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度血案背后的暴力因子

image

2014年3月23日下午,耿福林出殡,上千名群众前来为他送灵致哀,村民称耿福林为“保地英雄”,并强调“维权尚未成功,村民仍需努力。”

4月3日,杜家疃村村民耿福林被烧死后的第13天,山东省平度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放火罪,依法批准逮捕平度“3·21”纵火案的7名犯罪嫌疑人。

但此举没有打消杜家疃村村民的疑虑。在对“放火罪”能否判死刑、会判几个死刑讨论一番后,他们更关心怎么处理纵火的幕后指使者。

3月21日凌晨2时许,杜家疃村一些村民为了阻止开发商施工而搭建的帐篷被纵火,看守土地的村民一死三伤,死者即耿福林。

警方迅速破案,于25日深夜抓获7名嫌犯。当晚,官方微博“平度公安”发布消息称,李某、李显某、柴培某、刘长某4人受王月某指使(均为平度人),窜至现场实施纵火后逃跑。王月某是受崔连某(系贵和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开元城御景二期工地承建商)和杜群某(杜家疃村主任)的指使实施犯罪。

据村民介绍,杜群某即杜群山,崔连某即崔连国。根据警方消息,涉嫌幕后指使的是杜群山和崔连国,涉嫌具体指挥的是崔连国的手下王月福。王被平度本地人称为“痞子头”,其余4个现场动手点火的,是所谓的“痞子”。

平度警方发布的消息称,崔系贵和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开元城御景二期工地承建商。但据内地媒体查询,贵和置业法定代表人系王剑彪,而非崔连国。工商档案显示,崔连国并非贵和置业股东,亦不在该公司主要人员名单之列。一位贵和置业工作人员称,崔连国只是公司代理董事长。

护地农民

杜家疃隶属平度市凤台街道办事处,地处城乡结合部,共有197户、646口人。按照官方的说法,涉事土地面积约134.37亩,其中耕地100余亩。

多名村民证实,他们获悉土地被卖始于2013年春天,确认则要到当年秋天开发商铲倒他们的庄稼开始建围挡。“玉米再有半月就收了,都叫铲了。”村民王霞说,去年8月,他们田里的玉米、大豆,还有果树,被铲车铲倒,村民才明确获知,该地块已经被卖给开发商,将建设“开元城”项目。

村民们自发阻止施工,却招致报复。很多人家门窗被砸坏,在施工现场被“痞子”殴打。“报警后,警察来了,偏袒痞子,说我们再干扰施工就抓起来。”村民李作军说。

在“痞子”威慑和警方出警维护施工秩序的境况下,围挡顺利建成。杜家疃村村民则多次向平度市各级部门,以及山东省国土厅、山东省人民政府申请信息公开和行政复议,但均未得到明确答复。他们又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已有超过三十人次被受理,目前都未开庭。

村民们于3月5日起开始在工地入口处阻挡开发商施工。至12日,村民们集资六七千元,购买了帐篷和被褥,24小时值守。

“都是自发的。”村民王霞告诉《凤凰周刊》,因为涉及每个村民自身的利益,每天都有几十名村民守在帐篷周围,开始晚上会留七八名年轻人值夜,但后来一般会留几名老人。村民们买了几副扑克,原打算打牌消遣,但有人担心警察以赌博的罪名抓人,所以扑克到最后都没拆封。

村民李作军承认,通宵守夜者会有每晚30元的补助,但年轻人基本都不要,只有耿福林等老年人会记得领取。

耿福林今年63岁,年轻时入伍参军,退伍后在粮食局当装卸工,还当过几年清洁工,在公路上打扫卫生,曾经中风住院,腿脚不便。20日晚,耿福林和李崇楠、李德连、杜勇军四人留在帐篷里值守。

李作军说,他是当晚最后离开的人,当时约为10点半,四个人都已上床了,耿福林睡在靠门边的床上。

抢尸疑云

纵火案发生后,平度官方当天发布的通报称:3月21日1时50分,我市凤台街道朝阳路杜家疃村路段上该村村民临时搭建的一简易帐篷起火,2时30分左右火被扑灭,过火面积约20平方米,住在帐篷内的一人死亡、三人烧伤。

通报的用词为“起火”,还特意强调:“请公众勿信、勿传未经核实的网络传言。”村民则怀疑帐篷是被“浇汽油烧的”,并认为是“痞子”干的。

当天,村民们买来冰棺,就在原地搭起灵棚,试图像耿福林守护田地一样守护他的尸首。

据内地媒体报道,22日凌晨2点40分左右,死者耿福林的妹妹来到火灾现场,跪在冰棺前面,哭了两声。后来,耿福林的妻子也出现了,对守在现场的乡亲说,“我的兄弟已经和政府谈好了。老少爷们,对不住了。”

凌晨近3时,有20多名村民围在冰棺周围。突然,多辆警车开到,上百名防暴警察到达现场。“我听见韩大队长喊:‘一中队二中队从东边上,三中队四中队包抄’。”一名现场村民告诉《凤凰周刊》,最少有200名警察,而村民手里只有几把铁锨,没敢抵抗。开车试图阻挡警车的村民杜卫强被警察拽下车,被木棍打伤头部。村民口中的“韩大队长”,即平度市公安局治安大队长韩登强。

警察将耿福林的冰棺抬上车,拉走了。平度官方上午发布公告称:“3月22日晨,死者家属自行将尸体从现场运走,现场执勤民警维持秩序,按照法定程序,公安机关对尸体检验后由亲属火化,网传的‘抢尸’消息属不实报道。”外界才知道,尸体已被火化。此时,距离耿福林死亡,约30个小时。

