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门利益造成中国智库失灵【2012年第6期】

中国是一艘大船,我们不缺舵手,我们也不缺掌舵,我们缺的是桅杆上的人,能看到前面是冰山还是雾。

“跑部钱进”出不了一流智库

中国需要智库,坦率地说,许多智库很多时候代表的是部门态度,部门利益已经国家化了。比如说,当前最重要的是要把进口政策作为国家战略,而为使其顺利执行,就必须降低进口关税。但一些部门就有不同的立场,在 ipad进口关税问题上,分歧还较大,算细账的话,只要老百姓能得到益处,这就是国家最大的税收。

现在部门里面竞争有多大?举一个自己的工作经历。国务院领导同志当年派我到新疆当外经贸委主任,我遇到一个头疼的事情,香港人来找我说新疆水利部门把矿泉水眼用土给堵住了,现在损失很大。一问,工商部门都是批准了的,怎么就给堵住了呢?后来才知道,光是矿泉水要分四个部门管理,首先矿泉水是从土地里冒出来的,国土资源部要管,水上来以后水利部要管,成立合资公司由外经贸管,再卖的话工商部门要管。这怎么解决呢?我就说把水眼挖开,出了事情我来负责。所以部门利益阻挠了很好的智库产生。中国的研究机构大到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小到有各个部委的研究室、各个大学的研究机构,每次为了研究课题向政府申请一笔大钱,但研究题目是不是急需的,成果是不是起到实用价值,研究机构本身不在乎,因为钱已经拿到手,送钱的机构实际也不在乎。

结果,2008年经济危机时,很多经济学者对形势估计是错误的,比如对石油价格、民营经济压力、外贸出口等,大家还以为过热,但寒流一下子过来了,浙江很多中小企业家纷纷质疑专家,而那些曾经说好的专家都不露面了。

领导人可选择方案往往只有一个

国家确实需要一个综合了各部门意见的东西供领导考虑。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一位朋友告诉我说,美国总统奥巴马从伊拉克撤军时大概有35套方案,包括撤军之前要不要去伊斯兰国家一趟,去哪个国家?演讲地点到国家的议会好还是大学好?要不要引用《古兰经》?我觉得从大的思路或者小的思路他们领导人可以选择的方案很多。而我们别说35个了,有2个就很好了,现实往往只有1个,要求领导人从时间的掌握和力度的拿捏来决策,这就很为难领导人。所以领导人常常讲决策要民主化、多元化、科学化,我更赞同多元化。

中国产生强大的智库,还有利于国外交流。很多次,国家政府部门之间谈判,一开始谈得很好,但后来就改变了。这是因为欧美国家的总统后面有智囊团。他们讲完后智囊团觉得不行,于是就改变了态度。我们以前认为总统这样是出尔反尔,然后继续做工作,但往往做不通,实际上我们应该加强跟总统后面那个真正影响他的人之间的沟通。

在商务部,我分管非洲商务,非洲一个大使曾经跟我说过,当地曾经有50个人举办了一个讨论会,题目是关于“中国人来帮我们开发矿产是好事还是坏事”,结果分为两派而且意思也很对立,这个时候就缺少中国的智库来给他们讲讲我们中国为什么要帮助你们开采,我们是要走一条共同致富的道路,但是没有人去讲,使馆也着急。那些对中国政策提出不同论调甚至攻击的人分为三种,一种是确实不懂,不知者不怪;第二种是妒忌,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第三种是真正的捣乱,我们需要坚决回击。但无论如何,我们需要智库专家们出面去解惑。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712.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