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移民新政:华人的窄门

image

对加拿大不利于中国移民申请者的“新政”,抨击最猛烈的是移民律师和申请者本人,而支持者中除了个别反移民组织及人士,最重要的生力军却是华裔新移民群体。

作为著名的移民国家,加拿大和美国等国同化移民的“熔炉政策”不同。枫叶之国素以包容移民文化的“调色板政策”著称,长期以来是众多有意移民者心目中的理想归宿,更是近年来许多国人趋之若鹜的移民目标国。

然而这个“目标国”近来似乎变得越来越不好客,移民门槛越抬越高。今年6月,加拿大联邦国会通过《C-38法案》,规定取消2008年2月27日前递交,且于2012年3月29日前尚未作出审理结果的技术移民申请。加拿大联邦公民、入境事务和多元文化部(俗称移民部)部长肯尼宣布,加拿大暂停接收联邦技术移民和投资移民申请,至少至2013年1月止。鉴于技术移民和投资移民是加拿大主要的两大类移民接纳类别,这一决定会导致近28万申请者被“一刀切”地拒之门外。

移民部变成“不要移民部”

此前,加拿大已将原先“投资40万加元”的投资移民资金标准翻番,但旧案依旧有效。11月,肯尼在回答律师和移民申请人咨询时暗示,联邦移民部不但打算在明年将投资移民款额由80万加元上调至150万160万加元,且将规定需投入指定的政府基金,5年后才能取出。在咨询中,尽管肯尼否认将效仿技术移民成例,对投资移民申请旧案也来个“—刃切”,却暗示很可能在今后采取区别对待的策略,即优先审批那些投资80万加元的新申请者,而让那些投资40万加元的旧申请者静候消息。

除了申请环节提高门槛,入籍的门槛也水涨船高。今年4月,肯尼宣称要求,9月28日又公布新法,宣布自11月1日起,凡申请入籍的18-54岁加拿大永久居民(即所谓“枫叶卡”持有者)在申请时必须提供可靠的英语或法语能力相关证明。而此前的规定只要求申请者在参加公民考试前,语或法语和移民官员交谈,以确认其语言能力即可。

除此之外,今年10月,肯尼还向加拿大国会移民委员会提出希望批准《C-43法案》。该法案规定,加拿大联邦移民部长有权根据自己的,职业判断”,禁止任何无犯罪记录的外国人人境,即所谓“消极自由裁量权” (negative discretion)。通俗地说这项新法规等于规定,联邦移民部长想不让谁入境,就有权不让谁入境。

唯一看似降低门槛的是所谓的

“经验类移民’。根据新规,在加拿大从事全日制学习已满两年的学生,毕业后可自动获得3年工作签证而无需雇主证明,工作满1年后就可申请移民。此外,部分省份放宽了高学历省提名移民的要求,一般都从豁免雇主证明、延长毕业后1作签证有效期等人手。

抬高门槛后的效果可谓立竿见影。10月31日,加拿大联邦移民部向国会提交的《2012年度移民报告》显示,2011年度移民总人数比前下年下跌11.4%。按类别分,技术移民同比下降25%,家庭团聚类下跌6.3%,经济移民下跌16.5%(其中企业类移民下跌35.1%)。

报告中,联邦移民部一反这个移民国家多年雷打不动的惯例,并未公布2013年各类移民的吸纳人数目标,仅仅简单描述称“计划在2013年吸纳24万26.5万移民”。即便按照这一计划,2013年移民吸纳总人数也将比2010年的高峰数值(28.0691万)少很多。许多业内人士都猜测,肯尼和加拿大联邦移民部之所以迟迟不公布明细类别的吸纳人数目标,是因仍打着继续压缩传统的技术移民、团聚移民配额,并让位给他所青睐的经验类移民和高价投资移民。所有这一切让加拿大联邦移民部被许多人讥讽为“不要移民部”。

不同声音始终存在

按照肯尼和加拿大联邦移民部的解释,提高门槛的初衷,主要是为了减少轮候时间。

由于申请人数太多,而加拿大使馆工作人员效率又实在低下,各类移民申请的轮候时间十分漫长,平均达26个月之久。个别国家的某些类别申请,等上几年也是司空见惯的事。肯尼认为,既然“排长队’是轮候时间长的主因,只要提高门槛,就可既增加联邦收入又减少轮候时间,达到一举两得的效果。然而事实证明,联邦移民部的初衷并未实现。

加拿大《移民通讯》杂志Lexbase日前统计显示,2009年1月日至2012年7月1日,移民审批等候时间非但未减少,反倒从原先的平均26个月增至27个月,且香港(26个月增至38个月)、北京(29个月增至36个月)等华人申请者密集的使领馆,等候时间是增加最多的。技术类、团聚类的队固然是缩短了,但这主要因为‘停摆”和“—刀切”,对于申请者而言自然更加不是福音——排长队还有等的希望,如今则连等的资格都没有了。

针对现行移民政策变化,加拿大国内始终有争议存在。一些反对者指出,“一刀切”是十分不妥当的,因为这些人的申请业已受理,如今单方面“毁约”等于加拿大政府背信弃义,于国家形象不利。

也有分析指出,加拿大地广人稀且已进入老龄社会,未来社会活力和劳动力市场都需要大量外来移民,尤其技术移民来填补。与技术移民相比,联邦移民部目前青睐的富裕投资移民和经验类移民各有不足,前者早已功成名就,移民后往往既不自己参加工作,也不积极创造就业机会,甚至本人都不愿久居本地,后者是职场菜鸟,空有本地经验却需从头培训。一旦数额陡增,还可能引发当地应届毕业生的不满,甚至引发类似法国等欧陆国家的社会问题。

更有人指称,被戏称为“不移民部长”的肯尼存在严重认知偏差。肯尼忽视了许多移民的家庭观念,以及家庭对这些年富力强移民的重要陛,只看到“七老八十”的团聚类移民会占用加拿大福利,却忽略这些人的到来可帮助其子女照顾家庭。CIBC银行副首席经济师本杰明,泰尔就表示,随着新兴经济体的蓬勃发展,早就没有那么多专才、富翁排着队等着移民加拿大了,不应再抱着过时的“皇帝女儿不愁嫁”心理。也有人指责肯尼“欧洲中心论”(他本人是爱尔兰裔),歧视传统移民来源国——中国、印度等。

中国申请者的窄门

移民缩水的另一大特点,就是传统移民大户的好景不再。曾是第一移民来源国的中国,2005年高峰时全年移民总人数高达42292人,2011年则仅为28696人,跌幅高达32.1%。同期印度的跌幅也高达24.7%。相反,菲律宾连续3年成为第一移民来源国,而欧美移民比率也有大幅提升。

......未完,详情见《凤凰周刊》2012年第1期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信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说明联系纠错
  •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