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从保钓勇士到民族罪人

image

就在中日关系因钓鱼岛主权之争陷入僵局,及中国大陆极力维护钓鱼岛这一中华民族利益的关键时刻,号称拥有钓鱼岛主权的马当局却与日本眉来眼去,打得火热,十七年谈判无果的台日渔业协定随即于4月10日在台北完成签署。台湾当局将这一协定的签署视为台日关係的新发展、对外关係的重大成果,但实际上是一个耻辱的经济协定,要害是变为“保台抗陆”,是对日本侵佔钓鱼岛主权与管辖权的默认或承诺,是对中华民族利益的又一次伤害,也是对雨岸关係发展投下新的变数。

台湾保台抗陆    

台湾方面对台日渔业协定的签署及达成的目标十分满意。首先,马当局将这一协定的签署视为台日关係的重大突破,视为「外交」上的一大胜利,认为「台日关係:将进入一个新的时期」。根据协定,北纬二十七度以南、冲绳县:石垣岛、官古岛以北为厂协定适;用海域,台湾渔船在此区域内:作业,不受日本公务船的干扰或;驱离;台湾渔船作业范围较过去:扩大了一千四百平方海里(约:四千五百三十平方公里),区内:年捕获量估计超过四万吨。同时,台湾坚持在协定中写入免:责条款」,确认各项规定不损及,“我方有关主权及海域主张”的国际法立场与见解,“确保我方对钓鱼岛主权”,并以此表明台湾在主权问题上没有任何让步,而且视为台日关係的重大突破。台湾媒体也以「雨大加分,台外交突围」与厂台日新局」等字眼给予高度肯定。可见,在台湾内部“重渔权轻主权”与「重名轻实」的气氛已非常严重。

尽管搁置了钓鱼岛主权争议,但日本从来不认为钓鱼岛主权有争议,而且将钓岛非法厂国有化,而台湾当局却对此没有提出严重交涉,不顾大陆在这一问题上的严正立场,不顾大陆与日本的交涉与斗争,在日本没有任何让步与妥协的情况下就与日本签署涉及钓鱼岛的渔业协定,本身就是不负责的,是错误的行动。台湾当局岂不知这一协定的真正得失与历史功过吗?台当局不仅仅是「因小失大」,「名嬴实输」,而且注定写下“以主权换渔权”的耻辱。

表面上,台湾渔船作业范围扩大了四千多平方公里,但却遏制了台湾渔船更大的作业范围,只能在此范围内捕鱼,不能超越北纬二十七度以北的更大海域,否则仍会遭到日本公务船的驱赶。特别是日本强调虽然允许台湾渔船在其所谓“经济专属区”作业,但不能进入「钓鱼岛十二海里以内」作业,不仅台湾渔船被限制在有限的范围内作业,而且等于承认日本对钓鱼岛的实际估有。特别是协定确认台湾渔船在允许的「协定适用海域」作业不受日本公务船的驱赶,表面上是日本厂让利」与厂让步 ,实际上是台湾承认了日本对这一海域的行政管理权,承认了日本对钓鱼岛的非法「国有化」,可以说这一协定的直接结果就是台湾“以主权换渔权,确保了日本对中国广大海域的估有。这是台湾当局「重渔权、轻主权:思维下的必然结果。

不仅如此,这一协定可能进一步增强大陆对马英九不信任感,损及两岸政治互信,甚至加强大陆对台湾拓展国际空间的警惕,担忧台当局在这方面走得更远,这对台湾极力争取签署更多FTA或参与国际组织绝对不是好消息。

