所有国企都将成为混合所有制企业。

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在出席国新办发布会时,将什么类型的国企可以混合到什么程度,做了细致分类:第一,涉及国家安全的少数国有企业和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可以采用国有独资的形式。第二,涉及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的国有企业,可以保持国有绝对控股。第三,涉及支柱产业、高新技术产业等行业的重要国有企业,可以保持国有相对控股。第四,国有资本不需要控制、可以由社会资本控股的国有企业,可以采取国有参股的形式,或者是可以全部退出。

在当天的发布会上,有记者提了一个具象的问题:什么时候我们能看到出现这样一家企业,它是国有资本退出,由社会资本来控股的?

黄淑和并未直接回答这个时间表问题,而是称,有一些已经在退出了。据黄提供的数字,目前央企及其子企业引入非公资本形成混合所有制企业,已经占到总企业户数的52%。截至2012年底,央企及其子企业控股的上市公司总共是378家,上市公司中非国有股权的比例已经超过53%。地方国企控股的上市公司681户,非国有股权的比例已经超过60%。

不过,上述不愿具名的官员透露的数据,目前中央国有企业在重要行业和领域的占有率依然在80%以上。

民资的机会

这样的方向,意味着在一些行业中,国有企业的根本原则是做大做强。但在竞争性领域,目前的改革方案以“混合产权”的方式,给予了民营企业机会——民间投资主体可以通过出资入股、收购股权、认购可转债、融资租赁等多种形式参与国企改制重组。

目前文件明确给出的民企和社会资本参与国企分羹的办法,以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出台的第一个地方方案——上海“20条”为例,主要有以下方式:

一是民间投资主体之间或者民间投资主体与国企之间可以共同设立股权投资基金,参与国企改制重组,共同投资战略性新兴产业,开展境外投资。

此外,文件要求国企改制上市或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增发股票时,应当积极引入民间投资。国有股东通过公开征集方式或通过大宗交易方式转让所持上市公司股权时,不得单独对民间投资主体设置附加条件。

“关键是如何提高民营资本的份额及话语权。”北京师范大学公司治理与企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国企研究者高明华对南方周末记者称,而不是像过去那样,民营资本参与了国企改组,却被国资完全控制,最终失去参与的动力。“这是三十多年国企改革被忽视的部分。”

高明华认为,在短期内民营资本难以成为大股东的情况下,必须通过像累积投票这样的制度形式,保证民营资本的话语权。

MBO会不会重来

另一个混合所有制的题中之义则是“员工持股”。

员工持股的产权形式,早在1980年代末就已在国企改制中出现,并在后来掀起过一场全民大讨论,随后实际上被叫停。

被叫停的原因,一方面是有的企业出现持股平均化和强制性的问题。以平均摊派要求企业所有员工出资入股,如果员工不购买职工股就意味着自动下岗。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则在于,员工持股制度变相成为福利输送渠道。

上述官员认为,国企前30年的改革比较好地解决了国家和企业的关系,但企业和员工的关系还没有更好地解决。十八届三中全会重提员工持股,实际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而一位接近国资委的人士则透露,员工持股写进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据说是参考了华为的员工持股计划。

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也在国新办发布会透露,就允许混合所有制经济中实行企业员工持股的问题,国资委正在研究制定具体实施办法。

“它的实现形式又是复杂的,”上述不愿具名的国资委官员称,“这几天我们内部正在研究它的实现形式,整个中央企业几万家,二级企业几千家,从哪个层面开始做?员工持股的范围、比例、退出,怎么弄?”据其称,国资委研究员工持股的案例发现,一些国企甚至出现退下来的老同志和高干持股,现有的人为这些人打工的现象,“这就有一个怎么退出的问题,毕竟要鼓励的是现在的人的积极性”。

对于员工持股,社会上也尚存争议,学者高明华认为需要适度,因为容易出现矛盾。更关键的问题在于,国有资产的最终所有者是公众、全民,让员工持股,尤其是无偿向员工增股,显然是侵害了其他公众利益。

至于国企改制中曾经掀起过巨大风暴的MBO和由此带来的国资流失问题,则更是纠结至今的平衡难题。著名的“郎顾之争”由此而起,至今仍未能结束。

上海的国企改革20条中特别提到,国企在改制重组中引入民间投资时,应当通过产权市场、媒体和互联网广泛发布拟引入民间投资项目的相关信息。国有产权转让时,除国家相关规定允许协议转让者外,均应当进入由省级以上国资监管机构选择确认的产权市场公开竞价转让。

市委书记韩正更是在上海市深化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工作会议上强调,要把握好发展混合所有制的本质。“我们发展混合所有制,不是简单地把国有企业一卖了之,更不是照搬照抄其他模式,而是要从实际出发推动改革。”

虽然承认运作不规范的可能性存在,但高明华对此持乐观态度,“不要简单把出售国有资产说成是私有化,民营资本进入国有企业是花钱进入的。”只要通过规范的市场运作,就不会存在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关键是透明和规范,不要有人为的暗箱操作。

作者/刘薇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2626.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