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坎:3年前的抗议换来的"民主"

中国乌坎——在对官员腐败作出十分公开的抗议、然后进行了显然是未受束缚的民主选举之后,居住在中国南方这个村子里的人们,周一冒着暴雨再次投票,然而人们的担忧也在增长,他们担心共产党正在收回对当地政府的控制权。

乌坎是广东省一个有1.5万人口的小渔村,2011年12月,该村村民走上街头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赶走了被他们指控从事非法房地产交易的地方党政官员,并与武装安全部队对峙达11天之久。村民的抗议活动受到国际媒体的关注,后来,来自广东省省会的共产党高级官员同意允许村民自由选举,并许诺调查抗议所针对的土地交易问题,使对峙以和平方式结束。

2012年3月,该村居民投票把许多抗议领导人选为官员,这一结果给人们带来一线希望,无论希望是多么地渺茫,那就是,基层民主的所谓乌坎模式,或许是这个一党专政国家中一种政治改革的开始。

但是,当村民们周一来到戒备森严的一个校园,开始选举新一届的由7人组成的村委会时,许多投票者说,他们对上次选举成就的看法已经改变,认为那是结束地方治理的开始。

“这次人们的热情大为减少,”今年62岁的王锦珍(音译)说,她刚把自己的选票塞进一个锁着的金属盒子。“我们仍然没有拿回我们的土地。市政府和镇政府都很腐败,他们不想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共产党消弱乌坎来之不易的政治独立的最近作法,增强了这种广泛的失望情绪。村民说,上月初,乌坎村所属的东海镇上级政府把一个曾被赶下台的官员任命为乌坎村党支部的下届副书记,还有4位他以前的同事将和他一起工作。

让村民感到尤为愤怒的是,就在周一选举的几周前,他们在2012年选出来的两位抗议领导人,杨色茂和洪锐潮,因涉嫌贿赂而被逮捕。杨色茂后来被保释,但洪锐潮仍继续被羁押。另一名抗议领导人今年已逃往美国,并在那里寻求政治庇护,理由是他也将会成为当局迫害的对象,因为他挑战了共产党的统治。

虽然中国政府曾在20世纪80年代出台基层选举,但共产党官员却经常通过指定谁能参加竞选、或通过操纵选举结果来维持权力。分析人士说,乌坎独立选举出来的领导人的缺点,不管是由于上级政府的控制让他们无能为力、还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失误,已经暴露出中国村级民主选举的局限性,以及试图扩大这种选举的风险。

35岁的司机蔡克州(音译)参加过2011年的抗议活动,他说。“政府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如果你敢说什么,他们就把你抓起来。就像大人打小孩那样。”

47岁的杨色茂打着一把红雨伞,站在一个写着“文明选举、公平竞争”的宣传标语下,他对自己被拘留有一个简单的解释:“我们不合作。”他曾希望能当选村委会主任。

对于腐败指控,杨色茂承认自己接收了2万元人民币,但他说,他立即就将这笔钱的一半捐给了当地的一所学校,并返还了剩下的钱。他不愿说是谁给了他那笔钱。虽然当局去年5月就第一次询问了杨色茂和洪锐潮有关受贿的指控,但决定逮捕他们是两周前的事,这引起人们怀疑,他们被逮捕是为了阻止他们再次出来竞选。

然而,让选民更担心的是,最初引发抗议的土地交易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这片6000多亩的农田归村民集体所有,被前任村党支部书记薛昌卖给了开发商,薛昌在被村民赶下台之前曾担任过30多年的党支部书记。他后来被判犯有腐败罪。虽然省政府曾许诺调查该土地交易,但只有一小部分土地,包括一个养猪场、一家旅馆和一些其他建筑,归还给了村民。

问题得不到解决令人沮丧,约400名村民去年4月再次走上街头抗议。只是在村长林祖銮与陆丰市负责管理乌坎的官员坐下来谈判之后,人们才停止了抗议。然而,曾为抗议领导人的林祖銮却成了公众不满的对象,一些村民说他与以前他曾挑战过的当局过于接近。37岁的理发师洪锐沁(音译)说,“我以前很崇拜林祖銮,现在不了。”洪锐沁的哥哥因涉嫌受贿仍被警方拘留。

周一晚,当地政府宣布林祖銮以5000多票再次当选,总共投出的票数为8000多张。选举将在周二继续进行,届时将对两名副村长和4名村委会委员进行投票。林祖銮当选后在自家的客厅里对记者说,“2012年人们是带着情绪和感情投票的。现在更成熟了。我们对民主有了更清楚的理解。”

土地纠纷是中国发生骚乱的一个主要原因。中国每年发生约9万起抗议活动或其他的民间骚乱,有三分之二的事件与地方政府征地有关,这些地方政府征用土地之后,转手卖给开发商,但几乎或根本不给土地原来的使用者以任何赔偿,据西雅图的美国农村发展研究所(Landesa Rural Development Institute)、北京的人民大学、以及密歇根州立大学(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在2011年进行的一次调研显示。

乌坎村很多村民曾希望,他们2年前取得的政治胜利,会让人们不必因土地问题而走上街头抗议。北京的世界与中国研究所创办人、选举问题专家李凡说,村民们极大地误读了中国的政治现实。他说,“虽然乌坎村民选出来的村委员会代表了人民的利益,但村委会在处理与上级政府、或有强大政治背景的国有企业的关系上,仍然没有任何权力。乌坎上次的选举很成功,但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即使这次选举也很成功,同样也不会解决任何问题。”

虽然村民对当选的领导层的表现不满,但最后还是大举出动对这个领导班子表示支持。当局的数据显示,周一的选民投票率超过90%。19岁的高中学生洪小庄(音译)说,“如果你不参加投票,市政府将任命以前那些腐败的官员。如果你投票的话,还有一线希望。”

作者/DAN LEVIN  翻译/张亮亮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2699.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