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讨伐陈炯明:曾威胁使用有毒炮弹和达姆弹

孙中山不仅将他与陈炯明的矛盾公之于众,而且还语气颇为严厉地说:“现在我得向你们全体提出请求:请你们在10天内,以同一口径对他们发出警告。告诫其撤到距离广州30里以外地区。若他们置之不理,时间一到,别说我孙大炮扯大炮,我将用3寸直径的大炮发射有毒炮弹轰击他们。我会提前9小时发出通知让市民躲避,接着的3小时内,达姆弹将落到他们头上。那样的话,他们60余营的兵力会全部完蛋。”

广州的局势在继续恶化,6月2日,北洋总统徐世昌在全国巨大的压力下宣布辞职。由于孙中山曾一再发表政治宣言,承诺只要徐世昌下台,他亦将同时下野,因此,舆论界一片轰动。6月3日,蔡元培、胡适、高一涵等数百位各界名流联名致电孙中山和广州非常国会,呼吁孙中山实践与徐世昌同时下野的宣言。

同日,叶举宣布广州戒严,大街通衢,遍布岗哨。6月12日,孙中山邀请广州报界出席茶会,决心通过报纸,向陈炯明摊牌。孙中山不仅将他与陈炯明的矛盾公之于众,而且还语气颇为严厉地说:“现在我得向你们全体提出请求:请你们在10天内,以同一口径对他们发出警告。告诫其撤到距离广州30里以外地区。若他们置之不理,时间一到,别说我孙大炮扯大炮,我将用3寸直径的大炮发射有毒炮弹轰击他们。我会提前9小时发出通知让市民躲避,接着的3小时内,达姆弹将落到他们头上。那样的话,他们60余营的兵力会全部完蛋。”

6月13日陈炯明从报纸上看到孙中山的警告,急忙给叶举写了一封亲笔信,并派秘书陈猛荪亲自送往广州。自孙中山的警告发出之后,双方的火药味越来越浓。6月15日深夜,粤军高级将领在广州郑仙祠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发动军事政变,用武力驱逐孙中山下台。就在这危急关头,陈炯明在惠州派出的秘书陈猛荪把亲笔信送到叶举手上。陈炯明在信中劝止叶举别意气用事,要将粤军在限期内撤出广州,并说孙中山出兵北伐如果能胜固好,如其失败,我以陆军部长身份暂将部队调返东江训练,做充分准备,到时仍可收拾残局,守住南方根据地,继续支持先生革命。叶举阅后,无名火起,当着陈猛荪的面将信掷落地上,他说:“陈炯明真是秀才造反十年不成,根本不懂军事。人家都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了,他还想着接应孙中山北伐。”他气愤地质问陈猛荪:“回东江我们去哪里找吃的?你回去告诉陈总司令,我们已准备通电南方政府,本以护法而起,黎元洪6月11日由津入京复任大总统,故要求孙中山下野,如孙不下野事情已不容不发……”陈猛荪立报陈炯明,陈炯明听后怒不可遏,抓起桌上的茶盅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砰”的一声,茶盅的碎片散了一地。陈炯明看到落地开花的茶盅,颓然地瘫坐在太师椅上,双手按住大阳穴不住地揉搓。

6月15日晚上,白云山下的叶举司令部外警备森严,粤军旅以上的军官急匆匆地赶到这里集中,叶举正在此召集一个秘密的军事会议,商量用武力驱逐孙中山下野的计划。会上洪兆麟、杨坤如极力主张立即冲进总统府活捉孙中山,熊略等则主张先炮击总统府,将孙中山赶出广州。叶举本来赞同第一种意见,想干脆来个一不做二不休,活捉孙中山,但想到陈炯明那信中的劝止又不觉犹豫起来。最后决定采用炮击方案,并确定熊略为行动指挥官。熊略受命后,还是感觉把孙中山赶出广东为最最上策,遂派亲信到总统府向孙中山秘书林直勉暗中通报,让他赶快逃跑,以免炮火误伤。

