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高校军训的政治教化

image

高校新生入学“第一课”——新生军训再次遇到“狙击”。7月中旬,为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广东省下发一纸通知,将逐步放开对心理健康、军训、就业指导、创业教育等22项课程学分的硬性规定。这意味着,军训未来可能会以选修课形式存在。

大陆之前颁布的《国防教育法》等多部法律明确规定,地方高校新生入学必须接受军事训练,高校军训成绩计算学分,与毕业、学位挂钩,无正当理由不参加军训不予以毕业。

广东省的这个近乎擅自僭越的行政命令,“已引起上面的注意,”教育部国防教育办一位官员8月12日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说,中央有领导要求迅速纠正广东方面的错误,“对大学生开展军事训练,是强制性的国家行为,广东的做法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教育部这位官员强调,总参、教育部等机构近日已下发给各地国防教育督查通知,严防类似行为。

高校新生军训选修的行为虽然被喝止,但在中国大陆对高校新生已经实施近30年之久的这种强制性的国防教育活动,已然被大陆民众吐槽许久。微博上发起的多个关于军训的投票显示,大多数网友赞成取消新生军训。

即使是军方人士也承认,高校军训行为,多年来“变得为了好看而形式化”,与塑造和培养一支庞大国家战略后备军队伍的本来目的渐渐走偏。

形式大于内容

每年8、9月份是大陆高校的军训季。一则未经证实的民间段子称:美国间谍卫星监控发现,一到8、9月,中国各地会突然出现上百万的神秘军队,活动半个月后又神秘失踪。美国就此质问中国。中国外交部回应说,这是大学生在军训。

大陆1984年颁布的新《兵役法》第四十三条规定,高等院校的学生在就学期间,,必须接受基本军事训练。实际操作中,除少数侨校如广东暨南大学、厦门华侨大学外,一般高校都需新生参加军训,大陆军训理论课程为学生的必修课,为2个学分,通常在大学一年级结业,同时学校还会开设其他军事内容的选修课供各年级学生选修,每门课为2个学分,共32学分。 

......

政治教化高于军事训练 

尽管高校军训是被写进《国防教育法》和《兵役法》的法定行为,这两年来,出于对“90后”子女的溺爱,和对军训致死伤事故的担忧,大陆民众要求军事教官退出高校的呼声不断。

如果说大学新生们还有对此怀有新奇尝试的念头,新生们的父母们宁可选择自己上阵,也不愿宝贝儿女们在恐怖的暑天高温下暴晒。清华大学武装部的王和中说,从好多年前开始,清华大学每年的新生军训会有家长陪护的现象。“有在现场观看军训的家长,看到军训教官凶神恶煞地训斥其子女时,欲冲上去与教官拼命。”那些怯懦的新生们常用的逃避方式是伪称生病,以逃避过关。

去年的今日,北京大学2011级近3500名学生军训2周,累计看病超过6000人次,特别是第一周,晕倒者众多。这一成果事后被教育部官员痛心疾首地透露出来,引得民众哗然。新浪微博随后发起了一个关于军训的投票,近九成参与网友都表示,希望取消或改革军训,其中大部分是在校大学生,而不少高校负责人认为,军训是必要的锻炼,不应取消。

频遭吐槽要求废止或取消的声音,主管高校军训的官员未始不知。国防大学军训办副主任陈洲辉大校每年都会被地方高校邀请,去做高校军训新生的阅兵会操比赛和汇报式表演的嘉宾。

这位大陆最高军事学府的高级军官看完却常常皱眉,“对于高校军训,现在的学校都执行偏了,多数是为了看,为了应付表演,把好多军训内容都省略掉了。只是走过场,为了汇报表演和阅兵,实际上这是不对的。”他强调说,“军训不是为了表演给人看的。”

大陆学生军训制度自创始之日起,就以适应战争发展的需要,培养国防后备人才为目标。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初期的大陆高校军训,多真刀真枪,学生练习打枪、打炮,,甚至于驾驶坦克、装甲车,学生接受的是准军事化的训练,高校军训目的是为解放军培养后备兵员和预备役军官。

1985年后,军队大幅裁军减员,新《兵役法》明确大学生为缓征对象,高校国防教育在内容和方式上都发生了分化。军训成为官方强化学生集体主义、爱国主义精神培养等政教宣传的载体,体验式的军事短训写入法律规定,并成为地方高校选择的主流。

课程设置上,大陆军事理论课以马列、毛邓的军事思想、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等军政思想学习灌输为主,基本是大陆政治课堂的延伸。现行军训大纲自80年代中期颁布以来的20多年间,亦做了数次修改,主要是增添部分领导人的精神要旨等方面的思想内容。

陈洲辉亦坦承,针对高校学生军训培养军方后备兵员和高素质预备军官的目标既定不变,合格的高校军训学生基本要达到预备役军官的任职要求,但这与事实有差距。在实际操作中,高校军训流于形式,已是不争的事实。以普及化国防教育为目的的高校军训,使得大陆高校学生对军事训练和现代战争的通识化教育远远落后诸多国家,甚至落后于台湾地区。后者侧重于高校军事训练的实用知识。

军事科目的实际训练中,以大陆高校军训大纲规定的轻武器射击为例,除了一些作为军训标杆的高校,能亲手触碰和尝试解放军部队武器装备的高校并不多。现实中,不少高校基本上都是队列条令中单个军人徒手动作的齐步、正步,以及纯粹为应付阅兵而训的分列式,分队科目及战术科目很少涉及。

在台湾,从中学生开始就无论男女,普遍在课堂内就接受教官对军队通用武器仿制美式M-16自动步枪的常规教习,台湾的中学以上的学校都有军训室,教官根据战时救护的需要,还设立了颇具特色的女生护理课程。台湾大学生普遍需服兵役,学生军训则可折抵服役时间。

王和中曾撰文称,在发达国家的地方高校中,对大学生军训的基本模式是组建专门的军训团体,就如同在地方高校中开办了“军校”。 

而大陆负责军训的最高管理机构为全军学生军训办,设在总参动员部下属训练局,日常负责该项事务的只有一位副师职参谋。另有国防大学军训办等少数几人统筹协调大陆所有高校军训工作。

事实上,取消军训,改为强制服役,也是近年来大陆部分教育界人士的呼声。不过全军学生军训办有关人士告诉本刊记者,“涉及制度的层面,需要上层统筹考虑。”他估计,现行军训大纲在教学设置形式内容上可能有些变化,但军训绝对不会取消。

完整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237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