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驻日大使到外交部长-王毅的哲学

image

在国台办任职近五年、见证了两岸关系取得历史性突破后,原国台办主任王毅于3月17日履新外交部部长。在外交部网站的部长致辞中,他写道,中国是国际社会的重要一员,我们需要更多了解世界,世界也需要更多了解中国。

两岸关系的升温被视为上届政府最大的政绩之一。外交系统出身的王毅在协调外交与台办两个系统之间的事务较为游刃有余,这点在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世界卫生组织活动时得到体现。在赴任国台办之前,王毅曾在外交部历任党委书记、副部长、驻日大使。当其获任国台办主任时,一些观察家认为,在国台办历任主要官员中,只有前副主任唐树备曾在外交系统工作过,外交系统出身的官员当国台办主任还是首次。

在王毅“回锅”外交部的同时,和五年前的任命一样,外交部的另一名正部级高官、党委书记张志军调任国台办主任——有台湾媒体将这一类任命称为“王毅模式”。北京已务实地发现,敏感的涉台事务几乎都与北京、华府、东京的互动关系密不可分,尤其像美台军售、钓鱼岛纷争,台湾参与国际活动都与中国的外交政策紧密相扣。可以看出,中共对台人事布局的择才考量着重在于延揽资深外交官。

此外,由于王毅驻日期间获得的良好口碑,在日本的政界、财界都拥有较为良好的人际关系,一些日本舆论称,这项任命能为近年来不断对立的日中关系打开局面。也有舆论指出,“中国的外交政策不可能因为外交部部长的人事调整而改变,对外界过度期待(新外长)改善日中关系应持谨慎态度”。

作为驻日大使为人熟知

现年60岁的王毅一直是中国的明星部长。他在48岁(2001年)获任外交部副部长,主管政策研究工作与亚洲事务,是外交部5名时任副部长中最年轻的一位。1982年,毕业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日语专业的王毅大学毕业后便进入外交部工作,开始了自己的职业外交官生涯。2004至2007年间,王毅曾担任驻日大使,与日本政界、财经界有良好关系,被视为大陆继唐家璇之后的另一个“日本通”。2007年9月,从日本回国后的王毅仕途又升任外交部党委书记,成为正部级官员,同年在中共十七大时成为中央委员。

2007年底至2008年初,王毅曾在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中担任中方代表团团长。不过这是王毅任期最为短暂的职务。2008年6月,王毅被任命为国务院台湾办公室主任。至此,其长达26年的外交系统工作暂告一段。

在王毅的外交官生涯中,驻日大使一职最为人熟知。2004年9月,王毅被任命为驻日大使。出任之际,被外界称作“临危受命”。在中日“政冷经热”、高层互访几乎中断的复杂形势下,王毅作出了很多尝试。离日之前,日本时任首相安倍晋三访华,中日关系终于破冰。    

驻日期间,王毅曾奔走于各种场合,在高校和一些活动上发表演讲。此外,中国驻日本大使馆还曾举行邻居“恳亲会”,这被视为外交界的一项创举。据了解,大使馆曾向周边的日本邻居送请帖,内容是“中国大使愿与邻居们举行恳亲会”。恳亲会在使馆的小礼堂举行,为嘉宾提供饺子、包子等中国点心及各式中国特色的菜肴。王毅用中国谚语“远亲不如近邻”来形容大使馆与邻居、中日之间的关系。

这无疑给许多日本记者留下很好的印象,他们甚至觉得王毅演讲时的号召力,跟小泉纯一郎“很有几分相似”。多次接触他的一位日本媒体人向《凤凰周刊》记者透露,比起过去见过的许多“机器脸孔”般的中国官员,王毅表情丰富,很有人情味儿。他与不少记者关系密切,甚至会相约外出钓鱼。

王毅还曾学习打高尔夫球,后来他和台商在高尔夫球场“搏感情”,也得益于在日本时期的刻苦练习。驻日期间,他经常与日本政商名人球叙,曾表示“不打高尔夫球,没有话聊,很难交朋友”。此外,王毅十分注重自己的形象,2006年应邀出席“清凉亚洲”时装发布会时,王毅以一身改良版的白色中山装亮相并走秀,十分抢眼。

