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莎车暴恐事件真相

7月28日,伊斯兰教最重要的节日之一一一开斋节(也叫肉孜节)当天,一伙暴徒持刀斧袭击了位于新疆莎车县的艾力西湖镇政府和派出所,打砸焚烧过往车辆,砍杀无辜群众。

处置过程中,警方击毙59名暴徒,抓捕涉案人员215人。案件造成无辜群众37人死亡(其中汉族35人、维吾尔族2人),13人受伤,31辆车被打砸,其中6辆被烧。警方指暴徒与境外谋求分裂的恐怖组织勾连,计划周密。新疆天山网评论称,这是蓄意和有组织的行动,目的是破坏该地区的稳定,散布恐怖和民族仇恨。

暴徒与“东伊运”勾连

自2009年以来,新疆涉暴涉恐案件明显增加,具有“伊吉拉特”(意为“迁徙”)“圣战”特征的暴力恐怖活动已经成为新疆稳定的最大威胁。而莎车所在地喀什地区,历来是新疆反恐维稳的前沿阵地。4月27日和28日,习近平主席曾专程赴喀什考察,在喀什公安局乃则尔巴格派出所察看视频监控、警用装备,并观看反恐防暴演练。

莎车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南边缘,昆仑山脉北麓,叶尔羌河从境内穿流而过。这里是丝绸之路南线的重要驿站,维吾尔族民间古典音乐“木卡姆”的故乡,明代叶尔羌汗围的都城。

官方资料显示,2011年,莎车县共有80余万人,其中汉族2.7万余人,占3.37%,其余几乎都是维吾尔族。而事发地艾力西湖镇一共3.5万余人,除少数汉族和乌兹别克族人,其余全部是维吾尔族。

莎车距离喀什古城约200公里,与中亚长期动荡的国家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接壤。去年12月30日,莎车县也发生过一起暴力袭击事件。当天凌晨,9名暴徒持砍刀袭击县公安局,投掷爆炸装置,纵火焚烧警车。警方当场击毙8人,抓获1人。

新华社7月29日晚的报道,仅称事件造成数十名维汉族群众伤亡,31辆车被打砸,其中6辆车被烧,但并未提及具体人数.来自当地的信源证实,受袭击事件影响,原定于29日闭幕的“2014年新疆喀什·中亚南亚商品交易会”提前结束,当地交通、通讯全部管制。中国公安部副部长黄明亦在30日简单回应称:正在妥善处理中。

当天BBC驻华记者发布的消息称,袭击事件造成13人死亡。次日(30日)本港《南华早报》则援引消息人上报道称,暴力恐怖袭击共造成lo人死亡,13名群众受伤。在行动中,警方逮捕了41名暴徒,击毙22名。

本港《明报》引述消息称,当地警方在巡查时击毙多名暴徒,随后附近村庄近千名维族人手执刀棍同攻艾力西湖镇和荒地镇的派出所以及公安厅驻村工作组,当地公安大楼亦被炸弹袭击,数十车辆被烧。警方前后总共击毙数寸人,拘捕70多人,但武警和特警亦有13人死伤,有警员在前往增援途中遇袭。

在《凤凰周刊》记者30日就这些信息向新疆有关方面核实时,来n莎车一个要求匿名的信源称,他也不清楚具体的伤亡数字。不过,他的一位朋友事后曾到殡仪馆参L后续处置工作,当时见到了火约40具尸体。

关于事件的起凶和袭击时问,有来白维汉的不同说法。

一种说法与宗教极端主义相关?7月29日是开斋节,这是穆斯林最盛大的节日之一。7月28日斋月还未结束,按理不应该发生这样的恶性事件。因为根据伊斯兰教教义,在斋月期间,即便相互之间有矛盾都要化干戈为玉帛,而穆斯林斋戒的意义就在于通过斋戒活动来规诫自己的言行,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在斋月里做坏事是要下火狱的。但问题在于,根据一位刚从家乡和田返京的维吾尔族人士的观察,现在南疆已经开始流行跟着麦加的时间封斋有人告诉她,今年中国穆斯林28日就要开斋,不开斋的都是白封,都不清真二”中国斋月每年都比麦加晚一天,以前有人说是因为时差,但这根本解释不通,日本都比咱们早一天”,她说,如果这种说法成立,28日凌晨念完开斋节的礼拜,就可以办坏事。