耿福林的葬礼异常隆重。23日下午2点20分,数百名村民送耿福林出殡,长鸣的哀乐夹杂着亲属的哭声,白底黑字的横幅上写着:“杜家疃保地英雄耿福林英灵长存”。

平度官方则宣布,事件涉及的土地围挡面积125.36亩,截至去年5月16日,青苗及地上附着物补偿费340余万元、征地补偿费604余万元已全部拨付到村,“该地块土地手续合法,征地补偿均已到位,不存在非法征地、非法拆迁问题”。

此时,平度政务网上2013年8月的一篇文章在网上热传,这篇题为《旧城改造要敢于碰硬决不手软》的文章称:拆迁中“决不能让孬人得势,决不能让钉子户沾光,真正体现出搬得越早获利越多,搬得越晚损失越大”,“对别有居心恶意阻挠施工、带头煽动闹事、蛊惑群众上访的,有关部门要及早介入,在做好维稳防控的同时对带头者坚决予以打击。”

征地造假

耿福林的葬礼上,曾任村文书的李荣茂站了出来,指出发生纵火焚人事件的症结是政府征地手续造假,呼吁村民们坚持维权。

按照平度市官方的说法,涉事地块于2006年分两次出让,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604万元于2013年5月16日已全部拨付到位,青苗和地上附着物补偿340万元已于2013年5月全部发放到村民手上。此外,该地块拍卖了一个多亿,除去成本和税费后,净收益的30%归村集体和村民所有,为1527.9万元。

针对各界的质疑,平度市国土局向媒体出示的材料里包含了属性变更批复、拆迁补偿协议、放弃听证证明及2006年的征地公示。

李荣茂告诉《凤凰周刊》记者,他亲眼看到街道和村委会的干部伪造征地意见书,那些村民的签字和指印都是干部们自己换着笔迹签和换着手指头摁的。

平度市国土局出示的一份2007年8月23日签署的杜家疃“村民放弃征地听证证明”上,法人代表签名为时任村支书“杜高基”,村民代表为“李永平”和“杜永俭”。而杜家疃村里根本没有叫“李永平”的人,杜永俭也早在1969年去世,杜永俭的墓碑显示立碑时间为1997年4月12日。

村主任杜群山今年40岁,初中毕业,入股过平度到北京的长途大客车,开过摩托车修理店。2011年竞选村主任时,杜群山在《致杜家疃村民的一封信》中曾宣告:“土地是祖祖辈辈留给我们的共同资产,也是杜家疃老少爷们的家园,更是我们世世代代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唯一空间,利用我们的土地给老少爷们带来的财富是长期的,是祖祖辈辈、子子孙孙都受益的,坚决不卖一分土地,充分利用土地给杜家疃人造福是我们共同的心声。谁打杜家疃土地的主意,谁就是杜家疃村的罪人!绝不出卖一分一厘土地,是我庄严的承诺!”但这一承诺未能兑现。

多位村民们说,杜群山的村主任是30多万元钱买来的,“一张选票1000元”。

暴力相随

与杜群山有亲戚关系的崔连国,其实也是一名村主任。他的名片上,一面印着青岛贵和置业有限公司和青岛百佳工贸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头衔,另一面印着吴家疃村村主任和国际狮子会平度心缘分会创会副会长的职务。平度当地媒体2012年7月4日报道显示,崔连国还曾担任过电影《八喜盈门》的制片主任,身份是“青岛贵和置业有限公司、青岛百佳工贸有限公司董事长”。

吴家疃村民则说,在他们村的拆迁过程中,就曾经发生过砸门窗、扔燃烧瓶的事,“都是崔连国指使的。”

在平度市很多拆迁户眼里,砸门窗、扔燃烧瓶只是逼拆的常规手段。像杜家疃村民被“痞子”殴打的情况,在平度征地拆迁过程中则多次在不同村庄上演。

“我们来声援杜家疃。另外,也找记者说说我们村的征地问题。”3月27日,邢家疃村村民宫彩娟向《凤凰周刊》记者展示文件夹中的材料,说他们村的征地过程中的问题比杜家疃还严重。因为向上级反映本村的征地问题,该村村民宫铭宝被担任村治安主任的亲叔宫培学用一米的长刀砍伤,头部缝了七针,当时的情景被视频拍下。

事情发生在2013年6月7日,平度市公安局对宫培学处以行政拘留10日和罚款500元的处罚。宫彩娟说,在推动征地拆迁的过程中,“痞子”们经常现身,以暴力胁迫村民就范。

就在她与记者交谈的当口,宫彩娟接到同行者的电话,说她的汽车被扎胎了。轿车停放在杜家疃村委会北数十米外路边,四个轮胎全瘪了,轮胎外侧可以看到被利器扎伤的痕迹。

宫彩娟立即报警,警方赶到现场,调取周围的监控视频。旁边一个饭店的视频显示,下午3点10分左右,一名戴着鸭舌帽的人来到该车旁,对着轮胎弯腰做出捅刺动作。

“不是一个杜家疃的问题,而是整个平度的问题。”长期关注平度征地拆迁事件的律师朱孝顶说,平度的征地拆迁违法现象非常突出,非法征地、暴力拆迁层出不穷。

政府推动

纵火案告破,平度市政府开始抓紧处理善后事宜,试图尽快平息此事。

3月24日起,六个工作组进入杜家疃,征求村民的诉求。他们被村民们赶跑。政府官员又多次与李荣茂等维权代表协商,要求将1527.9万元的土地出让收益分配给村民。李荣茂等维权代表则不同意分钱。李荣茂说,本地块是非法出让的,现在还不到谈分钱的时候。

不过,在政府工作组的推动下,村民开始分化。


. . .完整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272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