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选政府下的缅甸改革

过去半个世纪里,独裁统治下的缅甸经历了全面的停滞、倒退和封锁。2011年,缅甸成立首个民选政府,并释放出改革的信号。压抑太久的缅甸人,在有限的社会生活里,表现出无限的热情和活力。

001.jpg

2011年3月,民选政府颁布一系列自由化改革政策,其中包括允许民众举行和平示威法令。图为2012年12月,缅甸北部蒙育瓦,当地村民抗议中缅合资莱比塘铜矿项目。村民称政府不与他们商量就开始了铜矿项目,并“迫使他们不得不为了这一项目放弃自己的土地”。

003.jpg

2012年以前,一张手机SIM卡在缅甸售价为150美元至400美元,是工薪阶层月工资的2至3倍。在人均GDP仅为1000美元的缅甸,手机和SIM卡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是奢侈品。缅甸6000万人口只拥有手机约300万部,普及率仅为5%。2013年4月25日,缅甸政府以摇号方式向民众发售手机SIM卡,通过摇号购得手机卡仅为2美元左右。这是缅甸首次投放廉价手机号,标志着缅甸电信业开放迈出重要一步。图为2013年5月4日,缅甸仰光,民众抢购手机。

004.jpg

为实现在未来三年内将手机拥有率从5%提高到80%,缅甸政府还决定通过国际招标的方式引进运营商,以帮助其在短时间内提升电信产业。图为2013年3月7日,仰光,一名同时贩卖食物和座机的小贩。

005.jpg

缅甸过去严格管制网络,然而新政府为强化开明形象,于2011年10月27日宣布正式解除Facebook、Twitter等曾发表不利缅甸形象的网站封锁,象征缅甸进入网络自由时代。图为2011年,两名缅甸克钦族士兵在使用电脑。

006.jpg

2012年8月20日,缅甸政府宣布开始废除对当地出版部门的审查制度;2013年4月1日,缅甸私营日报在消失近50年后重新开售。目前,有超过16家报纸获得开售的许可证。图为2013年3月31日,仰光,《每日之声》报发行第一期。

007.jpg

各种报刊杂志如雨后春笋般涌出。一本名为《迷幻》的杂志引发缅甸舆论的激烈争议。《迷幻》杂志封面多为衣着暴露的女郎,内容包含床笫秘密、拥抱秘笈之类的噱头。缅甸官方曾表达了对《迷幻》违反伦理道德的不满,但该杂志却受到了青年男女的热捧。图为缅甸小贩兜售《迷幻》。

008.jpg

缅甸严格的管制催生了具有反叛精神的“朋克”。在过去的数十年里,这一有着自己政治和文化主张的群体却只能偷偷摸摸地从事活动。图为2011年独裁政府解散后,一身朋克打扮的缅甸青年在仰光街头游荡。值得一提的是,因为买不起定型胶,许多朋克青年只好用皮革胶来固定头发。

009.jpg

缅甸释放改革的信息,吸引着包括中国、美国和日本在内的一些国家都布局“抢滩”缅甸。某机构预计,缅甸在未来20年将吸引上千亿的投资。图为2012年9月,公共汽车驶过仰光市中心的购物广场。

010.jpg

1961年,当时的缅甸首都仰光首次举办了东南亚运动会;时隔半个世纪,缅甸将于2013年12月第二次举办东南亚运动会。图为2013年3月26日,缅甸首都内比都,工人在运动场馆做清洁工作。

011.jpg

图为仰光街头,奥巴马的喷画。有西方媒体猜测缅甸的一系列动作只是为了解除美国的制裁,有一天政府可能收回权利,改革也可能出现逆转——缅甸的前景并不清晰。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对于每一个缅甸人来说,一旦尝过自由的滋味,就再也不能忍受不自由。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信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说明联系纠错
  •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