而记者拿到的一份据信是新疆警方内部情况通报的文件显示,7月28日凌晨,警方在处置非法聚集人员过程中,发现有嫌疑人携带易爆物,双方随即发生冲突。因为事情败露,暴被迫提前行动。这伙暴徒采取多点袭击方式,分别袭击了镇政府和派出所,其间有暴徒逃脱至荒地镇。在警方追逃、围剿过程中,暴徒在巴莎公路上打砸焚烧过往车辆,砍杀无辜群众截至当天下午17时,警方仍在进行稽查与追捕。这份文件还提到警力部署相关情况,但并未提到有警员殉职。

这种说法,与新疆官方明2日深夜发布的通报基本一致。这份以会议报道形式发布的官方通报称,28日凌晨,一伙蒙面暴徒手持刀斧袭击艾力西湖镇政府、派出所,被当地维稳力量击退。暴徒还在巴楚莎车公路上设置多处路障,分别在10个地点拦截打砸焚烧过往车辆,杀害无辜群众,持刀斧威逼群众参加暴恐活动。途经此地的墩巴克乡乡长吾拉木江·托呼提和乡纪委书记阿不都艾尼·吐尔地严厉斥责暴徒行径,惨遭杀害。

警方调查显示,2013年以来,艾力西湖镇的努尔买买提(真名努拉买提·萨吾提)与境外“东伊运”组织勾连,组织人员收听收看暴恐音视频,宣扬民族分裂和宗教极端思想,步形成了以其为头目的暴恐团伙。今年斋月以来,该团伙选择偏僻地点,以吃斋饭为名多次聚集,通过非法“台比力克”(编者注:“台比力克”,原意为宣讲经文,原为巴基斯坦原教旨主义极端组织宣传机构的名称;新疆“三股势力”以此宣传、煽动宗教极端主义思想。)活动,煽动拉拢人员,制定犯罪计划,准备作案工具。

再发神职人员遇袭血案

莎车事件还未平息,喀什古城30日又出现一起流血事件。新疆喀什艾提尕尔清真寺的居玛·塔伊尔大毛拉遇害。《联合早报》报道称,当天在艾提尕尔广场的一名法国游客目睹大毛拉倒在咖.泊中。

《联合早报》援引这名游客的话称“我们听到喊叫声,我的朋友看到两个持刀的人逃离现场,警察很快就来了。”这名游客表示不清楚暴力事件的起因,也说不清涉及事件者究竟是维吾尔族还是汉族。

在新疆,这不是第一起针对神职人员的暗杀。前任艾提尕尔清真寺大毛拉阿荣汗·阿吉亦曾遇刺,所幸经抢救脱险。1996年明,70多岁的阿荣汉·阿吉和他的儿子遭到暗杀,致使阿荣汗·阿吉身中21刀。凶手是“伊斯兰反对党”的骨十成员。

2013年8月15日,吐鲁番74岁的阿布都热依木大毛拉也在其家门前遇害。吐鲁番主管民族宗教事务一位官员称,阿布都热依木大毛拉是一名支持政府的高级宗教人员,他被袭击是因为一坚持打击“三股势力”。

在吐鲁番“6-26”暴力袭击事件发生后,当地开始进行打击“三股势力”的大规模政治教育和宣传运动。大毛拉率先执行,并公开在清真寺内谴责袭击者为“恐怖分子”,这导致部分维吾尔族人特别是青年人感到“失望和愤怒”。

居玛大毛拉遇害案丁次日告破。警方调查显示,7月30日6时58分,居玛·塔伊尔大毛拉主持完晨礼后,遭受3名暴徒袭击,被残忍杀害。这3名暴徒均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