其实早在当晚10点,总统府已接到一军官电话:“今夜粤军或有不轨行动,将不利于总统,务请总统离府。”但孙中山认为是谣言,不肯信。当林直勉12点又得到类似消息时,孙中山仍不肯相信。他说,当年陈炳焜、莫荣新在广州如此作恶多端,尚不敢公开叛乱,何况陈炯明、叶举等人跟随自己多年,粤军第一军是自己一手培植起来的,不会敢于公然发难。林直勉看孙中山如此固执和自信,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他非常清楚,观音山总统府只有50多名卫士,所有的武器,就是34支手提机关枪、一万多发子弹。队长姚观顺直接负责保卫孙中山与宋庆龄所住的越秀楼,万一孙中山有何闪失,他将如何向国人交代。

16日凌晨1点钟,已经能听见总统府外的部队的集结声和嘈杂声音了,林直勉等三人再来劝孙中山离开,可是孙中山仍说:“陈炯明胆敢作乱,我便要负平乱之责,如力不如,唯有一死,以谢我四万万同胞。”已是凌晨三点,林直勉仍无法劝说孙中山离开总统府,见情势越来越危急,林直勉只好强挽着孙中山离开了总统府。林直勉在离开总统府之前叮嘱马湘,要调集总统卫队及武装力量,保卫总统府和宋庆龄的安全,尽可能把一些机要文件转移出来。马湘自知情况紧急,催促林直勉赶快掩护孙中山离开,他即把电话打给了马亮。马亮和刘阳一班人十万火急地赶到了观音山,与马湘的卫士们一起作好战斗的准备。

孙中山从总统府右侧的粤秀街走出,他身穿白夏布长衫,戴墨晶眼镜,很像个医生。在街上碰到叛军,林直勉说:“我的父亲患了重病,所以不得不深夜请医生到家里诊治。”泰然自若的孙中山并没有引起叛军怀疑。一路上,他们又数次与叛军遭遇,但是孙中山的态度一直很从容。他们沿着长堤一直走到海珠公园附近,公园是江中心一个不满1000平方米的小岛,当时海军的总司令部就设立在这里。

孙中山一行雇了小船渡河前往海珠军部。行至河中时,有哨兵喝止,喊口令,而他们又答不上来。紧急之下,林直勉大声喊:“我是总司令的朋友,来自总统府,有要事报告。”海军总司令温树德亲自出来,林直勉说:“大总统在此。”这才得以登岸。

在孙中山顺利撤出之后,总统府外,叶举命令熊略指挥第二师4000多粤军围攻总统府。熊略组织了多次冲锋均被总统府卫队击退。伍仁带着一营兵力,冲在最前面。马亮、刘阳的手提机枪不停地扫射,最终无法抵挡伍仁的猛烈冲锋。下午4时,总统府终被占领,财物被抢劫一空,大批文件被烧毁。马亮和刘阳看着总统府燃起的熊熊火光,心中一阵紧缩。边打边往越秀楼靠拢,以接应马湘他们。

伍仁知道越秀楼是孙中山的居所,指挥士兵拼命冲锋,却被马亮、刘阳的机枪挡了回来。情急之中,伍仁分出两路人马,一路由前门佯攻,另一路从后门冲进去。马亮和刘阳见状,大吃一惊,赶忙抄起手提机枪,从前门打开一条血路,掩护马湘和黄惠龙护着宋庆龄从前门逃出来,就当埋伏在附近的粤军冲过来的时候,马湘急中生智,把自己手中的50多枚银元撒在地上,趁叛军抢钱之时,匆忙躲进了对面小巷的一家开着门的民宅中。伍仁见到那些蜂拥而上的抢钱士兵,开枪搁倒了几个。大声骂道:“见钱眼开的,我毙了他,快冲进去,抓孙大炮,重重有赏。”

其实此时的孙中山已转移到“永丰”舰上,外交总长伍廷芳慌忙前来谒见。孙中山嘱伍廷芳尽快把广州叛乱的情形设法转告北伐诸军,想法通知胡汉民、许崇智速回师广州,平息叛乱,同时将陈炯明等叛乱内情转告外国驻穗使节,以争取国际上的声援。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89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