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贫民出身的香港特首

两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温家宝坚信:“香港一定能够选出一个为多数港人所拥护的特首。”3月25日,梁振英当选 “我不是共产党员,也不是所谓的地下共产党员。”3月25,香港会展大厅,媒体见面会,几分钟前刚刚当选为香港第四任特首的粱振英掷地有声。

    事实上,在过去的5年中,他已经重复了这句话不下10次。这次面对路透社的发问,惟一不同的是,他用了英文来回答。 71日上任还剩下3个多月时间,《明报》社论提醒正春风得意的他:“梁振英特首无蜜月期,就职前已需提振民望。”

“红”人梁振英
   即将58岁的梁振英,出身于贫寒的警察家庭,非官非富。能有今日的镁光环绕,背后端的是无数艰辛。
   少年的他与全家挤在公家宿舍,必须与其他10户人家共享厕所。为了贴补家用,梁振英每日放学回家便与母亲一起折塑料花,每个月能赚个300块钱。4年之后,苦寒少年终于熬出了头,“记得最后一次交完塑料花,母亲将送花的最后一个袋子放入箱子收藏起来,说是要留给孙子。”
    1974年,梳着三七分头的梁振英负笈英国,之后的几十年中,这个严肃沉稳的发型就再也没变过,以至于时常有人批评他刻板,他自己则善意地夸自己“严谨认真,一丝不苟。
    3年后,严肃小青年以第一的成绩回港,加入了老牌测量师行“仲量行”,成为一名测量师。又过了5年,刚刚过了而立之年的梁振英,成为这家英资公司200年历史中最年轻的合伙人。
   及至后来单飞,一举成为业界五大行中的戴德梁行那个“梁”,小青年果敢决断的特色显现了出来。2000年初中国楼市前途未卜,其他国际大行均犹豫不决,梁振英的公司大胆出招,深入内地一二线乃至三线城市布局。盆满钵满的同时,成为内地惟一一家获得“一级房地产价格评估资格”的国际物业顾问公司。
   这些当然是后话。回到80年代初,小青年梁振英不仅事业红红火火,与红色大陆的关系也在这一段时间越发密切。他从地摊上买了一个白瓷公仔,是一个卷起衣袖、坚毅果敢的女性,他在公仔背面郑重其事地写下了3行字:“放手大干,四化有期,富强在望。”
   改革开放之初,百废待兴的大陆求贤若渴,梁振英与香港一班来自法律、会计、工程、测量等界别的专业人士,一起奔赴内地讲学:“我由南到北去讲课,讲市场经济、土地交易,对象全部都是官员。”梁振英就这样初步建立起自己在内地的红色人脉,不到5年就起了奇效。
    1984年中英谈判碰上新界的租约问题,“当时中国还没有房地产市场,缺乏经济和合约上的知识。除了英国人外,中央想找个香港人咨询专业意见。有位官员就记起一个经常到内地讲课的年轻人。”梁振英就这样获得了中央的信任,由《基本法》咨询委员会执委做起,1988年更是接任一般由共产党员担任的咨询委员会秘书长职务。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香港人记住了这位中央眼中足以“托孤”的红人,他要当特首的传闻自此传了20年,而关于他政党背景的猜测也传了20年,所以才有了文章开头路透社的质询。
   梁振英曾表示:“我白手起家,到今日我是这间伦敦上市测量师行的一个大股东,总公司董事局惟一一个亚洲人,这肯定不是谁的托孤、谁捧你所能决定的,甚至中国共产党都说不上话!”
白手起家、艰苦打拼、穷小子力争上游,这便是严肃小青年在竞选中着力打造的形象,与他的竞选对手、工业世家出身的前政务司司长(仅次于特首)唐英年形成鲜明对比。而面对梁振英的挑战,唐英年则反驳:“讲就天下无敌,做就无能为力!”
 
Polo衫下基层
唐英年的评价并非空穴来风。虽然从1997年就加入特区的行政会议,成为特首的智囊,但除此之外,梁振英15年来再未担任过任何一个政府管理职位。他仪有的政治简历也非常惨淡。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席卷香港之前,香港楼价高企,市民无力负担。时任行政会议成员的梁振英就建议董建华每年供应不少于85万个住房单位,誓言10年内解决香港的住房问题。但赶巧碰上呼啸而来的金融风暴,5年内楼价狂降70%,不少家庭数十年积累的财富转瞬化为乌有。后来一般认为,董建华当年被迫下台与这个政策不无关系。不过,梁振英回应指责时就称这一计划早在港英时期便已制定,与自己无关。
有趣的是,缺少管治经验在竞选之初却恰恰成为了梁振英的优势。去年年末,梁振英和唐英年两大特首参选人浮出水面,唐英年坐拥李嘉诚等四大地产商的鼎力支持,而梁振英则弱势得多,香港时事评论员蔡子强就直指“梁振英最初参选只是被视为黑马,甚至陪跑”。当时,香港社会最大的关注是“地产霸权”、政府“官商勾结”,民间担心一旦政府中人唐英年上台,便只会维持现状;相反,梁振英则一直关注民生,甚至常常撰文批评政府政策:“香港是资本主义社会,不能强调平均分配,但市民或多或少分享到经济成果,这个很重要。”
因此,很多基层民众将变革的希望寄托在这位“香港仔”身上,他的民意支持率一度超过五咸。唐梁二人都经常走上街头,争取民众的支持。与唐英年西装革履不同,梁振英下区时要么披着件棉毛衣,要么干脆就穿着普通Polo衫;甚至他的皮包也被考证出“用了超过40年掉皮掉色”。
   关注基层的视角同样体现在他的政纲之中:“香港人并不仇富,也不仇商,香港人反对的,只是一些不公不义、敛财式的经营手法。”
   他提议“潜入港地”政策,即规定部分住宅只能出售给香港居民,试图遏制内地富豪炒高香港房价;又提出重设“扶贫委员会”,研究老年贫穷、在职贫穷、跨代贫穷以及新移民贫穷问题。
   当选后,梁振英又一次保证:“我会继续拿着一张凳,一本簿,一支笔,和我的管治团队走入群众,听取你们的意见,只要你们肯讲,我就肯听!我,梁振英,希望做一个亲民的特首!” 
特约记者旷达发自香港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shehui/894.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