自2003年起,居玛·塔依尔大毛拉开始在艾提尕尔清真寺执业。他积极倡导伊斯兰传统与现代化的融合,并多次在公开场合呼吁信众远离宗教极端思想,并通过媒体公开批驳“圣战殉教进天堂”。“七五”事件、乌鲁木齐“5-22”等暴恐事件发生后,他带头发声,引导信众确立正信、抵制极端,遭到宗教极端分子的仇视。

2010年“七五”事件发生后不久,他接受《嘹望东方周刊》专访称,伊斯兰教原本像艾提尕尔清真寺里的绿色.平和而稳重。像内地人熟悉的佛教、道教一样,伊斯兰教从不要信徒用暴力与他人为敌二面对人们对伊斯兰教的疑惑和猜测,他说,那是宗教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造成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古兰经》上说,一个伊斯兰教信徒如果对非信徒的生活进行破坏,那他就永远不可能进入天堂。”

据当地媒体报道,7月29日,新疆穆斯林群众迎来开斋节,这天74岁的居玛·塔依尔大毛拉仍在艾提尕尔清真寺主持盛大的晨礼。然而就在第二天清晨,这位爱国、有学识的宗教人士就被暴徒残忍杀害。这在全疆尤其喀什穆斯林群众中引起震动。

一名听闻此消息的在京维吾尔族人士表示“极度震惊”。他分析,暴徒选择杀害居玛·塔依尔大毛拉,目的是要挑拨宗教界与政府的关系,斩断政府与信教群众之间的桥梁,制造恐怖气氛。他担心,这会令更多倡导巾正平和思想的宗教人十不敢发言“居玛·塔依尔大毛拉学识渊博,在信众中威望很高,比别的大毛拉更具号召力,凶此才成为暴徒的目标。”

一位自称“旁观者”的汉族人士评论称,大毛拉的见识远比那些所谓维吾尔精英的见识要远,一个民族想发展,想走远,必然要和现代文明融合起来。大毛拉为了倡导维吾尔族和现代文明融合奋斗一生,最终被本族人杀害。“大毛拉7是真正为其族人在奉献和呐喊,这个地区的大毛拉属于高危职业,请大家为他祈福吧”。

艾提尕尔清真寺的哈提普阿布都卡德尔·沙吾提,当天亲眼目睹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遇害。他与大毛拉非常熟悉,也很佩服他的学识。新疆当地媒体报道,31日下午,在喀什举行的一个宗教人士会议上,阿布都卡德尔·沙吾提回忆,在居玛·塔伊尔大毛拉的生活巾,不时会受到来自宗教极端分子的威胁,在那些人眼里,大毛拉无疑是他们制造恐怖活动的“最大障碍”。可是面对恐吓和威胁,居玛·塔伊尔大毛拉从未退缩过。

新疆天山网援引阿布都卡德尔·沙吾提的话说,在喀什农村,有一些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年轻人,这样的群体极易被宗教极端势力利用,居玛·塔依尔大毛拉便在讲经解经的时候,花费更多的精力让年轻人树立正信、明辨是非。“就在他遇害当天,我们在清真寺做完礼拜后,大毛拉还在向身边的年轻人传扬正信,让他们要远离邪恶,不要受坏人的影响。可没想到,却在回家途中惨遭毒手”。他回忆,就在前段时问,大毛拉还跟他说,“如果有一天我遇害了,不要追究那些害我的人,也不要洗去我衣服上的血迹,安拉自会主持公道”。

按照伊斯兰教的传统,居玛·塔依尔大毛拉的葬礼在当天18时举行。根据他的遗言,遇害当天身上那件沾满鲜血的衣服也与他一起下葬。

基层完成95%以上反恐任务

《中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2014)》显示,从组织到实施恐怖袭击,有的案件时间间隔长达两年多,最短的也有4个月,但警方极少提前获得相关线索。一方面是暴徒对于自身的活动进行了非常有效的隐藏与掩饰,使得普通群众难以发现;但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政府的群众工作不到位,而这种不到位导致了民众与政府及其工作人员的疏离。

. . .未完 完整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2824.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