2008年7月出版的台北《展望与探索》月刊做专题介绍王毅时,称其“相貌堂堂、风度翩翩”,“待人真诚”,“举手投足都令人想起早年的周恩来”。有趣的是,王毅确实与1949年后主导中国外交工作的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有一丝联系——他是大陆著名外交官钱嘉东的女婿。钱嘉东曾任周恩来的外事秘书,后来担任过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大使。

国台办转型的推动者

2008年6月,王毅被任命为国台办主任。在其任期内,两岸关系实现了不少零突破——两岸间的空域和水域得到开放、人员往来更加便捷、大陆游客可以申请去台湾旅游甚至是“自由行”。更重要的是,两岸之间确定了“两会”(海协会与海基会)协商的模式,签订了《两岸经济合作协议》,两岸最高领导人也曾以执政党领导人的身份在两党重要活动和人事任命时互发贺电。        

1988年,作为国务院主管台湾事务的办事机构,国台办正式成立。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其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意义,弥漫着浓厚的意识形态味道。其前身为中共中央台办,是中共中央对台工作小组的办事机构。1991年,国台办和中台办变成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国台办的首任主任丁关根是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接任者王兆国则更像是兼任,因为他有更为重要的职位——全国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部长。

第三任主任陈云林任职期间,康奈尔大学校友李登辉的“两国论”以及其继任者陈水扁屡次喊出“一边一国”,使两岸关系冷到冰点。因此这一段时期的涉台系统主要在于对台发声,以及服务在大陆台商。到了后期(2004年以后)则开始接待在野的蓝营政要到大陆探亲、高校演讲等。

2008年王毅履新后,两岸关系日趋缓和。随着大陆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和台湾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坐在谈判桌上谈笑风生,两岸事务部门的官员就如何互相减免关税、签署涉及两岸人群利益的交通、医疗等各方面的协议展开讨论——虽然双方将这种对话叫做协商,但其签署的协议均具有法律效力,国台办也自然进入转型期。

相比困扰大陆官方的食品安全、医疗、教育改革等问题,台湾问题算是这些年来北京处理得较为得心应手的议题。两岸媒体赞许关系的积极改变,大洋彼岸的美国人也颇为乐见。与其他舆论总会形成两个针锋相对阵营的议题相比,两岸关系的改善在大陆民间几乎没有任何争议,政治上更是无比的正确——即使不少大陆百姓会对台湾更为成熟和自由的社会运作模式投以羡慕的目光。

“登高远望”的谈判哲学

外界将这样的转变称作“对台新思维”。而外交系统出身的王毅则有自己的一套谈判哲学。2011年1月,在桂林漓江畔宴请参加座谈会的两岸学者时,喜好登山的王毅告诉在场的嘉宾,在外交部工作时,他曾带领东盟十国的副外长们登武夷山和黄山,“透过登高远望,心情开阔,有助于解决问题”。他表示,邀请两岸的专家到桂林也是希望在山清水秀之地展开对话,“像山一样坚定不移,像水一样通权达变”。

这类哲学广泛运用于近年来涉台活动的各种场合。以博鳌论坛为例,台湾的萧万长、吴敦义以及钱复均曾以两岸共同市场基金会最高顾问的身份与会并和大陆领导人会面。这些台湾政要从政履历中最不起眼的头衔,却承担着无与伦比的政治使命。在与这些客人会面时,王毅的身份则变成中共中央台办主任,也是为了更加方便与台湾客人交流。

2009年4月举办的博鳌论坛上,王毅做东的晚宴并不按常理出牌,安排的是自助餐。布满鲜花的宴会大厅内,最中间的位置摆放了五六张高脚桌,却不见一把椅子。这种较为随性的安排是典型的外交官而非长期扎根体制的官僚的杰作——类似鸡尾酒会的社交场合布局也给双方高层近距离、频繁接触创造条件。        

在与台湾媒体、普通市民沟通时,王毅和台办其他官员也有意保持低姿态,适当展示个性,按大陆官方的说法是“拉近两岸人民的心理距离”。2012年6月厦门举行的海峡论坛期间,王毅曾出现在具有台湾特色的庙会活动上。据随行的《凤凰周刊》记者观察,他一路品尝各种台湾小吃,时刻提醒保安和警察不要跟着,并向台湾摊主学闽南话,还不时向包括记者在内的周围人员描述食物口味。一位台湾女记者对王毅说:“主任最近气色很不错,大家都认为你喜事将近,有机会高升哦。”这位明星部长笑了笑说,“没有的事,改天请你们喝咖啡!”

