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特园的争议

2011年3月29日,明媚的春光倾泄在重庆大地。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首个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在重庆隆重开馆。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杜清林和八大民主党派中央领导人、中华工商联合会及无党派领导人齐聚两江之滨的重庆特园,为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揭幕剪彩。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煕来主持开馆仪式并作了热情洋益的讲话。
  新落成的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是在2008年开放的特园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的基础上扩大新建的,位于重庆市上清寺。
  特园是民主人士鲜特生的宅院,始建于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占地面积有70多亩。特园内建筑物较多,最具代表性的有三处楼房:一为鲜宅,主楼“达观楼”,二为平庐,三为康庄。目前保存完整的是康庄。特园是抗战时期和解放战争初期中共和各民主党派活动的重要场所之一,是中共中央南方局在重庆创造性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历史见证,也是中国民主同盟和民革前身之一的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的诞生地。1945年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三顾特园,与张澜、鲜英等民主人士共商国是。他曾深情感慨说:“这里是‘民主之家’,我也回到家了。以后我们还要建立民主之国!”
  回望历史,毛泽东和民主人士的夙愿终于实现了。为着纪念,重庆市人民政府依托特园康庄旧址,在其旁边原重庆鑫乐向阳电影院原址上修建的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大楼,和特园旧址一起组成了新的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庄重宏大的主体建筑内容纳四层陈列展厅,总建筑面积共计8000余平方米。陈列馆以厚重典雅的建筑韵味,与近2000平方米的特园历史建筑有机结合,完成建筑内涵与场所精神的契合,成为重庆市又一显著地标性建筑。
历史的争议

2011年3月29日,扩建后的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正式开馆。整个陈列馆由序厅、八个民主党派、全国工商联和无党派人士展厅11个单元组成,开馆时共展出历史资料图片1500余张、文物1100件。截至开馆,该馆耗资1.5亿元。

无党派人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国歌审定小组负责人张奚若之子张文朴受邀参观了展览。看到陈列中一张张奚若陪同周恩来审查国旗备选方案的照片,张文朴对工作人员说:“我很欣慰。”在馆方最早联系张文朴征集文物时,他曾有疑虑:“现在还有人记得张奚若吗?”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简称民革)创始人李济深的女儿李筱桐,看到父亲的大幅照片挂在非常显眼的位置,非常高兴,她对陪同的陈列馆工作人员回忆,父亲去世后,周总理来慰问家人,说:“你们以后是党的人。”李筱桐说她当时很感动,觉得仿佛有了新的依靠,心里踏实了。参观时,李筱桐还拉住厉华,反反复复地说:“我的父亲在‘四·一二’期间,没有杀共产党员。现在有文章这么讲,是错误的。李济深没有杀共产党员。”

但也有不少人在看了展览后,没有欣慰和感动,却是毫不客气地说:“你们展出的只是部分真实。”

其实早在征集相关历史文物阶段,关于一些历史事件和人物的争议,就屡屡导致陈列馆工作人员碰壁。张小曼就拒绝提供任何有关父亲、九三学社创始人之一张西曼的文献资料和文物。张小曼甚至在网上公开批评陈列馆关于九三学社创立的内容不符合她了解的历史,要求馆方撤除“莫须有的‘民主科学座谈会’”。

在陈列馆扩建之前,关于九三学社创立的争议就一直存在。按照大陆官方的说法,九三学社的前身是民主科学座谈会,这也是九三学社有社史以来的一贯表述。曾任七届九三学社中央主席的许德珩在1990年发表的《毛主席与九三学社》一文中写到,九三学社前身曾在“1944年成立过一个民主科学座谈会,并逐步演进成为一种学术性的政治团体,取名民主科学社”。但其接着笔锋一转,说“后来因为参加座谈会的朋友之中,有一位办了一个刊物,也叫‘民主与科学’。社会上对这个刊物有些物议,为了避免外面的误会,就把民主科学社的名称取消了”。

陈列馆采用了以许德珩为代表的官方叙述,而张小曼遍查《新华日报》《大公报》《民国日报》《解放日报》等当年的报刊杂志,以及吴藻溪、雷启汉、漆文定等其他几位九三学社创始人的回忆文章,结合多方调查,得出九三学社在1946年1月成立的九三筹备会之前根本没有前身的结论。并认为许德珩《毛主席与九三学社》一文中暗指的攻击对象是她的父亲张西曼。“所谓的‘民主科学座谈会’完全是许德珩为了给自己增加政治筹码生生编造出来的谎言。”张小曼说。

而对此,陈列馆馆长厉华唯一能回应的是:学术研究无禁区,发表宣传有纪律。

回避还是展示?

