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果敢政权百年争夺史

2009年8月8日,缅甸政府军攻打果敢,彭家声政权倒台,“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星散,彭本人亦下落不明,是为“八八”事件。果敢地区的力量因此一分为二,一派站到彭家声一边对抗缅甸政府,另一派以白所成为首的果敢军政高层反对开战,支持与缅甸政府“和解”,白所成在彭家声失踪后接任主席之职。自此以后果敢问题始终成为大陆互联网上讨论的焦点。彭家声一派残余的反抗力量给白所成打上“汉奸”的名号,在网络上利用“民族情感”对白所成进行讨伐;支持白所成的力量亦利用网络“澄清”事实,双方在网络上的论战形成一道独特风景。     

image

缅甸政府军已完全控制果敢

“八八”事件后的2009年9月8日,缅甸政府加速了“削藩”进程,与彭家声谈判破裂后,挥兵进攻果敢,大量难民逃往中国。

缅甸果敢地区在白所成上台后,一改彭家声时代“家天下”统治模式,转为由常委会“集体领导”。

面对“彭家声派”甩来“民族败类”帽子的批判,白所成多次利用公开场合进行辩解:时代已变了,缅甸需要统一,地方割据难以为继,果敢绝无对抗缅甸政府的实力,战争只会给当地带来灾难。

白所成为了发展当地经济,继续猛打“民族情感”牌,2013年1月底接见中国投资考察团时说:“果敢人说的是汉话,读的是汉语课本,打的电话是中国区号,用的是中国货币,吃的是中国米,所有的技术来自于中国……果敢自治区欢迎您‘果敢’投资,投资果敢!”

同时白所成也支持融入缅甸的政策。他在2012年年终总结大会上提到,当地人由于多不懂缅语,与政府打交道极不方便,自从成立了果敢自治区以后,大力引进缅文教师。

今年1月31日,果敢地区新华乡、大水塘乡的会场外排起长龙,缅甸执政党“巩发党”议员正下乡为当地百姓办理身份证。名为肖顺贵的议员指出,果敢人已正式成为缅甸正式国民,但却有很多百姓没有身份证,申请了也没办下来,所以他们特意下乡服务。

这一系列进程意味着,果敢在文化、经济上继续保持与中国密切关系的同时,这个号称“缅甸小中华”的“汉族割据独立王国”,在政治上将会加快融入缅甸的进程。果敢的“归顺”会对缅甸政府推行多年的“削藩”大业起到示范作用,有利于彻底解决缅北地区的武装割问题。

果敢地区的百年逐鹿,可能最终将归于缅甸的“统一”。

 彭氏兴衰

“八八”事件不是彭家声第一次被打败。1992年11月,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第一副司令杨茂良起兵攻打司令彭家声,彭即兵败垮台。

杨茂良出身果敢土司世家,在本地有声望人脉,又得到佤邦联合军的协助,很快将拥护彭家声的队伍打垮。三年后,彭家声在其女婿、掸邦东部民族民主同盟军司令林明贤的支援下又成功复辟,杨茂良兵败下野,盘踞果敢百余年的土司杨家势力让位于彭家。

早在1963年,率部与缅甸政府军打游击的果敢自卫军副大队长彭家声,也曾因屡战屡败被迫退入中国境内。五年后他返回果敢时,已经站在缅甸共产党麾下,率领的是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部队。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盘踞在果敢的罗星汉自卫队击败,继而将缅甸政府军赶出了果敢。

由于彭家声几起几落,因此在“八八”事件后,始终有人宣称彭家声最终会回来。但三年过去了,能看到的只有以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司令员、彭家声长子彭德仁名义通过网络发布的新年致辞,宣称“一直秉承卧薪尝胆、励精图治之精神”进行准备,“誓将这场民族革命的解放事业进行到底”。

彭家声生在缅甸果敢,长在云南镇康,曾在国民党军官任教的军事训练班受训。他的经历是果敢50年风云变幻的缩影,如果不是缅甸政府收回土司权力,他可能还在当学校教师;如果不是中共对缅共的大力支持,他可能在退出中国之后就被缴械遣返。可以说是时势成就了彭家声,但彭家声崛起之后,也左右果敢局势将近30年。