摊位上老板娘自我介绍自己是江苏嫁到台湾的“陆配”,欢迎王毅到台南去玩。王毅连声问:“过得好吗?老公照顾你吗?”听到这位太太说“老公对我不错”,他对站在一旁笑得憨厚的老板说:“我们江苏的媳妇多漂亮啊,(还没孩子的话)要早生贵子。两岸关系要有结晶啊,你们责任重大!”

这样的对话在台湾电视节目中效果极佳。在北京,台办高官定期与驻站的台湾记者碰面,不少人之间结成了可以直呼其名的亲密关系。这也让不少大陆媒体受益——相比其他部委,国台办算是最好接触的部门之一。

3月17日晚,刚刚卸任台办主任的王毅专程来到为采访“两会”的台湾媒体举办的招待会现场与之话别。他回忆起在台办工作的1700多天,动情说道:“两岸关系发生的历史性变化,让全世界中华儿女松了一口气。尽管今后仍然要面对各种难题和挑战,但可以肯定地说:方向已经明确,道路已经开辟,光明就在前面!”令他感到遗憾的是,碍于身份原因并无机会亲赴台湾,但是“虽没有踏上台湾的土地,但心是和台湾同胞连在一起的”。

“王毅的确具有外交官的特质,口才极佳。演讲词大多都由自己备稿,参加任何论坛、任何大型会议,演讲内容会照顾到每一个群体。即使你是(台湾)很小的政党,也会觉得自己被点到了。”据长年驻京的《联合报》资深记者赖锦宏回忆,江陈会首次在台湾举行时,王毅去首都机场送陈云林。“机场风很大,送完陈后他特地在洗手间整理仪表,直到头发(显得)一丝不苟,才回到机场的贵宾室会见记者。”      

国台办人事任命的“王毅模式” 

此番王毅“回锅”外交部担任部长,也成为第一位外交生涯内大部分时间主要服务于亚洲区域的部长,此前的外交部长多为俄罗斯或美国问题的行家。

日本《朝日新闻》评价称,作为中国政府内部屈指可数的“日本通”,王毅出任外交部长,一方面令人期待其改善对日关系;但另一方面也可能出现相反局面,使对日缓和的政策变得难以实施。报道引述北京智库的一名官员的话称,外交政策根本不可能因为外交部部长的人事调整而改变。正因为是“知日派”高官,王毅对于跟日本之间的“距离”可能会更加敏感。

除了王毅的任命外,外交系统的其他任命也于“两会”期间尘埃落定。原外交部部长杨洁篪晋升为国务委员。美国《外交政策》分析称,这位擅长英语的前驻美大使被寄希望于制定宏观策略,包括重整思路加强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

另外一位外交部高官、党委书记张志军则调任国台办主任。由于五年前王毅也是由外交部党委书记一职调任国台办,台湾媒体称,中共相继任命外交官员掌理国台办,反映中共对台人事布局的“外交思考”。新科国台办主任张志军在过去30余年,除了短暂在英国留学、任驻英使馆秘书、挂职担任山东淄博市委副书记之外,均在中共对外联络部任职,从事政党外交。

一直以来,外交部与国台办对同一时期的对台工作侧重点不同。与温和的台办官员相比,外交系统的官员在答记者涉及台湾问题时态度往往更为强硬。前外长李肇星嘲讽陈水扁“省级干部贪污不归我管”的语录就给外界留下深刻印象。台湾问题向来被视为中国内政,因此过去的对台工作最主要的目的是争取国际认同,甚至还多次“策反”台湾所谓的友邦。两岸关系缓和后,在法理“台独”的现实急迫性已不复存在的情况下,决策层开始意识到台湾问题不能仅仅限定为两岸的问题,要考虑更多的国际因素。        

新加坡《联合早报》分析称,处理敏感的涉台事务,如果仅凭台办系统的传统思维根本无法因应;如果坚持外交部门的僵硬立场,更可能破坏两岸关系大局。文章认为,让外交与台办系统进行观念与政策的横向整合,才可避免出现激进政策作为。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1878.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