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遥远:出境豪赌成中国政商黑洞

      知名地产商潘石屹今天在博鳌论坛发微薄:“从晚饭到现在,大家一直聊着,大道消息、小道消息,国内的、国际的。最让我吃惊的,有几位熟悉的企业家朋友被抓。原因都是出境豪赌。太可怕了,人沾上赌一切都完了。”
      千百年来,赌博之风盛行,花样不断翻新,各种玩法也层出不穷。赌博,也是一夜暴富的人常常做着的梦。所谓“豪赌”,赌资动辄数千万,多则数亿元。怀揣几百万出境赌博,都算小儿科。
  “豪赌”这个词,平常百姓一般只在“赌神”周润发、“赌侠”刘德华、“赌圣”周星驰等主演的香港赌片系列,留下一个深刻初印象。引人入胜的故事,拨剑张驽的气氛,令人神往的派头,香港赌片尽管桥段、结构陈俗烂套,但每部仍然给人心惊肉跳的感觉。这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就是来自电影刺激的“豪赌”场面。豪华游艇上,VIP贵宾厅里,赌桌上小山一样堆砌的筹码,价值连城,牌光麻影之间,输赢魔幻莫测,英雄主角与黑社会老大斗智斗勇。最后,毫无悬念,赌神完胜凯旋。
  这是电影,是虚构的传奇。在现实中,出境参与豪赌的,没有几个是完胜凯旋,做赌神的,99%都输得脱光裤子,或狼狈,或难堪,或痛苦,或发狂,或被赌场扣下,或被逼走投无路,或因此走向不归路。一脸牛逼出去,一脸苦逼回来。最后,毫无悬念,悲剧收场。
  今年春天,我出国考察情景式商业项目,先后去韩国、新加坡、美国,也去了澳门。在韩国,目前有14家赌场。最大赌场华克山庄,每年有40多万外国人光顾,一大半是中国人。SEVEN LUCK CASINO七乐赌场是专门针对国外旅游者开办的赌场,拿着护照才能进入。韩国公民是禁止入内的。逛一圈看热闹,熙熙攘攘,大呼小叫,发现基本都是中国人。韩国赌场服务小姐中文都很棒。韩国济州岛旅行社还专门在东北三省、上海等地拉客去赌场,相关费用全免,千方百计诱惑中国游客,出国去放手一搏。
  在美国拉斯维加斯,这个全球最著名的赌场,魔力永不消逝。在拉斯维加斯郡,任何宾馆的一层都是赌场,但它并不自称“赌城”,而是称自己“世界娱乐之都”。百乐宫非常庞大奢华,一层同样是赌场,而且规模超乎寻常。正厅深处,矗立一尊塑像,居然是中国财神,歪着头,而且没脖子,面如孔庆东教授,脚下一大堆铜钱,头上挂着大红灯笼。任何一个拉斯维加斯人都知道,中国人是赌城最大财神。在美国经济不景气的今天,特意供奉了这尊财神,让中国人宾至如归,给力博彩。
  在新加坡,赌场人头晃动,几乎都是中国人。李光耀年轻时曾说,只要他还活着,新加坡就别想开设赌场。然而,他还是活着看到新加坡第一间赌场开业了。为了吸引游客,振兴经济,新加坡推出了两座综合娱乐城,其实就是赌场。尽管政府反复强调它们的娱乐性,但世界上其他赌场也都是娱乐综合体,所以“综合娱乐城”只不过是个好听说法。新加坡赌场2010年赌场收入达到28亿美元,2011年增加到55亿美元,一年翻一番。超越韩国和澳大利亚,成为亚洲仅次于澳门的第二大博彩市场。谁的功劳最大?中国人。
  在澳门,我们大陆人最熟悉的博彩胜地,那更是国人赌博的后花园。无论是老牌的葡京赌场,还是博彩新巨头澳博、威尼斯人,还是其他宾馆酒店一层赌场,每天门庭若市,24小时从不间断,中国大陆游客来了一拨又一拨。一楼大厅基本是“小赌可怡情”的游客,二楼VIP基本是“豪赌伤性命”的达官富豪。这次一起去澳门考察,有几个地产商结伴而行。下榻皇冠大酒店,一楼是赌博大厅,二楼是豪赌VIP。晚上,随地产商们去二楼专为浙商而设的西湖VIP厅,里面若干个包厢,投注50万到500万。有一地产商朋友刷银联买了200万筹码,玩百家乐,不到半个小时,净手而出。澳门赌场如同世界上所有知名赌场一样,是文明的,更是狡猾的。
  在珠海通关过澳门的时候,听到了熟悉的乡音,是浙江台州两个小青年。搭讪起来,才知道他们是专门在澳门赌场混的。混什么?赌场“洗码”。“洗码”是指赌博人员输钱后,介绍人可向境外赌场提取部分赌资作为报酬,“洗码”从2%至5%不等,甚至更高。一年通过“洗码”可获利数百万、上千万元。赚“洗码”钱的,其实就是赌托。通过诱骗、煽动企业家、有钱朋友去赌博,成为职业的赌场代理人,形成“黑金”链条,目标是从参赌者口袋里掏出更多的钱。
  一些负案在逃人员和一些因赌博等原因负债的人员,为避难而逃至境外,又充当境外赌场的关系人,通过联系、引诱国内的亲朋好友非法出境赌博,收取赌场的报酬谋生,衍生出“洗码”、“检码”等职业。我在澳门,就遇见一个浙江同乡,“三进宫”出来后,混到澳门赌场“洗码”。
  受这些境外赌场关系人以“报销路费,食宿免费”、“先提供筹码、输钱后再付款”等宣传诱惑,一些赌博人员铤而走险,参与了跨境赌博活动。境外赌场根据赌博人员的家庭经济状况先提供筹码,待输钱后就要其打电话回家让家人汇款,如不汇款就扣留作人质,直至其家里汇款还债为止。在扣留初期,赌场只是安排人员看管,但一段时间后还未收到汇款,赌场就采用暴力殴打、残害肢体、关水牢等方式折磨人质,逼迫其还清赌债,手段极为残忍。
