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大学生结婚解禁已近7年 “奉子成婚”案例多

大学生结婚解禁近7年来,在校本科生结婚的案例越来越多。今年2月底,东莞理工学院工商管理学院2010级的一对22岁和20岁的学生结为夫妻,在老家的婚宴席开100桌;3月10日,湖北省襄阳市湖北文理学院一名大三学生结婚,同样是新郎22岁,新娘20岁。

在提倡了几十年“晚婚晚育”的中国,大学生“婚族”现象受到不少争议。这看起来是个私人问题,但却包含着不少值得关注的社会话题。

1“少年”伴侣

3月23日,阴雨中的武汉。

红旗渠路铁路小区晏焕义的家里,正值晚饭时间。母亲、妻子梅晓芬、女儿紫樱,高中同学和来访的记者,总共6个人,坐在临时搭的桌子边一起吃饭。两步开外便是婚庆公司的各种设备。桌子上萝卜骨头汤飘着浓香,晏焕义给2岁多的女儿盛好一碗饭,舀汤夹肉,“乖,自己吃。”

晏焕义,1987年1月出生,25岁的他已经结婚两年半,如今他很多大学同学还未谈恋爱。2009年10月2日,22岁的大三学生晏焕义和梅晓芬在湖北咸宁老家办了17桌婚宴,“是村里有史以来请客最多的一场婚礼”。那时,梅晓芬还差几个月才满20岁。作为一位还在大学读书的学生,晏焕义的行为惹人关注,直到去年还有不少媒体上门采访。

作为国内不多的本科生“婚族”,晏焕义是记者联系过的4对学生夫妇中,唯一愿意接受面对面采访的人。23日下午,一边领路,晏焕义一边不好意思地给记者打“预防针”:“我家有点乱,兼做公司的仓库,你别嫌弃。”晏焕义家门口停着一辆九成新的国产面包车,“这车是我去年7月份买的,花了6万元。工作时用来拉设备,平时出门还是开电动车,省钱一些”。

和普通的“85后”相比,晏焕义有着更沉稳的眼神。虽然额头、眼角还没有一丝皱纹,但言谈举止已是个真正的成年人。“我觉得我挺靠谱。”晏焕义坐在有点斑驳的布沙发上聊了起来,隔壁厨房里,梅晓芬正在炒菜。2岁多的紫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时把一个玩具塞到记者手里,圆圆的脑瓜和齐额刘海,讨人怜爱。

晏焕义说,之所以要结婚,是因为晓芬已经有了身孕。“我们乡下不在乎打证(结婚证)没有,但是一定要摆酒,否则孩子生下来名不正言不顺,女人也会被人说闲话。”2009年12月,紫樱出生。

本科生结婚,会不会太早?晏焕义也觉得22岁结婚确实有点早,但并非特立独行。在晏焕义的老家,男人22岁结婚非常普遍,他母亲今年43岁,18岁便生了晏焕义,不到20岁又生了一个女儿。“村里的同龄伙伴很多都结婚、生子、养家,我一点都不另类,也不觉得‘早熟’。”梅晓芬也是一样:她住在距晏焕义家60余公里的另一个小地方,一块长大的姐妹们很多都当妈了,“我和老公拍拖快4年才结婚,算是不早不晚结婚的那种”。

本科生结婚,怎么养家?晏焕义说,虽然有压力,但也并非是“不可承受之重”。“有的媒体说我‘奉子成婚一年后生活窘迫’,这不符合实际。”晏焕义是农村子弟,很早就知道要挣钱养活自己。从大学开始,他就打暑期工、做兼职。大一暑假,晏焕义跑到惠州,在梅晓芬隔壁的工厂打了两个月的工,倒塑料模具,“天天要戴口罩,灰尘很大。”大二暑假,晏焕义让梅晓芬辞了惠州的工作,两人一起到深圳打工。当年9月,晏焕义又在学校旁盘下一间鞋店,梅晓芬看店,他则花几千元买了辆二手小面包车,用周末时间去进货,一个月也有千把元收入。而在课余闲暇,晏焕义还找到一家婚庆公司打工,一场婚宴下来,能挣200元。“这些都是收入。”晏焕义说,虽然家里不宽裕,但他和梅晓芬每个月都有进账,有结婚的底气。“后来晓芬怀孕了,这是好事,为什么不生下来?索性结婚。”

现在,晏焕义在武汉一家婚庆公司工作,除了每个月底薪2000元外,一场婚宴还能提成300元。去年10月的婚庆旺季,他月入过万元,是武汉同学们平均水平的四五倍,“当然,婚庆这一行也有淡季,去年7、8月,我的工资就不到3000元。但总的来说,收入还是不错”。

