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者柳传志

破局者柳传志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接触柳传志的人,都爱顺便问候一下他的高尔夫生活。柳传志把自己的球风形容为“仇杀高尔夫”:要竞争,要斗嘴,把比分记下来,把赢的钱封在信封里作为下一轮较真比赛的动力。打球的“第一敌人”是四通集团的老总段永基,因为第一次打球他让了自己二十杆,让柳传志“永远记得”。球风如人。柳传志曾自恃有才热爱损人被同学批判,他热爱竞争,曾口若悬河与老师激辩。随着岁月的历练,柳传志的棱角亦被打磨。而若不是这好动好竞的本性,恐也不会出现今日的联想。

       柳传志将人划为两种:日子风轻云净,适应力强,视为小草;迎难而上,领导小草者,是大树。柳传志只想做大树。

如果不是“憋得不行”,1984年时任中科院计算机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的柳传志,不会抛弃“铁饭碗”跑去创业。有人说,时势造英雄。柳传志认同自己是被时代选中的人:“改革之中,不停地往下淘汰人。我觉得,好像站在一艘船里摇摆,不被摔下去就算是被选中了吧。”

       联想创业28载,从生存在传达室的一间小作坊,到现在联想控股、联想集团、神州数码、融科智地、弘毅投资五大公司置于旗下的超级巨头,柳传志已被按坐在中国企业家的制高点上。

柳氏产权政治

       在新近公布的出席中共十八大代表候选初步人选名单中,仅有三个人事企业经营者身份,其中便有柳传志。

      “在我看来,要读懂柳传志,差不多要读懂中国的百年企业史,”采访过柳传志的财经作家苏小和如是说:“他从国有企业出发,现在是一家股份制的跨国公司,他是中国唯一一个在完全竞争领域与国际大公司抗衡的企业家,他的身上当然有着传统中国文化的影子,他还需要在这个四顾彷徨的体制内盘算,更重要的是,他此前的个人史,以及他之前的企业史,表明他所做的,其实是一种探索性工作。”

        1984年对中国企业来说,是神奇而特殊的一年。邓小平南巡谈话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闸门,“下海”之潮倾闸而泻。在柳传志“下海”之前,其所属的中科院已经开始躁动不安。中关村的“电子一条街”已初见繁荣,创业者皆是来自中科院的研究员。那个时候的柳传志,不爱科研,爱政治。那一年,在中科院计算机技术研究所的支持下,加上20万的启动资金,时年40岁的柳传志作为副经理,开始了办公司的新人生起点,所办的“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就是日后“联想”的前身。

       “从历史的角度去看,企业创办之时,如果国家投资20万元,那么这个企业就会成为百分之百的国企”,提到联想,柳传志总觉得当初的产权幸运。

       按照柳传志的说法,在联想的整个发展过程中,中科院只在创办之初投入了20万,此后没有追加过投资,缺口的地方就得自己想办法,包括银行贷款,企业也完全自负盈亏。“在这种情况下,国家以股份的形式奖励这一批历经千辛万苦的员工也是应该的。”

        一位大陆记者回忆,在一次高官在场的会议上,一位经济学家抬头看看了身边的柳传志,说,中国的企业大致分为有官方背景与没有官方背景两类,联想属于后者。当时的柳传志侧过身体,盯住经济学家的眼睛问道:“你说我们到底有什么背景?一个卖PC的企业,又需要什么了不得的背景?”

        当企业越做越大,面临新老交替问题的时候,若联想是国企身份,这会使老员工无所得,这便成为公司的大问题。柳传志一直力图将自己管理的企业慢慢打造成以自然人产权为主体的现代企业。

        “在中国的事情要顺势而为,不能强来,不能急?”柳传志的政治哲学是,“看准目标,要拐大弯,不要临时拐急弯,拐急弯容易熄火。”数年来,柳传志在产权改革的问题上,迈着小碎步拐着大弯朝目的前进。

       事实上,创业初始时,计算所与公司的“母子关系”对于柳传志来说,的确是一股助力。公司的性质是“国有企业”,就使得公司的员工可以享受计算所内的各种福利,包括在专业技术职务和工资方面晋级的权利、无偿使用计算所的研究成果,可以使用所内的办公室、电话及所有资源等,甚至在银行贷款方面也会有一些国资单位的便利。而另一方面,在财务、人事和经营决策的权力上,柳传志享有相当的自主权。这是一种十分混杂的状态,但以当时的历史背景和实际情况来看,也没有人想把它理清楚。

      联想日渐壮大之后,资产归属也终究会变得敏感。

       柳传志在1993年左右开始考虑产权问题:“觉得这确实有些不合理,责任与压力都由经营者承担,利润则全部上交国家。”于是柳传志开始提出“员工持股”的要求。这一点因为当时的管理权在国有资产管理局手里,没有通过。

       柳传志开始寻求变通的法子。先是在中科院的支持下,获取了中科院股份35%的“分红权”,而柳传志并未实际分饼,为了给将来购股做准备,以画“空饼”为手段激励员工。

       2001年,联想成为股份制改造的试点企业,柳传志用这攒了8年的实际分红利润,买下了中科院这35%的股份。

        柳传志曾经提到过国有资产转产权之难。一方面,他认为联想的发展全凭人的智慧,并非政府20万的启动资金,且所在领域也是并非垄断的竞争领域,应该实现市场化;而另一方面,也承认:“同国家谈起通过并购实现国有股权稀释的问题,总会谈及国有资产的流失”。

         2009年,中科院将所持联想控股29%的股权转让给中国泛海控股集团。这是联想走向股权多元化的又一步。2010年,北京联持志远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与联想控股职工持股会签订《合并协议书》,约定由北京联持志远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吸收合并联想控股职工持股会。此后几经腾挪,根据今年4月联想最新公布的股权信息,联想控股员工和管理层的持股从最初的35%增长到42.5%,对于公司事务的发言权大增。其中,柳传志持股3.40%。

未完,详情请参见《凤凰周刊》2012年18期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信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说明联系纠错
  •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