  据媒体报道,近年来,江浙地区赌托泛滥,诱骗企业家出境豪赌。在江浙一带喜欢豪赌的企业家圈子里,总有这么几个人,他们不仅出手阔绰,在赌友“危难时刻”会及时出手帮忙,甚至还会免费带人出国到“洋赌场”潇洒。如果把他们当成朋友,那就看走眼了。因为他们就是赌场代理人,赚“洗码”的赌托。在澳门、越南、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周边国家和地区赌场代理人中,还有负责专攻企业家和政府官员的赌托。我不知道潘石屹几个豪赌被抓的企业家,是不是被托儿骗上赌场的。我一个生产防盗门的企业家朋友,就上过赌托的当,两次出境豪赌,总共输掉3700万,最后甚至被菲律宾当地一家赌场扣下,拿巨款取人。好端端一个知名企业,因现金流断裂而从此一阙不振。
  江浙一带每年被这些赌托诱骗出境豪赌的企业家,不下五万人。全国被赌托直接诱骗或间接结伴出境豪赌的企业家和小老板,不下十五万。因豪赌而企业破产、锒铛入狱、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企业家,在江浙沪每年就达二万以上。公安部曾粗略估计我国企业家因出境赌博流失资金至少在4000亿元以上,而更惊人的出境豪赌总数字,大致是6000亿元。
  另外一半,出境豪赌的2000亿,是政府官员和国企老总创造的。他们有着相同的特点,一是公款赌博,或企业买单,绝少自己掏腰包;二是一掷千金,格外“敞亮大方”。澳门一家赌场领班说:“我们喜欢阿爷(内地官员)来赌,他们赌得大方,输了不会找我们麻烦。”看来,中国官员赌品是很受赌场欣赏的。官员们出境赌博,一是为了赌,二是为了嫖。因为每个赌场,都是“黄赌毒”聚集地。他们一出境,就把党纪国法和做人廉耻心,抛却九霄云外。在澳门认识的老乡赌托告诉我,那些当官的到了澳门,白天赌博,晚上玩外国妓女。“有的官员,猫见腥味,一招妓就是三个。一把年纪,通宵玩,命都不要了”。而今,拉斯维加斯、澳门都已不是官员和国企老总们出境豪赌的唯一选择。在中国周边地区,一张庞大的赌博网,早已沿水陆两线悄然张开。一个又一个“阿爷”,踱着方步赶场去。
  官员豪赌犯罪而被法办的丑闻,媒体曝光屡见不鲜。豪赌高官名单,信手拈来。厦门市原副市长蓝甫,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私自出境去香港赌博,一天输掉350万元;原湖北驻港澳地区办事处主任金鉴培,在赌场上每笔赌注七八百万港元是家常便饭,两年内挥霍公款1.4亿港元;沈阳市委原常委、常务副市长马向,两年半时间内去澳门狂赌17次,曾3天输掉上千万元;广东省交通厅原厅长牛和恩,每个周末都要到澳门过赌瘾。南宁市某法院副院长80多次出境豪赌,赌资数额巨大被立案。
  最近的例子,嗜赌成性的湖南省湘潭市发改委原主任潘翔凌,曾先后37次赴境外豪赌,共输掉人民币700多万元。上海国企老总挪千万公款出境赌博,致公司倒闭。广州国企老总先后数十次赴澳门赌博,40余次挪用公款5792万元用于偿还赌债,造成巨额资金无法追回。国家级贫困县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基金股工作人员李华波转出境外豪赌资金高达9850万元,现已逃到境外。
  早在2005年,中纪委就发出禁赌令,党员干部以任何形式参加赌博都将被免职,对到境外赌博的,要从严法办。七年过去,禁赌三令五申,为什么这期间仍有多少官员嗜赌,出境弘扬“阿爷”赌品,走上贪污腐败的罪恶深渊,给国家财产造成巨大损失呢?杜绝官员出境豪赌,除了一如既往从严法办,更要完善干部组织制度和财务监督制度,让官员不敢伸手,无法伸手。
  企业家辛苦赚来的钱,付之一“赌”,各种悲剧,令人痛惜。而一些官员堕落成赌徒,将觊觎的目光投向公款,则更让公众痛恨。为官者一旦陷入疯狂赌博,就势必会进行权力寻租,以百倍疯狂去敛财。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所所长李成言教授严肃指出:“大量事实表明,官员涉赌已产生非常恶劣的后果。赌博已成为行贿受贿的暗道、滋生腐败的温床。赌博需要钱,赌输了更需要钱,为了钱,这些干部就可能以权谋私、贪污受贿、卖官鬻爵。如果任其发展,赌掉的将不仅仅是国家的经济财富,还有党的执政地位、国家的前途。”
  企业家的价值是为社会创造产品和财富,世界500强企业家没有一个好赌;官员的价值是恪守职责,服务人民,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没有一个嗜赌成性的官员有好下场。靠赌博发财,那是妄想。这条路注定只能是越走越黑。无论是官员、企业老板、社会大众,无论在国内还是出境,都要警惕,这吞噬幸福、毁灭人生的豪赌黑洞!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86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