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财经界迫切希望修复中日关系

日本从来有一种说法,财界是指南针,自民党是舵手。为什么财界会支持他,就是认为安倍会修复中日关系。代表大企业的日经联会长米仓弘昌等人救明确表态支持自民党,前一段时间日经联就和自民党高层做了几次对话。米仓本人在钓鱼岛危机后数次访华,表明了日本大企业修复中日关系的迫切希望。

 “安倍晋三一统战国时代。”这是英国广播公司(BBC)对日本众议院大选结果的评价。

在经历了自民党独大终结,民主党沉浮、大地震核事故、中日关系危机等乱象后,安倍晋三这位曾经因为撂担子而留下污名的“贵公子”又杀了回来。

12月17日,自民党拿下众议院293席,民主党则从230席锐减至57席,包括含官房长官在内共8位大臣落选,史无前例。

日本选民之所以青睐安倍和自民党,大多源自对民主党的失望。而安倍也由此面临更大的压力。作为世界第二大发达国家,能否摆脱经济不景气,能否扭转中日关系让中日经贸回到正常轨道,自然成了他能否坐稳相位的最关键考验。

增税、印钞与TPP

安倍政权的首要的工作并非安保、修宪,而是税收、货币政策和外交。安倍获胜后在Facebook上表示,“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如果自民党不能出‘成果’,对自民党及我个人的支持、信任将很快烟消云散。我们会确保尽快出成绩,首先是经济,其次是社会保障。”在日本众议院大选时,消费税就是各派争辩的焦点,也是这次对选民影响最大的政策。

“明治维新以来日本财政一旦有困难,主要的办法就是增税。”日本问题研究者、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冯玮向时代周报介绍,“日本征收消费税始于20世纪80年代,用于抑制经济过热。90年代,前首相桥本龙太郎大力推进,1997年让日本政府的收入一下达到53.9万亿日元。对比2010年,日本税收收入才40.9万亿日元,比1997年少了24%,所以野田提出增加消费税,很多人是理解的。”

“日本企业一般来说,赞成提高消费税,因为企业缴纳的是法人税,消费税一旦增加,企业可以要求减免法人税。但对于其他选民,增税是逆人心的做法,因为日本国家收入锐减的同时,日本家庭每月可支配收入比1997年减少了13.4%。如果收入不能增加,而支出却因为新消费税而增加,民众肯定反对。民主党明确要求增税时,安倍和自民党的态度模棱两可。”冯玮分析。

为了摆脱经济不振,安倍很可能要改变日本泡沫经济后长期的货币通缩原则,祭出量化宽松的法宝,他此前承诺,将迫使日本央行把通胀率目标从1%调整至2%并令其具有约束力,同时采取“无限量的”货币宽松措施来实现这一目标。他还建议央行购买更多国债从而为公共项目融资。

“自民党提出了2%的通胀目标,为此准备修改日本银行法。政府让银行广发货币,银行必须执行,无需保证央银的独立性。从市场的判断看,市场对安倍的政策显示出支持的态度。比如日元汇率在下降,股价在上升。”资深日本经济研究者陈言告诉时代周报。

不过由于对日本政府债务过高等问题的担心,安倍的印钞政策很可能遭遇到来自财经界的强烈抵制,很多外媒也不看好这点。作为全球最大的债务国,日本今年的债务总额预计将升至GDP的237%,高于希腊和意大利的债务水平。

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本代表理事、佳能全球战略研究所研究主干小手川大助表示,“安倍提出的方案不会有什么效果,靠货币宽松来刺激经济是行不通的死路”。

经济学者池田信夫也认为,“日银在过去已经实施了足够的货币宽松,目前的利率也近乎是零利率。安倍提出的对策显然没有下对药”。

最大的阻力来自日本央行行长白川方明,这位68岁的稳健派坚持认为货币政策在应对持续通缩方面作用有限。他认为无限量印钱投入到银行体系或购买政府债务将把日本拉入金融危机。

有趣的是,安倍与造访自民党总部的白川方明会晤后,向记者们表示,白川已经了解自己的主张。但白川则在另一个场合表示,他去拜访安倍只是为了祝贺他当选。

面对安倍的施压,白川方明丝毫没有妥协迹象。在记者会上,他提出四点主张:反对购债,认为若央行直接购债将被市场误读为央行为财政融资,那么长期利率将上升,最终会对实体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反对负利率,认为负利率政策会扰乱市场机制,且发达经济体尚无先例;警告谨慎对待修改央行法;呼吁充分尊重央行独立性。

“如果安倍在12月26日组阁并广发货币的话,出现的可能是恶性通货膨胀。届时日元将迅速下跌。由于日本今后能增加的出口产品不多,新产品更是没有,届时它将遭遇前所未有的难题。”陈言分析,“我觉得安倍政策具有太大的危险,而日本大多数人并没有看到这个危险最终会给日本带来的危害。”

日本在经济上的第三个重大抉择就是是否加入TPP(跨太平洋[5.15 -0.77% 股吧 研报]伙伴关系协议)的问题。冯玮认为这点非常重要,他表示:“美国前国务卿赖斯在《金融时报》上写了一篇文章,认为遏制中国有4个方法,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区域经济制衡,即用TPP来拆解FTA(中日韩自由贸易区)。”

“加入TPP一事,民主党明确支持,自民党很暧昧。在日本谁能够当首相,一需要得到民众支持,二得到美国认可,三是党内支持。现在48%的民调赞成加入TPP,25%反对。这和71%的民调要求加强日美同盟相符。美国已经率先发出信号要和日本政府合作,安倍也表示,不加强日美同盟就无法获得外交实力。但他也认识到在TPP问题上如果过于激进,会刺激中国。未来中日关系如果不恶化,FTA和TPP或许同步推进,如果在钓鱼岛等问题上对抗升级,自民党必然会选择TPP。”冯玮补充。

大企业望修复中日关系

自民党的胜利,除了选民对民主党的失望外,和自民党作为执政超过半个世纪的老牌政党与企业界的联系也不无关系。

“2007年安倍即将第一次上台之前,中国大使馆的某政务参政在走访日本财界人士时就被告知安倍这人形象不错,也显得比较廉洁。”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经济室研究员胡欣欣博士向时代周报透露,“所以财经界对安倍比较欢迎,企业界也认可自民党,这主要是由于民主党在经济运行方面经验不足,人们认为自民党或许有助于恢复正轨。”

日本《朝日新闻》一位资深记者曾告诉时代周报,名古屋知事河村隆之的失言曾酿成中日间的风波,而名古屋正是丰田总部所在,他很难理解为什么丰田高层没有在这个事情发挥什么作用。这种情况在自民党执政的年代是不会出现的。

但胡欣欣也补充说道:“假如说财界支持是导致这次自民党在此上台的主要原因我看倒不会,最主要还是人心所向。选择了民主党。几年下来,发现还不如自民党。”

“日本从来有一种说法,财界是指南针,自民党是舵手。为什么财界会支持他,就是认为安倍会修复中日关系。代表大企业的日经联会长米仓弘昌等人救明确表态支持自民党,前一段时间日经联就和自民党高层做了几次对话。米仓本人在钓鱼岛危机后数次访华,表明了日本大企业修复中日关系的迫切希望。”冯玮主张。
 

未完......详见《时代周报》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1598.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