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预备:省级高官换届补任季

9月12日,卸任广州市委书记的张广宁时隔大半年,组织安排的“另有任用”才终算落地,履新大型国企鞍钢董事长。这期间甚至传出谣言称他携秘书自杀,他只好出席了一项官方活动来辟谣。去年至今的大规模中共省级高官换届大多采取了无缝对接的精细化操作,但也有例外,个别职务出现数月空缺,或者个别官员数月无职沉寂,今年7月到10月是他们集中履新的时段。

官员“进退流转”生态

张广宁早年就是从钢厂基层做起,步入政坛升至广州市委书记,曾有25年的钢企工作经验,如今执掌鞍钢,59岁的他又回归了钢铁老本行。鞍钢集团属于部级央企,与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相比较,级别相同,不过在两个岗位间转换,张广宁等待了9个月之久。省级党代会后,新职务来得最快的是杨栋梁,刚卸任天津市委常委,就被任命为国家安监总局局长。

官员代际更替中,超龄的官员或全退,或晋升更高级别,或安排其他出路,以让出席位给更年轻者。由于今年省级党委换届中年龄界限更模糊,过程也就显得更加复杂。年龄较大的资深常委留任者增加,相应地,如何为年龄相仿但退出常委班子的官员寻找出路,成为中共官员“进退流转”政治生态平衡的新考题。

本轮省级党委换届中,一共有54名省部级官员退出省委常委班子。有7位在换届前后晋升为本省区政协主席,从而退出常委会;有22位在换届前后转任本省区市人大任职,出任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有9位在换届前后转入本省区市政协出任副职;有5位卸任常委,并且彻底退休,他们都是原任有关省区市的纪委书记,年龄早已超过副省部级退休年限;有10人卸任常委,但仍然担任党政具体部门职务。

可见,人大、政协作为官员二线工作平台的作用继续得到发挥,于此路径安排出路的官员较易“无缝对接”,而不必出现“人事空档期”引起外界诸多猜测。一般情况下,于此路径安排出路的官员,“让位子”同时出任人大、政协党组任职,再通过人大、政协法律程序确认。如:原辽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峰在2011年10月份即担任省人大党组书记,并在今年初成为省人大副主任;原安徽省委常委王秀芳去年就担任省政协党组副书记,今年初成为省政协副主席。

多年来,由于各种原因(包括年龄原因)未能晋升的重要岗位的副省部级官员,大多是安排至大型央企任职。如:原青海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蒋洁敏出任中石油总经理;原山西省委副书记、太原市委书记云公民出任中国神华集团副董事长,现任中国华电集团总经理;原工信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奚国华出任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董事长。

还有一些官员由于年龄原因不再提名为新一届常委候选人,但他们只是卸任常委职务,所兼任的职务未变,这会在党代会闭幕后的一年内出现新调整。比如:上海市常务副市长杨雄、湖南省常务副省长于来山、广东省常务副省长肖志恒、四川省常务副省长魏宏。

省级领导层微调基本到位

 据本刊统计,内蒙古、黑龙江、上海、安徽、江西、河南、湖南、四川、贵州、西藏、陕西等11省区市在党代会换届后,新当选的省级党委常委班子组成人员有微调。最高级别的调动是原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升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省长赵克志顺位接任贵州主政职权。其余有,省委副书记二人次调整;组织部长二人次调整;宣传部长四人次调整。

安徽省委常委班子变动最大,新一届常委于去年10月底产生,不久,省长王三运调任甘肃省委书记,国家计生委主任李斌空降出任安徽省长,今年4月,安徽副省长余欣荣调任农业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6月,内蒙古自治区委常委曹征海调任安徽省委常委,并带来安徽省委常委分工的一次大的调整,省委秘书长陈树隆任常委副省长,宣传部长唐承沛兼任省委秘书长,而宣传部长一职则交由曹征海兼任。

 

 

 

按惯例,一般省区市常委名额为13名(西藏、新疆15人,青海14人,海南12人),目前,各省区市中,内蒙古、黑龙江、贵州均缺额一名,河南超额一名。31个省区市中,明确公布省委常委新班子分工的只有广东、北京,但根据官员出席公开活动时具体职务推断,目前仅有甘肃省委常委班子还没有明确的分工调整,新进常委的三人仍然担任副省长原职,加上省长刘伟平和常务副省长刘永富,省政府有五人在常委会。

据本刊记者统计,新晋入常委班子的成员最高频的分工职责有三个:出任宣传部长和统战部长分别有10人之多,担任党委秘书长的有6人。而此前担任宣传、组织、统战、秘书长等职务的老常委多在换届之前就安排其他职务历练,如政府常务副职、省会及重要城市书记等。能够经受多岗位历练是组织培养的重要方式之一,但并不是所有留任常委都能被安排新岗位。

有些职务的调整是跨省区市的,这往往体现中央全局性的人事调整。即使平级调动,如果跨省方向是由北向南或者由西向东,常常代表着组织重用。如:青海政法委书记李鹏新、甘肃省委秘书长姜信治、陕西延安市委书记李希分别东调内蒙古、福建、上海出任组织部长。

军方常委“复任”新现象

省级党委常委班子组成人员中,需设立一席军方常委,体现党委对军队的领导,也强化地方军务与党政系统的联系。因为军队系统独立性较高,军方常委的任免,不一定由地方党委完全掌握,但在此前的历次党代会上,军方常委的任免与其他常委任免保持了时间窗口上的高度一致性。

在本轮省级党代会换届中,四川和上海省级党委常委会中,原任军方常委的官员,因为年龄原因,在党代会之前不再提名,卸任常委职务,但是在党代会之后,两位官员均以中央直接任免形式“复任”,再次填补该省市军方常委空缺,这是最新出现的人事任免现象。

2010年始任上海警备区政委的朱争平,出生于1953年2月,在2011年进入上海市委常委班子,在今年5月上海市委党代会之前,由于年龄原因不再提名常委选举,之后的党代会上,军方常委人选出现空缺。9月8日,朱争平以“上海市委常委、上海警备区政委”身份出席公开活动,表明他已复任此前的常委岗位。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四川省。四川省军区政委叶万勇,出生于1953年9月,湖北武汉人,15岁参军,长期驻扎川藏,政工干部出身;2000年8月后历任西藏军区政治部主任、副政委;2006年10月任四川省军区政委,次年1月任省委常委直至今年5月四川省委换届。但他卸任四川省委常委之后不足两个月,再次复任。

陕西省情况类似,但稍有不同。陕西省委军方常委原来是省军区司令员程兵,去年退休,1953年7月出生的郭景洲接任。陕西省军区政委段进虎是1952年出生。两人都超过新任常委提名年龄。5月召开的陕西省党代会上,军方常委人选也出现空缺,但7月26日上午,陕西省领导干部大会在西安召开,省委常委郭景洲在主席台就座,表明了他在党代会之后补缺了军方常委。

分析人士指出,一般省级党委常委的提名年龄线划在了58岁,但是军方常委一般情况下的划线年龄在60岁,也可能不在此限。同时,军方常委自有其人事安排独立性。

未完,详情见《凤凰周刊》2012年28期  汪东亚 舒友渔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1493.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