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购销腐败窝案调查

image

立冬,号称“中国凉都”的贵州省六盘水市的气温急剧下降,市民们纷纷穿上厚实的衣服。

比气温更凉的是该市医疗系统的官员内心。今年以来,六盘水医疗系统爆发医疗购销窝案,不少人被带走协助或接受调查。官方公布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涉案139人,其中党员干部119人,涉案金额1796万元。值得一提的是,全市总计102个乡镇卫生院中有69个院长涉案落马,其中水城县33个院长全部涉案,该县还有14名前任院长涉案。

与备受关注的“大老虎”相比,这些级别不高的官员属于日常可见的“苍蝇”。在半封闭的医疗购销系统内,他们“出事”的原因只有一个:与部分药品、医疗器械、耗材经销商勾结,通过拿“回扣”方式,大量收受贿赂。

六盘水这一窝案撕开了大陆医疗系统盛行多年的“潜规则”,亦成为基层干部塌方式贪腐的绝佳标本。

涉案139人

今年5月,田勇突然联系不上,家属一时不知去向,以为失踪了,打算报警,但很快收到田勇手机发来的短信,告知家属,其被纪委工作人员带走要求“配合调查”。

田勇是六盘水济生药业有限公司经理,四川大英县人,初中毕业后成为一位木匠。2008年在别人的邀约下,合伙收购了济生药业公司股权,并担任经理。该公司成立于2003年4月,注册资金100万元。目前该公司共有近40名员工,每年销售额突破千万元,属于水城县最大的医药批发商,在六盘水市也首屈一指。

按照该公司一位员工的说法,济生药业在收购之前主要负责药品的零售业务,收购之后转型从事药品批发;该公司原在六盘水钟山区办公,但随着在水城县业务的直线上升,水城县一名官员要求该公司迁至水城辖区,以便获得每年上百万元的纳税。

截至《凤凰周刊》发稿,田勇还在羁押状态中。他和几名医药商在被“配合调查”后,作为行贿者,他们供出了六盘水医疗系统的诸多官员,最终形成此次六盘水医药系统的“查处一个带出一片”的塌方式窝案。

据知情人士透露,田勇先后向水城县各乡镇卫生计生院的领导行贿数十次,几乎包括所有乡镇,个别领导受贿数十次。同样情况也发生在上百公里外的盘县,医疗器械耗材供应商陈某向盘县第一人民医院、盘县第二人民医院的20多人行贿,从院长副院长、到科室负责人、再到普通医务人员,对个别领导的行贿次数也达数十次。

据悉,当地医药系统最先落马的官员是六盘水市第三人民医院原院长吕武,该人在担任六盘水市人民医院副院长、六盘水市医疗集团副院长等职务期间,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2014年12月已被“双开”。

据当地官方公布的数据,涉案139人中公职人员119人,涉案金额1796万元。因案情重大,很多人被移交司法机关。知情人士透露,因为窝案波及面大,医药系统官员人人自危,为避免动荡影响当地医疗工作大局,纪检部门多次召开会议宣传“主动交代将获宽大处理”的政策,藉此安抚人心。六盘水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市一共68人主动上缴违纪款741.5万元。

“公开的秘密”

医药销售商与医院之间,往往因贿赂而联系紧密。在中国大陆,医疗腐败被认为是“看病贵、看病难”的主要推手之一,反腐重拳也屡屡打击,但药品回扣在医药界已经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甚至被认为是行业规则,难以杜绝。

“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以及巨大的利益‘蛋糕’,医药代表们不惜利用金钱、礼品投资作为跳板,把自己代理销售的各类药品、医药器材通过医院负责人打入各大医院”,贵州一家医药公司销售代表告诉《凤凰周刊》,大部分药品耗材,都是经过了政府严格的招投标程序到达医院药房,但是在接下来的采购环节,为了扩大产品销量,再对有处置权的医务人员进行“公关”,借以提高使用产品的积极性。

这样一来,如何搞定医务人员成了销售代表的“重要功课”。在一个有200多名成员的医药代表QQ群内,《凤凰周刊》记者看到常有人询问如何接近医生而不被拒绝。在QQ群的文件中,有人甚至整理了一份“如何接近医生”的行事指南,里面详细介绍多种方法。

据悉,医药销售代表在和医院负责人或者医生接触过程中,爱财的医生最好办,直接送钱;“学术型”医生,可以提供讲课、参加高端会议的机会,通过科研课题协作、论文出版等,让其出名;“关系型”医生,就要给对方制造结识朋友、请客送礼的机会……有的行贿人,甚至“体贴”到帮医生处理医疗纠纷。但这些费用最终都是转嫁到患者头上。

大陆一家媒体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搜集了100份最近一年多来医务人员收受药品耗材回扣的裁判文书。统计分析后发现,有25份提到了具体的回扣标准。医生能获得的最高回扣是耗材销售额的40%,最低的也有10%,平均回扣标准是25%。在吉林省(2014)吉中刑终字第180号裁定中,一名县城内科医生,开一盒售价为89元的心脑联通胶囊,可以获得30元回扣。在江苏省淮安,一名肿瘤微创治疗副主任能得到“射频针”每根1000元、“I125粒子”每颗100元的回扣。

连最常见的、看起来价格不高的医疗用品,都有明确回扣。一家医疗用品公司提供的产品中,该科室医生可以拿到的回扣是:支气管导管80元/套、中心静脉套管30元/套、输注泵15元/套、压力传感器30元/套。

中华医学会党委书记饶克勤曾介绍,一份“透视医生调查”的研究称,54%的医生表示曾有过接受药品回扣的行为,还有39%的人说曾接受医药公司的会议资助。另据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1月到8月,大陆有24名大型医院院长被纪委调查或已进入司法程序,其中六成以上涉及受贿或吃回扣。

“潜规则”的土壤

贵州的乡镇很多属于少数民族地区,经济落后,农民收入不高,无法实施城市的“过度医疗”,卫生院贪腐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在合作医疗报销上动手脚,多报人数套取国家资金;另外就是“一把手”因为掌握着医院人、财、物的管理权和支配权,在采购渠道、品种、价格、数量等方面进行“回扣”。

这些“院长”字号人物在医药卫生部门工作的时间较长,社会阅历丰富,心理素质好,交易过程中大多是“一对一”的行贿受贿运作模式——药品供应商与医院院长及业务部门负责人私下谈好回扣比例,都是非工作时间在私下场合以现金方式定期或不定期进行交易,在财务账目上仅仅显示公对公的银行打款,其隐蔽性强,很难留下证据。而且长期交往后形成“默契”,医院内部从领导到医护人员、财务、后勤人员在内共同结成“利益链”,大家坐在同一条船上,“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所以作案周期较长。

...完整内容见《凤凰周刊》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296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