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侍卫眼中的蒋介石形象

蒋介石和其贴身侍卫

蒋介石和其贴身侍卫

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8月初出版《蒋中正总统侍从人员访问纪录》,这是近史所又一部史学巨作。近史所长黄克武率领工作团队,以为时一年的时间,遍访蒋中正近身侍从人员,完成上下两册重要纪录文本。

这群近身为蒋中正服务的受访者,处世相当低调,以他们的眼光和回忆,重新勾勒这位中国近代史上举足轻重的政治、历史人物,不仅观察角度最全面,同时也有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细节。

所有访问纪录都不带涂脂抹粉的宣传美化目的。黄克武庆幸地说,当年蒋中正习惯发给侍从人员日记本,所以不少随身侍从都养成和蒋一样每天记日记的习惯,这使得许多当事人的回忆都有文字纪录可考,史料价值弥足珍贵。

“国光计划”内幕

1954年进入“总统府”侍卫室的应舜仁,在其口述中提到反攻大陆的“国光计划”,印象颇深。应舜仁历任侍卫、侍卫官、内卫副组长,蒋中正逝世后,他继续在官邸服务,一直升任到联合警卫安全指挥部副主任、代主任,1984年以上校退伍。

1961年4月,蒋中正交代蒋经国与彭孟缉总长研讨光复大计,要“国防部”参谋本部指定朱元琮将军选定三峡大浦隐秘山谷营区成立国光作业室。那时大溪慈湖还造了一条坑道,通往后慈湖山谷,设立地下作战指挥所。4月中旬,蒋中正和宋美龄到金门前线研究反攻计划,回台后蒋就不时到三峡大浦巡视国光作业室。

曾在官邸担任海军武官、后来转任情报局长的汪希苓回忆,反攻大陆的作战计划,各军总司令都提出很多意见,认为困难多、缺东西等,蒋很生气,觉得他们都在推脱。“那时候海军报告说,炮弹只能打多久?空军总司令徐焕升则讲油料问题,还有飞机轮胎起降多少次后,磨损就要换等等……先生听到这些,表情会比较生气。”

台湾“国防部”曾经为国光作业室的背景发动一次口述历史编采,其公布的史料指出,当时曾动员三军207位菁英秘密研拟对大陆进行军事反攻的作战计划。而美方为了防止国军反攻大陆,紧盯国军各项演训,1961年8月9日国光作业室成立不久,美军顾问团成员硬闯国光作业室位于三峡的营区,那段时间美军直升机也在营区上空盘旋侦察。

受制于美国反对台湾反攻大陆的军事行动,蒋中正曾请孔氏家族出资造装载轻战车的登陆艇LCM共110艘,另外秘密建造各型小艇164艘,代号为“大业计划”,另外还有制造小型艇的“中兴计划”。这274艘大小艇都藏在1961年兴建的金门翟山坑道与马祖北海坑道内,两处坑道直通海面,反攻大陆部队在坑道内搭乘登陆艇,但至今军方都宣称这两处坑道是用来运补,不提攻击大陆用途。至于当年建造的船艇,许多仍在海军或外岛服役。

国光作业室当时由朱元琮中将担任主任,为了掩护“国光计划”,军方另外在台北县新店碧潭成立巨光计画室,研拟与美军进行联盟反攻作战,藉以隐瞒军方预备进攻大陆的军事意图。

“国光计划”含敌前登陆、敌后特战、敌前袭击、乘势反攻、应援抗暴等五类、26项作战计划,所有计划都策划到师的任务层级。应舜仁记得,那时三军都进入待命状态,随时准备反攻。1962年4月大陆难民涌入香港,媒体纷纷强调为反攻好时机,对岸在沿海备战,美方肯尼迪则不支持。不过同年蒋中正动手术不成功,体力大受影响,虽派经国次年赴美面晤肯尼迪沟通反攻方案,但美方始终不予支持,最终此议胎死腹中。

1963年5月2日,蒋中正提出开战指导,亲自指示参谋研拟如何炮击中共3到4天后,诱发中共炮战,台湾方面再向世界宣布中共挑衅,作为反攻大陆的依据,接着是空军反制作战,数日后展开登陆战。但蒋中正的指示在5月30日被“国防部”参谋推翻,蒋相当罕见地接纳了参谋们的意见。