破坏大陆和平抗日保钓  

去年秋爆发的这一波中日钓;鱼岛主权争议的核心是日本政府借右翼之手非法将钓鱼岛厂国有化。这是日本政府对中国钓鱼岛的公然强行与非法霸佔行为,是在美国「重返亚太战略」下企图将有主权争议的钓鱼岛收归为日本所有,是日本对中国主权的再次强夺,是对中华民族利益的再次侵佔,是对中国政府与人民的公然挑衅。在这种背景下,中国政府与人民做出强烈抗议,坚决反对,不承认日本将钓鱼岛非法厂国有化」的行动。然而,作为中华民族的一部分或中国一部分的台湾,对于日本将钓鱼岛非法厂国有化」行动,只有轻描澹写与象徵性的批评,只是简单与温婉的厂外交词令,没有真正的反对与反制行动,反而在中日钓鱼岛争端升级之后大谈台日合作,积极提升台日实质关係,台日高层互动更加频繁,经济合作更加广泛,尤其是借大陆厂和平抗日」之际重欲台日渔业协定谈判,是非常令人不解的。可以说,中国大陆在前线打仗,反对与抵制日本非法将钓鱼岛厂国有化」,而台湾当局不是与大陆合作,共同抗日保钓,反而不断表示厂不会与大陆合作,而且在背后积极与日谋和,寻求与日合作,配合日本牵制中国大陆,中国大陆的和平抗日保钓行动,在事实上已经变为厂联日抗陆,这正是岛内绿营长期主张的政治战略,却在马英九的手中实现了。由此可以断定:马当局在钓鱼岛争端问题上,在面对日本与中国大陆时,没有站在中国大陆的一边,没有站在维护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一边,而是在某种程度上站在了日本的一边。,这是民族大义的大是大非问题。仅这一点,就注定了马英九的历史定位,可能成为新的历史罪人,新的中华民族罪人。  

日本分化两岸联合保钓

在这次钓鱼岛争端出现之后,台湾与大陆对日本将钓鱼岛非法厂国有化均表达了抗议与不满,两岸及港澳民间也组织策划了联合登上钓鱼岛的保钓行动,中华大地,两岸民间呼吁两岸联合保钓的声音不断升高,对日本形成新的压力。日本也最担忧出现两岸联合保钓,于是开始策划如何分化雨岸联合保钓的密谋。

曾佔领台湾长达五十一年的日本非常了解台湾,也知道美国也不希望台湾与大陆联合保钓,于是在美国的压力下,马当局不敢公开与大陆联合保占,又在日本抛出包括重殷台日渔业谈判等多种诱饵的诱惑下,台日关係在钓鱼岛争端升温之后不是紧张与对立,反而更加热络,更加密切。其中,日本放手台湾一直极力争取签署的台日渔业协定,就是拆解雨岸联合保钓的关键手段。

在「台弱日强」的格局下,长期以来,台湾渔民在钓鱼岛周边海域捕捞经常受到日本公务船的干扰与驱离,不断发生纠纷,影响台湾渔民民生。于是台湾当局希望与日本开展渔业谈判,以妥善解决这一问题。1996年,台日开始了首次渔业谈判,核心是商谈保护台湾渔民在钓鱼岛周边海域捕鱼的权益问题。然而,在过去长达十七年的时间裡,台日双方先后举行了十六次渔业谈判,但日本态度强硬,坚决不让步,不允许台湾渔船在有争议的海域捕捞与作业,使得这一谈判一直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为何在钓鱼岛争端重新升级及中日为此对抗加剧之时,台日重欣台日渔业谈判,而且在短短数个月之内就迅速达成共识并签署协定显然是日本拉拢台湾、拆解雨岸联合保钓的重要棋局。不出所料,在日本对台湾略施小小恩惠,做出有条件的象徵性让步,即台湾渔船在“协定适用海域”作业不受日本公务船干扰(其实这一海域本来就是中国台湾渔民的传统作业渔场),台湾就喜出望外,在日本不承认钓鱼岛有主权争议及非法将钓鱼岛“国有化”的情况下就完成台日渔业协定谈判与签署,不仅在事实上造成台湾承认或默认日本对钓鱼岛的非法「国有化」而且加大海峡雨岸在这一问题上酌分歧,甚至增加雨岸新的矛盾,从而达到分化雨岸联合保钓与破坏两岸政治互信的多重目标。日本媒体也迴避日本政府的这一手段与目标,公开表示台日渔业协定在两岸问「打上楔子」,让日本避开厂雨线作战」的困境。  