陈列馆曾请章立凡对陈列提过意见。

章立凡的父亲章乃器是中国民主建国会(简称民建)创始人之一。在参观完陈列馆后,章立凡选择了沉默。“人家费了好大功夫才弄这么一个馆,我又何必去扫兴?”他心里存着善意,意见都在心里,“一提就是一堆,但我知道没用,在这样一个平台……”章立凡说。章本人主攻近代史研究,多年在旧文献中爬梳,多次就民主党派历史变迁发表文章和演讲。“这是个不好做的课题,造假很多。”他感叹,这在很大程度上与各民主党派内部斗争有关。“谁当权就多写谁。”章立凡说,关于九三学社创立的争议就是一例。

开馆那天,章立凡仔细看了民建单元的陈列,发现创始人多了一个孙起孟。自民建创立直至改革开放初期的民建历史叙述里,创始人名单里都没有孙起孟。上世纪90年代以后,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在一次讲话中,将孙起孟列入民建创始人名单。此后官修民建历史便多沿用此说法。

在中国致公党单元的陈列里,章立凡也没有看到陈炯明的事迹。而他认为:在海外最大的华侨社团组织“洪门”转型为中国致公党的过程中,陈炯明贡献尤多,曾为首任该党总理。“因为陈在历史上曾与孙中山反目,而孙中山被中共奉为正方,陈炯明就成了反面角色。”章立凡这样猜测官修致公党历史对陈炯明一带而过乃至绝口不提的原因。

在章立凡看来,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虽然是专门以民主党派历史为展出内容的博物馆,但依然把所有民主党派的活动都归结于中共为轴心的统一战线的成果,而缺乏对民主党派自身发展逻辑的展现。而且很多涉及民主党派内部争议的内容,陈列馆都予以回避。

虽然没提意见,但章立凡接受了馆方请他给馆里工作人员讲课的邀请,内容就是中国民主党派的历史变迁。这一次,他把自己的很多研究成果和盘托出,真正做到了“无禁区”。“希望我没有毁掉他们的‘三观。’”章立凡笑言。

某位馆员对章立凡的观点非常认同。在联系张小曼征集文物遭到拒绝时,他曾发短信给张小曼,大意是说,有这个陈列馆,总比没有要强。“点滴进步,亦当欢迎。俟河之清,人寿几何?”但未能说服张小曼。面对张小曼提出恢复全部真实历史的要求,他在短信中写道:“我代表我自己赞成您的观点,并尊重您为此作出的努力,这是我的个人立场。但从工作角度,严格说来,以我所处的地位,我没有资格考虑采纳您的意见,那是很高层的事情了。”

而馆长厉华则以中国民主同盟(简称民盟)的例子阐明自己的观点:“比如民盟解散的问题。蒋介石宣布解散民盟,不解散就抓,这是事实。至于解散过程中,不同人的不同观点,我们就没必要把它展示出来。”

被淡化处理的历史敏感段

厉华在向人介绍陈列馆珍藏时,除一级文物范朴斋日记外,他也总带人参观镇馆之宝之一——冯玉祥用隶书书写的“民主之家”牌匾。

这是1945年冯玉祥送给特园主人鲜英60大寿的贺礼。重庆谈判期间,民盟中央在特园为中共代表团举行欢迎宴会,席间,毛泽东提到冯玉祥题写的“民主之家”匾额,说:“今天我们聚会于‘民主之家’,今后我们共同努力,生活在民主之国。”自此,“民主之家”的称号名闻遐迩。

章立凡在重庆“唱红打黑”运动正盛时参加了陈列馆开馆仪式。有人问他感想,他答:“我只是去凭吊一下先辈们消逝的理想。”

“事实上,民主党派的历史就是他们的普世价值破灭的历史。”

“文革”期间,章立凡一家深受迫害,母亲问父亲章乃器:“你把我叫回来究竟为什么?”章乃器回答:“我以为他们真的要搞民主了。”章乃器1948年从香港到解放区,是应毛泽东之邀,参与筹备新政协会议。他写信给在香港的爱人,说你快来,解放区这里好得不得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共产党领导确实好。

观众到陈列馆参观,看到一些民主党派领导人去世年份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往往会好奇地问:“这些人‘文革’中的遭遇是怎样?”讲解员总不知作何解答。

“我们只介绍到1956年‘一化三改造’以后,就停了。‘反右’以后又是‘四清’又是‘文革’,这段历史说起来就很沉重了。”厉华说。1956年以后,接着就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中间那段历史被淡化处理。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1836.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