1965年6月24日左营桃子园外海实施模拟登陆演习,是此项计划进入实施阶段前的最高潮,但演习时5辆LVT被浪打翻,造成数十人殉职,成为“国光计划”演习中伤亡最大的一次。紧接这次演习之后的“东沙海战”,“国府”“章江”号、“剑门”号两艘巡逻舰护送陆军情报队员突袭东山岛,遭解放军击沉,170余人阵亡,其中包括坐镇剑门舰指挥的第二巡防舰队司令胡嘉恒少将,另有30多人被俘。“国光计划”就此无限期搁置。

为“东沙海战”动怒

1965年的“东沙海战”,又称为“八六海战”。据汪希苓口述,那天早上开作战会议,一到“总统府”,所有参加的人都感到气氛不同。当时参谋总长是黎玉玺,他先向蒋中正报告,说海上有情况,“现在我们有两艘船,一是‘剑门’号,一是‘章江’号,‘章江’号已经失去联络,我们正训令‘剑门’赶快设法联络。”

蒋中正很生气地说,“失掉联络不就已经被打沉了?”之后是空军报告,总司令徐焕升说:“空军发现有四艘目标,快速向大陆海岸走。”蒋说,“这还用说吗?当然是中共的鱼雷快艇,你们为什么不攻击呀?”徐总司令回答说:“当时我们报告总长,总长说要详细辨认。”他还说:“空中没法辨认,一转个圈子就找不见了。”蒋当时脸色很难看,没多久就回官邸了。

回到官邸后,快到中饭时间,参谋总长黎玉玺打电话来说:“‘剑门’号也被打沉了,请你报告总统。”汪希苓向蒋报告后,蒋听过电话,直接把电话摔了。他转过头对汪希苓说,“你告诉海军好好查一查,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晓得这事?”这是蒋最生气的一次,汪希苓说,从没看过他把电话都摔了,后来海军总司令刘广凯请辞也获准。

“东沙海战”后,蒋氏父子开始感到反攻大陆时不我予。有几次,汪希苓在武官室和蒋经国聊天,经国说:“我们这个军事力量是准备对方一旦攻打台湾,必得考虑要付多大代价。”他已经有意表示:“我们不会进攻了。”

视“雷诺事件”如同义和团

应舜仁的回忆口述提到蒋中正另一次大发脾气,起因于1957年美军上士雷诺在阳明山枪杀刘自然案。

事发当晚,警察认为雷诺是现行犯,理当扣押,但是遭美方宪兵阻止,理由是按1951年台湾开始接受美援时台美双方签订的协议,所有驻台美军及其家属视同“大使馆”之一部分,享有外交豁免权。5月23日,美国军事法庭陪审团投票表决,结果是杀人罪证据嫌不足,应予宣告无罪。雷诺并于当日被遣送回美国。

翌日,台湾各大报纸纷纷刊出文章,指责判决不公,群情哗然,引爆反美狂潮。6000多人围攻美国驻台北“大使馆”,使情势一发不可收拾。

这场暴动最后经由台北市卫戍部队大量开入镇压,才将“使馆”前和警局前的民众强行驱散。台北卫戍司令部下达戒严令。美国“大使”蓝钦于25日提出最强硬的抗议。“外交部长”叶公超代表“政府”向蓝钦致歉并同意赔偿一切损失。“国民党政府驻美大使”董显光向美国国务院提交正式道歉照会。26日,蒋中正会见蓝钦亲自向蓝钦陪礼道歉。

当时,应舜仁随侍蒋中正在日月潭,事发后蒋兼程返回台北。因为是贴身侍卫,应舜仁目睹了卫戍司令部司令黄珍吾、宪兵司令刘炜、参谋总长彭孟缉和台北市长黄启瑞、警察局长刘国宪等人都到蒋的面前。

蒋中正发脾气问刘炜:“你宪兵为什么这么慢才出来?”彭孟缉解释,一发生状况就通知宪兵司令部,两人还为谁早谁晚争执,蒋中正大发雷霆,拿棍子要打人。应舜仁还心想,人家可都是将领啊!

美国对此事很重视,决定减少驻台官兵。还好蓝钦“大使”从中缓和局面。蒋中正则将这事视同“义和团事件”,他非常痛心,认为这是“丢国家的脸”!次日,卫戍司令、宪兵司令、警察局长全都换人。

 

《凤凰周刊》2012年28期  王晨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1503.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