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马岛战争背后的启示

现今的《国际法》和国际话语体系关注过程的合法更甚于结果的合理,在处理与己无关的海洋争端中,绝大多数非争端国家都不会进行“选边站队”,而是一味地反对使用武力、鼓励和平解决争端。

2013年3月10日至11日,在英国的推动下,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兰群岛,下称马岛)公民就是否保留英国海外领地地位进行全民公投。该岛1672名合格选民中的92%参加了投票,仅有三票反对福克兰群岛成为英国的海外领土。阿根廷此前已经表示不承认此次公投,而英国表示“尊重居民的选择”。此次公投再次引发了英阿两国政府间的口水战与民间舆论的对立。

1982年马岛战争结束以来,英阿围绕马岛的争议就始终没有停止过,随着专属经济区及大陆架制度的深入实践,主权争端之外的资源争夺也愈发刺激着英阿两国政府的神经。阿根廷通过国内立法宣称马岛属于自己,并采取封锁航道等措施;而英国石油公司已经开始在该群岛周边海域开发石油,此次岛上居民酝酿的全民公投,被外界视作是英国试图假手“民族自决”原则以破灭阿国收复失地的“野心”。

从国家利益的角度考虑,英阿在马岛之争中都有沉痛的经验和教训;而包括中国在内的沿海国以及国际社会也可以从中窥见一些玄机,并得到一些启示。

马岛之战表明,和平发展的时代背景下,武力威慑对于控制争端恶化和防范危机升级依然具有重要意义。对于英国而言,战争虽然胜利了,教训却是深刻的。在面对加尔铁里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下,英国起初的反应很难说是认真的。阿根廷人不断在联合国等场合暗示,表达入侵马岛的意图。

1982年3月19日,阿根廷强行占领了位于马岛以东1390公里处的南乔治亚岛。英国对此没有作任何反应,甚至计划将“坚忍”号——英国皇家海军在南大西洋的唯一存在撤离马岛,也没有对马岛进行任何增援。英国的消极应对直接给阿根廷军政府总统加尔铁里的冒险行动打了兴奋剂,他曾表示“英国不会、也不再能够保护自己在海外的领土”。阿根廷认为,用武力夺取马岛控制权的时机已经到来。威慑的失败导致英国随后不得不进行勉为其难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包括250人丧生以及“谢尔菲德”号等舰船沉没。

在笔者看来,备战是为了避战,如果英国一开始就针锋相对地采取措施,阿根廷人是否会铤而走险则未为可知。可以预见的是,冲突至少不会在英国如此被动的情形下发生。在国际政治中过度采取息事宁人的姿态会给对手传递错误的信息,原本寄希望避免冲突的行为反而事与愿违,间接推动了危机的升级。

马岛争端的态势也说明,在岛屿及海外领地的主权争端中,经济联系及社会认同等治权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阿根廷仰仗的是历史及邻近原则,1493年的教宗敕令以及1494年的《托德西利亚斯条约》曾规定西班牙与葡萄牙据此自行瓜分新大陆,阿根廷希望藉此继承西班牙的历史权益;而由于地理的邻近,阿根廷更认为自己应该拥有该岛的主权。英国则以自1833年以来对群岛的“公开、持续、实际的拥有、占领和管理”,宣称对它拥有主权。两国曾在联合国进行了激烈辩论,但最终不了了之。

不过,从发展趋势来看,形势将对阿根廷越来越不利。二战以后,和平解决国际争端及公投自决原则深入人心,无论历史情况如何,岛屿争端的解决都必须考虑岛民或原住民的意愿,而经济依存及社会文化认同又是两大决定性因素。马岛居民绝大多数是英国定居者的后裔,文化上与英国更为亲近,这是阿根廷短期无法改变的事实。

但相较于英国而言,阿根廷与马岛可谓近在咫尺,有地缘优势,如能加强经济合作,促进文化交流及社会联系,阿根廷人也可以对冲英国人的种族优势,增强马岛居民对自己的向心力。这恰恰是阿根廷人值得反思的地方。在长达近200年的历史进程中,除了外交宣示和军事斗争以外,阿根廷鲜有经济联系和民间交往的安排。这使得岛民们对英国的忠诚度依然不减,无论今后阿根廷致力于和平还是军事解决,岛民们的认同问题都是不得不慎重考虑的问题。

此外,马岛之争也呼唤新的海洋秩序。《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称《公约》)是现代海洋法的核心,其倡导和平解决海洋争端。1982年12月《公约》通过之际,英阿两国却在南大西洋大动干戈,这不能不说是绝妙的讽刺。《公约》本就是个妥协的产物,有大量的条款需要厘清,其在海洋划界、争端解决等问题上采取了诸多的模糊处理办法,以求最大可能达成共识。

30多年的实践表明,《公约》不仅没能为既有海洋争端提供解决之策,反而引发了新的海洋争端与争议。岛屿归属、海洋划界等问题攸关各国重大利益,加之与历史等纠葛在一起,极其复杂敏感,在处理时有一定程度的弹性可以理解。但作为构建世界海洋秩序的《公约》和与其关联的国际机制,如果继续回避这类问题,在争端中不偏不倚和稀泥,其合法性及信誉将受到极大损害。

值得注意的是,现今的《国际法》和国际话语体系关注过程的合法更甚于结果的合理,在处理与己无关的海洋争端中,绝大多数非争端国家都不会进行“选边站队”,而是一味地反对使用武力、鼓励和平解决争端。如何在维权的过程中妥善处理主权和治权、维权与维稳等的关系?这也是中国从马岛之争中应该思考的。

作者胡波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1884.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