台湾民间保钓力量弱化

台日渔业协定签署之后,不仅未来两岸联合保钓变得更加困难,甚至成为不可能,而且也影响台湾内部的民间保钓,民间登岛保钓之路更难。
在今日对日本有强烈好感与强烈亲日情绪的台湾,保钓运动本来就不够强大,而且早已分化。以李登辉等为首的少数「日本皇民派」人物就公开表示厂钓鱼岛是日本的」,是中华民族的败类,是「反保钓」的一类。以民进党为首的绿营势力,对钓鱼岛主权立场非常模煳,“亲日”远胜“反陆”,“反陆”远胜「保钓」,而且也公开反对两岸联合保钓,也是中华民族的败类。马当局作为执政者,在「外交词令上强调厂争渔权,保主权」,但在现实层面却不是真正的保钓派,只是「名为保钓,实为保权」的投机者,积极争取与日本谈判并签署台日渔业协定,就足以证明马当局已不是真正的保钓派。台湾的民间保钓力量也早已分化与弱化。以宜兰县渔民为主的保钓者只是为了争取捕鱼权,而不是争取维护钓鱼岛的主权,只有极少数具有中华民族意识与中国情结的台湾民间保钓人士才是真正的台湾保钓力量,正是他们的不懈努力才在台湾延续了保钓的香火,才给日本形成一定的压力。

台日渔业协定的签署,将进一步分化与弱化台湾岛内的保钩力量。台日渔业协定在一定程度上放宽了台湾渔民的捕鱼范围,满足了争取以渔权为主的台湾渔民的基本要求,达到了他们保钓的诉求目标,宣兰县苏澳区渔会总斡事林月英表示,「这是台湾渔权很大的突破」,对渔民是一大利多,未来他们可能将不再是台湾民间保钓的重要力量,可能不会再与其他民间保钓力量合作,展开在钓鱼岛周边海域或登岛的宣示行动,必将影响台湾民间保钓活动。尤其是台日渔业协定规定台湾渔船不得进入钓鱼岛十二海里水域范围内,等于限制了未来台湾及雨岸民间保钓人士的登岛保钓行动。

钓鱼岛争端未来之变局

台日渔业协定签署,并不表示台日之间钓鱼岛争端与问题的解决。目前台日双方并没有公佈这台日渔业协定的完整文本,而且双方在一些关键问题上的说法并不一致,而且矛盾。

在钓鱼岛周边十二海里的争议并没有解决。日本一再强调台湾渔船不得进入钓鱼岛十二海里以内作业,但台湾方面的说法则不完全认同。有关部门表示,台湾渔船到哪裡,台湾的军舰就到哪裡。「行政院」海巡署长王进旺表示,「既然钓鱼岛十二海里水域是我方领海,海巡署将秉持『渔船在哪裡,海巡署舰艇就在哪裡』的原则,全力保护我国渔船的安全和权益」。这就是说,未来台湾渔船有意或无意进入这一水域,台湾会护渔,日本会驱赶,双方摩擦也就不可避免。同时,日本一再强调日本渔民在钓鱼岛周边海域设立了吸引渔群的装置,要求台湾渔船不要靠近,也不得设置类似设施,等于限制了台湾的捕捞行动。双方建立的「台日渔业委员会这一合作机制也无法妥善解决这一问题。

钓鱼岛周边海域是争议的海域,也是中国的海域,台日之间签署的渔业协定,只能规范台湾渔船的作业,却不能规范大陆渔船的作业权利。大陆渔船有权进入这一海域捕捞与作业,事实上在广阔的公海海域或有争议的中国海域,也不能避免大陆渔船的进入与捕捞。马英九却表示,若有包括大陆在内的非台籍渔船进入钓鱼岛水域,台湾方面会「依法取缔、驱离 ,显然是挑衅性的,是不友善的,如果这样做,会损害雨岸关係。未来大陆海监船与渔政船一定会进入所谓的台日厂协定适用海域」,日本无权也无力驱赶,台湾又有何能力驱赶?而且中国大陆的海监船与渔政船可能成为包括台湾渔船在内的两岸渔船的保护者,台湾当局又如何能驱赶大陆渔船! 未来钓鱼岛争端不会因为台日渔业协定的签署而改变,仍会持续。在台湾当局厂亲日、友日」、厂防陆、抗陆J与只求台湾偏安甚至长期事实「独立」的政治思维下,可能会逐步放弃维持中华民族整体利益、只求有助于维护台湾现状的现实利益,台湾的保钓力量会愈来愈小,雨岸联合保钓将难以实现,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剧。儘管如此,中国大陆为了维护钓鱼岛主权与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将会持续作出长期不懈与艰苦的努力,不会对日本在主权问题上有任何的妥协与让步。只有不断强大的大陆与中国共产党,才能真正维护中国的主权与领土完整,寄希望于台湾当局或国民党是不现实的。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2128.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