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九大为何推迟召开?

按照八大通过的党章,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应该于1961年召开,但它没有召开。

1956年9月召开的八大,正确地分析了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中国阶级关系和国内主要矛盾的变化,确定把党的工作重点转向社会主义建设。遗憾的是,1958年5月5日召开的党的八大二次会议,改变了党的八大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正确分析,认为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仍然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社会主义道路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这实际上确认了毛泽东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问题的“左”的理论。会议提出了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会议号召全国人民,认真贯彻这条总路线,争取在15年,或者更短的时间内,在主要工业品产量方面赶上和超过英国。这条总路线提出的初衷当然是想尽快改变我国经济文化落后的面貌,但却忽视了客观经济规律。它的直接后果就是会后不久,全国迅速掀起了“大跃进”的高潮。

严重违背客观经济规律的事情怎能长久?“大跃进”运动和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迅速遭到失败,仅仅一两年的时间,中国的经济形势急剧探底。最让人难以承受的是,出现了全国性的三年自然灾害。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最着急、最头痛的事情之一,是6亿人民吃不饱饭。北京告急,上海、天津告急,全国不少省市都极其紧张。在这样的情形下,召开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是不可能的。但是,在国家财政极端困难、人民生活极端困苦的情况下,为了总结“大跃进”的经验教训,1962年1月11日至2月7日,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了,中央、各中央局、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及地委县委、重要厂矿企业和部队的负责干部参加了这次会议,共七千多人。这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举行的规模最大的一次工作会议,人们习惯地称其为“七千人大会”。七千人大会是在肯定“三面红旗”指导思想的情况下进行总结,应该否定的东西没有否定,所以半年以后中国的历史又重新转向,遭受曲折。

1966年5月开始,全国性的“文化大革命”爆发,它是党内以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的错误理论和实践为主要特征的“左”倾思潮发展的顶点,是党的民主集中制逐步遭到损害、个人崇拜现象严重发展的结果;也是林彪、江青、康生这些野心家别有用心地利用和助长毛泽东的“左”倾错误的结果。

1966年8月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上,毛泽东在写出“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并领导开展了对刘少奇的批判之后,明确提出了准备召开九大的问题。这件事后来就委托给中央文革小组去办。

1967年11月,中央文革小组以群众要求的名义整理了一份通报,发向全国。这份通报着重提出:1.要把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的“左”倾错误理论写入九大党纲;2.要写一本党内两条路线斗争史,作出新的历史决议以代替所谓有错误的1945年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3.九大要大力宣传“林副主席”是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并写入九大的报告和决议;4.要把“文化大革命”中涌现的所谓“新生力量”,即造反起家的分子,选入党的中央委员会;5.要把被诬陷为“叛徒、特务、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大批领导干部,“统统清除出去,以根除隐患”。通报强调的这五条,实际上成为各地准备九大、修改党章的指导思想。
 

1968年10月,扩大的八届十二中全会召开,为九大作了直接准备。这次全会主要解决三个问题:1.全面肯定“文化大革命”,赞同毛泽东关于“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错误结论,为九大定下了政治上的基调;2.在极不正常的情况下,通过了江青、康生等人制造伪证写成的《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作出撤销刘少奇党内外一切职务、并永远开除出党的错误决议,为席卷全国的历时两年多的炮打所谓资产阶级司令部的错误斗争,从政治上和组织上做了结论。这是召开九大的最重要的准备。3.讨论和修改了党章草案,通过了九大代表的产生办法。这样,十二中全会就在公报中正式宣布:“全会认为: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风暴,已经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为召开党的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准备了充分的条件。”

在全国(除台湾省)29个省市自治区先后成立了革命委员会,实现了所谓“全国山河一片红”。半年之后,1969年4月1日至24日,“在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了伟大胜利的时刻”,中国共产党在北京召开了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此时八大已经过去13年了。

九大为什么不能按时或稍微早些召开?江青在一次接见群众组织代表时揭开了其中的奥秘:开会的时机要有利于“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她念了“文化大革命”中“揪”出来的、以刘少奇为首被认定是“叛徒”“特务”“死不悔改的走资派”“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等一长串名单,说这些人都是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的成员,如果是在“文化大革命”前召开九大,那么,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将进入第九届中央委员会,有的还会进入核心领导机构,这样,就会大权旁落,“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岂不也要落空?江青讲到“现在”,不无得意地说,经过这场“文化大革命”,这些人都现出了原形,一个个都被斗倒批臭,问题自然都解决了,再开九大,进入中央的自然都是“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人了。

其实,推迟也罢,提前也罢,一切视“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需要与否。对“无产阶级司令部”最有利的时机,就是最佳的开会时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1401.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