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者:中共派傅作义的部队到朝鲜 等于当炮灰

      尤其他们是很多是国民党的投降的部队,包括傅作义这些人啊,很多的部队,当时都整师整军的投降,当然没办法,因为当时打不过就投降,投降那当然就被中共派到战场,等于当炮灰,当炮灰当然心更不甘情不愿,所以说那时候能够来台湾,对他们来讲当然也是一种相当好的安排。

凤凰卫视2012年1月3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赵少康:欢迎收看《凤凰大视野》。国民政府退守台湾后,为了搜集大陆情资,除了和美国合作组成黑蝙蝠中队,深入大陆空拍各个军事基地外,还将朝鲜战争中被俘的人民志愿军转变成“反共义士”在收编进入国府军队后,又指派他们潜回朝鲜搜集情报。这些国府军民用生命换来的情资必须和美国共享,以换取美国的军事援助,但这也等同国府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美国的监控。即使如此,情报战仍然无法扭转两岸武力消长的现实,一连串海战的失利,迫使蒋介石不得不展开金刚计划,将大陈岛上一万八千多位居民全数撤退到台湾本岛,浙江老家最后岛屿的失守,让蒋介石的反攻大陆更加遥不可及。

解说:这栋位于北台湾新竹市区的建筑物是1951年美军顾问团台湾总部的旧址,当时在台的美军势力,比日军和德军渗透的更为深入。

      施孝玮(台湾军事专家):当时在二战结束以后,蒋介石他透过不同的途径,他有这个跟德国的这个合作,所谓的明德班,也有跟日本所谓合作所谓的白团等等,来做这种军事的这种再训练,但是这些军事再训练,大概最后几乎都被美军顾问团所全部的取代,那为什么,因为其实美军它当时要协助台湾重新建立这个武装部队的时候,它有一个程度,它是很希望能够把台湾整个建立到一个类似美式规模跟美式编制的一个军队,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借由深入各个部队的这个美军顾问,能够让美军的这个作战的概念跟构想等等,能够深植于国府军队之中。

解说:借着强大的军援,美军势力扩散范围极为快速,几乎全盘掌控了国府军队,当时派驻在台的美军顾问团,人数达两千多人,他们负责督导国府军队改革,让部队脱胎换骨,编制、组织全部仿效美军,武器装备一律接收美援,连万一发生战争国府军队也得依照美军的规划行动。

      徐学海(台湾海军中将):它对于我们海军,它也有一个计划,叫做AJUNTPLAN,AJUNT是AJUNT也就是我们这个海军纳编为第七舰队的一部分,你今天出去给中共对抗,我在这里看到,如果你不行了,你离开,我来。好了,这个所以当年现在我们可以提了,当年我们有一个叫做安全航道,船上发一本安全航道,这本安全航道用石来封住的,而且它的等级叫什么,叫绝对机密。

解说:在美国策划的联盟作战机制里,对国府军队利得陆军改造,投掷最多心力,培训对象更深入军校,当时在陆军军校受训的扶台兴就亲身经历了改造的过程。

      扶台兴(台湾陆军少将):一开始的时候,美军确实派了很多的人来,然后也给我们很多的名额,他们也有提供这个经费给我们,让我们派员到他们的军事院校去受训。基本上他把全套的,他们的这个战术的这个思想、这个训练,一般训练的做法,都教给我们。

解说:同一时期就读空军官校的李贵发和美军顾问团也有直接接触。

      李贵发(国府空军官校学生):派了很多美军的顾问来台湾,除了给你飞机,它教你修护,教你飞行,这个甚至于教你制度,我认为当年中美之间的关系,你说如兄如弟,真的不为过。

解说:另一方面,台湾也成为美国搜集大陆情报的基地。1952年国府和美军展开情报合作计划,位于台北圆山饭店不远处,是西方公司在台湾的旧址,也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搜集大陆军事情报的白手套。当时将近两百多名CIA雇员到台湾工作,活动基地则分布在大陈、金门、马祖等岛。

      陆以正(时任台湾涉外事务官员):我们这个所谓反共救国军游击队训练跟那个派到大陆去扰乱大陆治安的也是CIA在后面啊,CIA有明的有暗的,有做情报,有做真正的做检定,都做的它事情都做。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703.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