晏焕义一家的生活很节俭,为了省下房租,一直住在公司的仓库里,卧室里的衣柜是几十元的简易布衣柜。“我们农村孩子不讲究,能住人就成,关键是要吃好。”“晓芬很贤惠勤快,天天做饭,夫妻两人,加上妈妈、妹妹、女儿,四大一小,一个月饭菜钱要吃掉1500元,加上水电费,差不多2000元够5个人花。”

晏焕义不抽烟、不喝酒,也不爱打游戏,就喜欢挣钱、攒钱。“有钱就攒下来,今年想给乡下的家里盖房,总共要花30多万元,暂时拿不出这么多,有多少盖多少,慢慢来;盖好乡下的房子,再攒钱买城里的房子,日子踏踏实实过,钱也认认真真挣。我在婚庆这一行做了好几年,干活踏实口碑好,几个公司的老板都对我放心,我对将来挺有信心的!”

2“奉子成婚”

通过对几对大学生“婚族”的追踪分析,羊城晚报记者发现,他们往往有四个共同特点:感情稳定、非大城市户籍、非重点院校学生、奉子成婚。

无论是最近结婚的东莞、襄阳小夫妻,还是晏焕义,要么是当事人承认,要么是同学证实,在大学期间结婚都有一个重要原因———“奉子成婚”。但这种“奉子成婚”与因为怀孕而匆忙“闪婚”的情况有些不同。

一对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学生夫妻告诉记者,放弃孩子其实不难,之所以选择结婚、生子,正是因为出于对爱人的珍惜。

“我和妻子选择结婚,是因为拍拖的时候感情很稳定,觉得可以托付终身,虽然现在生下来有点麻烦,妻子因为有了身孕还必须休学,但人生几十年,早晚都要拿一年时间怀孕生孩子,早生早好,生完小孩交给父母带,回校再读书,应该也不会很影响学业。我们的父母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都是不到50岁的中年人,四个人养个孩子还是没问题的。”

记者的确发现,大学生“婚族”中几乎没有“闪婚”。拍拖时间少则一年,长则五六年,感情都比较稳定。另一对大学生夫妻说:“我们拍拖了五六年,都是对方的初恋,很珍惜这种感情。其他人为什么不早结婚?说没有经济基础是托辞,关键还是因为感情没到这一步。感情好的话,房子、车子、票子都不是阻力。我妻子当然知道我没有经济基础,但是她一点也不在乎,说结了婚就是两个人一起打拼,现在我还是学生,她已经工作,可以在经济上先支持我,等我毕业了,挣钱了,我再养家。”

很多大学生“婚族”都不是大城市户籍的学生,而来自农村或小城镇,周边有早婚的习俗。正如晏焕义所言,城里人觉得他结婚早,他还觉得城里人结婚太迟,“我小时候的玩伴们,现在谁不是牵着孩子带着老婆?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城里的孩子晚熟,不愿意负责任、靠父母养,这些我不予置评,我今年20好几,养家糊口天经地义”。梅晓芬也处处显出农村女孩的淳朴:“小晏去哪,我就去哪,哪里有小晏,哪里就是家。我们俩生完孩子以后,就没单独出去看过电影,也从来不去朋友的卡拉ok,我对这些一点兴趣也没有,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孩子养大、养好。不过我倒劝小晏要多交际,毕竟男人需要多些朋友。”

另外,大学生结婚,对学业多少有些影响。记者粗略统计发现,重点大学本科生结婚者几乎为零。晏焕义在大学期间结婚,也付出一些代价,由于必须在周末、假期打工挣钱,他的英语四级考试没有通过,因此没有获得本科文凭。而另一对本科生夫妻,由于妻子怀孕,丈夫索性陪她一起休学,客观上影响了两个人的求学进程。

链接  高校态度

大学生结婚,校方会不会反对?对这个问题,广东多所高校的态度很一致:只要符合国家法律,学校不会限制大学生结婚。

中山大学保卫处工作人员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只要符合法律,学校不会限制大学生结婚,但学校没有对大学生结婚做专门的统计,现在不要求学生迁移户籍,很多学生的户口都留在原籍,所以结婚时连集体户口都不用借,也无需知会校方,校方在这方面不审核也不会备案。

暨南大学学生处的老师拿出一份《暨南大学学生婚育管理和服务暂行规定》,就结婚问题作出了详细解释。同样的,只要符合法律规定,学生结婚不需要获得学校同意,学校不干预更不会禁止。如果女生已经怀孕了,必须办理休学手续。这是考虑到学生的安全问题,同时还要知会学校计生部门。在这方面,中大的规定是:怀孕的新生,由职能部门批准,可以保留入学资格一年,期满可以申请入学。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80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