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海外追赃遇困境

因没有与大多数西方国家签订引渡条约,以及调查取证的困难,同时中国“没收财产”判决又不被外国承认,海外追赃一直困局难破。

与西方大多数国家未签订引渡条约

2014年1月1日施行的《国务院关于修改〈国际收支统计申报办法〉的决定》和去年年底中组部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工作的通知》两个文件,被海外舆论解读为中国开启“海外反腐”机制。

前者要求“公民申报海外资产”,后者要求官员报告“子女移居国外、从业、个人收入、房产、投资等”情况。

要求公民申报海外资产、负债情况,是近年来各国惯例。不过大陆此项举措的背景是日益复杂的贪腐形势:不仅贪官携巨额赃款潜逃海外,而且国内查处的官员拥有海外资产的也日益增多。如近期查办的原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都在海外拥有巨额财产。

相对于海外追逃,海外追赃的难度更大,而且中国“出海”资金中官员资产的数额目前尚无确切统计数据。与之相关的最新官方数据,还是4年前,中央纪委副书记李玉赋在2010年1月8日中央纪委监察部新闻通气会上透露的:近30年来,外逃官员数量约为4000人,携走资金约500多亿美元,每人平均卷走约1亿元人民币。

中纪委综合监察室监察员何平告诉《凤凰周刊》,一般贪官比较青睐的是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因为那里生活舒适,并且个人自由度较高。关键是,中国与这些国家没有签订引渡条约。抓捕他们及追缴他们的赃款,困难重重。

引渡是专门针对外逃犯罪人员的法律制度,目的是不让在逃罪犯逍遥法外,将逃犯送到对其进行刑事追诉的国家接受审判或刑罚的执行。

据国务院2010年发布的《中国的反腐败和廉政建设》白皮书介绍,当时中国已与35个国家缔结了双边引渡条约,加入含有司法协助、引渡等内容的28项多边公约。

其中规定,在被请求引渡国家的法律许可范围内,应当扣押在其境内发现的犯罪所得、犯罪工具以及可以作为证据的财物,而且一旦同意引渡,就算被引渡人失踪或者死亡,上述财物仍可以予以移交。

中国和泰国的引渡条约甚至将可移交的财物范围从“犯罪所得的财物”扩展到“在逮捕被请求引渡人时或在此之后发现由该人占有的财物”。

这种引渡条约的签订,会让中国在海外的追赃变得便利。在广东省中山市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原经理陈满雄夫妇挪用公款7亿元人民币潜逃泰国一案中,中国依照引渡条约将陈满雄夫妇引渡回中国,同时也扣押了其价值88万元的财物。

尽管与有些国家未签署引渡条例,但大陆的海外追赃从未停止。在中国被媒体广泛报道中,赖昌星被遣返回国受审、原任中国银行黑龙江省分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行长高山回国自首、中行开平支行原行长余振东回国获刑等案件,都被赋予了更多“反腐胜利”的意义。

“要学会妥协”

但是,这些胜利都来之不易,以赖昌星为例,从1999年出逃到2011年7月23日以“非法移民”被遣返回国,历经11年。

为了让赖昌星尽早被遣返回国,以公安部国际合作局牵头,司法部、公安部等多个部门都做了大量工作。但是他所携带赃款的追缴,至今也没有官方的任何消息。有媒体称,加拿大罚没了该财产,亦有媒体称,中国正在向加拿大方面追缴。

原加拿大刑法改革与刑事政策国际中心中国项目部主任杨诚综合赖昌星的各种已知的财产信息推测,赖昌星在加拿大的资产,经他挥霍之后,只有200万加币。据其透露,加拿大曾经和中国商谈赃款分割协议,但是中国很难接受。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不能接受“赃款分享制度”,从而失去了一些追赃的机会。

在打击腐败类犯罪时,许多国家都坚持国家财产豁免原则,而使当事的两国间通常因为相关财产的所有权而对立,导致赃款追回难以实现。这种背景下,国际社会开始流行“赃款分享制度”,其中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日本等国。

但此前中国拒绝这样的分享机制,中国与外国缔结的双边司法协助条例往往规定,双方应“免费”提供司法协助。中国甚至在与有些国家的约定中明确表示,“不得要求偿还因提供司法协助所支出的费用”。这挫伤了一些国家协助中国追缴赃款的积极性。

2013年7月,中国与加拿大缔结首个境外追赃专门协定。这是中国就追缴犯罪所得对外谈判的第一项专门协定,协定包含返还和分享。

返还是指如缔约一方的法院认定某项被非法侵占的财物为缔约另一方或其境内的企业、个人合法所有,该方将根据协定和本国法律将该财产返还合法所有人。据此,被贪污、挪用的国有资产,被挪用、诈骗的企业和个人财产,如能证明合法所有人,将会被返还。

分享,是对于没有或无法认定合法所有人的犯罪所得资产,如走私、贩毒获得的赃款,缔约一方将在没收后,与另一缔约方按一定比例分享有关资产。

这或许会增加一些国家帮助中国追赃的积极性。监察部特约监察员、北京大学教授贾庆国认可这种做法,“要适应外国人的游戏规则,学会和外国人妥协。”

在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刑法学研究所所长黄风看来,类似于赖昌星案的“移民法遣返”,在没有跟大多西方国家签订引渡条约的情况下,达到的效果也完全相同,因此值得尝试。

所谓“移民法遣返”是指一国通过遣返非法移民、驱逐出境等方式将外国人遣送至对其进行刑事追诉的国家,无论作出遣返或驱逐决定的国家具有怎样的意愿,这在客观上造成与引渡相同的结果,因而也可被称为“事实引渡”。

民事诉讼取证难

另外一个颇受瞩目的案件是,中国银行开平支行案,余振东和另外两任行长许超凡、许国俊三人挪用资金4.82亿美元。中国银行发现资金被挪用之后,三人已经潜逃至美国。最终,余振东被遣返归国后获刑12年,许超凡和许国俊也在美国被判刑。

美国之所以将余振东控制,是因为美国发现了余振东在美国洗钱以及伪造护照的犯罪证据。随后通过诉辩交易,按照美国的法律,美国法院判处余振东144个月(即12年)监禁。

美国向中国试探性的询问,能否接受遣返余振东回国只判刑12年的条件。让美国意外的是,中国方面同意了。随后余振东回国受审服刑。美国司法部门将其在美国银行账户上的355万美元冻结,并将赃款归还给了中国。

美国大使馆驻华法律顾问Latimer告诉《凤凰周刊》,“这次合作对于中美两国腐败犯罪的治理意义重大,因为这有诸多的第一次,第一次跨国录像取证,第一次有证人到美国参加庭审”。

成功遣返余振东,源于中国和美国2000年6月签订的《中美司法协助协定》。在该协定里,双方承诺,双方在各种犯罪方面加强合作。

“我们愿意把他们(贪官)送回中国,也正在寻找将他们送回中国的方式。”Latimer说。

这反映出美国和中国合作时的积极态度。但是Latimer承认,他们只有在掌握违反美国法律的确切证据时,才能对这些贪腐者采取行动。

这是因为中国没有和美国签订引渡条约。Latimer称,“尽管中国的司法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是仍然存在许多问题。”谈起美国为何与中国没有签订引渡条约时,Latimer说,“我们还没准备好。”

赖昌星案和中行开平支行案件这样的追逃追赃方式,也几乎成为中国目前追赃以及追逃的经典样本。很显然,中国希望依靠这种方式能够打破没有签订引渡条约时的海外追赃困境。

. . .完整内容见相关杂志

作者/张蕾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2704.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