20世纪80年代初,彭家声已经成为缅共人民军东北军区副司令员,手握重兵,权势显赫。但中国自“文化大革命”之后,结束了对缅甸共产党的支持,缺乏造血能力的缅共开始通过制贩毒品维持生存。在利益的诱使下,党的理想与纪律不复存在,各军区与缅共中央之间矛盾日深,如何继续生存下去成为关键问题。

1983年3月11日,彭家声发动政变,派兵攻占缅共北方分局驻地勐古,宣布脱离缅甸共产党,成为第一支与缅甸政府和解的割据武装。彭家声的辖区被划为缅甸掸邦第一特区,军队改组为“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由缅甸政府认定为边防警察部队。4月间,奉命镇压“彭家声反革命集团”的缅共人民军中部军区副司令鲍有祥、第12旅旅长赵尼莱也率部独立,并包围缅共中央驻地邦康,将一众中央领导驱逐出境。随后,“八一五”、101两个军区也各自独立。缅共中央再次出走中国,自此一蹶不振。

彭家声虽然是缅共的掘墓人,却对共产党以党治政、以党领军的一套方式十分认同。他成立了“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党”,作为统治果敢的核心组织,在行政单位设立党的机构,在军事单位配备政工干部;拉拢掸、佤、克钦等族自治势力,组建“民族和平民主阵线”,自任主席,作为果敢版的统一战线,聚拢对抗缅甸政府的力量。

在彭的治理下,果敢俨然成为中国大陆城镇的缅北翻版,每一个去过果敢的中国人,都认为这里和中国西南的小县城没有两样:满目的中文招牌和品牌,缅甸文字比英文还要罕见。

当地手机是中国移动的,宽带是中国电信的,甚至还有中国邮政的代办点;街上的公告和海报从行文到语气,与国境外的镇康县如出一辙;操练的士兵一板一眼颇似解放军,只是多了一些山寨味道,据说彭家声曾重金聘请解放军退役军官担任教官。

这种情况也许出乎许多人意料,完全不是想象中的缅甸,但对于果敢来说,不过是百年传统的延续。

 “小中华”今昔

果敢作为汉人聚居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朝末年。相传,追随永历皇帝逃亡缅甸的文臣武将,有相当一部分留在了萨尔温江以东一个叫做科干的地方。到18世纪中叶,几个汉人部落镇康与木邦之间的麻栗坝崛起,盘踞一方。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清廷册封麻栗坝兴达户部落头人杨国华为世袭果敢县令,使其成为帝国治下的羁縻政权。本地人解释,“果敢”二字来自于科干,以其谐音取“果断勇敢”之意而得名。掸族人则说,“果敢”是掸语“九户”的发音,说明了这一地区最早的居民状况。

杨氏家族在接受清廷委任的同时,还向附近的木邦土司进贡,以求在夹缝中得生存。百年来,汉人与当地人混居、通婚,形成了缅甸所称的“果敢族”,虽然缅甸政府视其为掸族分支,但果敢人的文化习俗与云南汉族没有区别。土司府修成汉式衙门院落的形制,设有听讼问案的正堂,也有师爷、跟班等小吏随员。几大家族婚丧嫁娶如需求神佛、置家当、请戏班,目的地仍是大理或者保山。

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清政府与英国政府签订《中英续议缅甸条约》,将果敢地区划归英属缅甸。英国殖民当局从果敢与木邦的关系出发,将其定为木邦大土司属下的小土司邦,辖区面积约5200平方公里。1922年,英国殖民当局在掸族聚居地区设立掸邦,果敢地区划入其范围。其实,掸族与中国的傣族是同一民族,至今仍以傣人自称。

殖民当局对少数民族地区实施间接统治,除将“世袭果敢县令”的名衔换为“世袭果敢训政布司”外,其他制度一如其旧。除了边界事务之外,殖民当局对果敢的影响,仅限于向土司颁发勋章,允许杨氏子弟到英国人开办的学校就学,以及每年派来专员巡视而已。

从晚清到民国,果敢社会的面貌随着临近云南县镇变化,辫子剪了,学堂开了,神位上的“天地君亲师”换成了“天地国亲师”,土司衙门里也出现了顾问、科长的头衔。果敢的百姓仍以华人、汉人自居,与中国境内村镇的交往和贸易亦如往常。

...未完,详情见《凤凰周刊》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1761.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