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格党员”清退行动中

一个共产党员仅仅是吸毒,既没有犯罪,也够不上纪委的立案标准,该如何处置?浙江桐乡的崇福镇东安村就发现了一个这样的党员,经过一系列程序后,这名党员被除名。

“这意味着党籍不再是保险箱。”2013年9月23日,浙江省桐乡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范忠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过去党员有明显的违法违纪才会被开除党籍,一般不遵守公德很难受到处理。但在桐乡,不赡养父母、不抚养子女、拉帮结派、组织煽动群众集体上访都可能被除名。该市2012年启动党员队伍“净化工程”以来,已有9名党员被劝退,20名党员被除名。

桐乡“净化工程”在2012年7月启动,当地官员没想到在不久后的十八大报告中,也提出了党员队伍“自我净化”问题。十八大第一次提出建立健全党员“能进能出”机制后,2013年2月,中办又在相关文件中要求“处置不合格党员”,解决党员“出口不畅”问题。

目前,浙江义乌、淳安、浦江等地在桐乡之后已试点“清退”工作。河南省正阳县已清退了23名党员,江苏涟水清退了13名党员,有1.3万名党员的江西分宜县清退了73名党员。此外,湖南、贵州、福建、广东、贵州、内蒙古、山东、河北、江苏、重庆等地都已启动试点工作。

南方周末记者看到的文件显示,处置不合格党员的目的是为了“优化党员结构”,实现这一目标的另一举措,是降低党员增速:未来10年,党员年增长率将控制在1.5%,而过去10年的最低年增长率是1.7%,最高的2012年是3.1%。

“政治风险太大了”

桐乡有人口67万,其中党员3.8万人,在清退党员这一行动上采取的步骤是“先试点再铺开”,试点地就选在市府所在的梧桐街道。

梧桐街道党委书记蒋南强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2012年3月,桐乡市委书记卢跃东在梧桐街道调研时听到一些说法,称有党员没有党员样子,觉悟比不上群众。之后,他要求在梧桐街道试点党员队伍“净化工程”。

蒋南强说,净化工程包括党员“进口”、“管理”和“出口”三个环节,现在关注点主要集中在“出口”,因为这太敏感了。

过去对党员进行评议时,也有不合格党员被开除,但都是一些硬伤如违反计划生育、参与赌博,好掌握。现在还要对“觉悟不高”、“形象不好”这些模糊概念进行界定,标准就难以把握。党章中对劝退、除名的规定也是模糊的,如“缺乏革命意志,不履行党员义务,不符合党员条件”,都没有具体规定。

“必须自己去摸索。”蒋南强说,他担心,如果标准制定出来后,按标准一个党员都不用清退,肯定不行;清退太多,那又说明平时党建工作没抓好。那段时间,他晚上睡不着觉,白天走路腿都发飘,觉得“政治风险太大”。

让蒋南强始终捏把汗的是,万一有党员听到风声要被清退,之前先来个主动退党,甚至几个人集体退党,那影响就太坏了。所幸这没有发生。

抱着“大不了不在梧桐干了”的想法,蒋南强向多方征求意见,确定了不合格党员的十大类行为,首当其冲的是抵制或不执行党的路线,经常散布不满言论,在群众中造成恶劣影响的;其次是“三不”(无正当理由连续6个月不参加组织生活,或不交党费,或不做组织分配的工作);第三种是在国家和人民财产受到严重威胁时袖手旁观或临阵脱逃;第四是违反计划生育;第五是思想作风不正派、拉帮结派;第六是煽动群众集体上访闹事。

桐乡属经济活跃地区,根据当地现状,经常以伪劣商品骗取钱财、恶意拖欠国家、集体和民间资金的被列为第七类不合格,第八类是弄虚作假骗取荣誉和待遇,第九是参加宗教组织,第十是不赡养父母、不抚养子女、聚众赌博。

蒋南强说,一开始的方案中还将搭建违章建筑也列入党员不合格的标准,但考虑当地有不少违章建筑是历史形成的,如果把这也算不合格,可能对党员打击面太大,最终没有写入。

谁来认定不合格

梧桐街道的安乐村是试点村之一,该村有3250人,党员120人左右。按照程序,认定不合格党员要经过“四评一审”五个程序。

首先是党员自评。从2012年7月12日开始,除一些外出和年迈重病的,三天内共有114名党员参与了自评。结果是,114人无一人认为自己是“不合格”,都是“合格”、“优秀”。

接下是第二个环节——群众测评。按要求,参与的群众代表不少于30名,安乐村共有46名村民代表,其中31个村民小组长,村党总支就通知了这31个人参加投票,实到30人。

陆美康是代表之一,他说村里有个姓张的村民,四五年没参加过组织生活,外出不归,不赡养父母,不抚养子女,还卖掉了住房和宅基地,他的孩子只能在绿化带上搭个违建临时栖身。所有代表都觉得此人没有责任感,影响恶劣,全票通过认为他不合格。还有一个76岁的老党员因阻挠村里建设农贸市场,群众评议的不合格率超过了80%。

按规定,群众评议不合格率超过30%,就要进入第三环节:党支部评议。如果党支部评议的不合格率超过50%,就进行“四评”的最后一评,全体党员大会评定。如果不合格率还超过50%,就进入“四评一审”的最后一环党委审定,由梧桐街道党委来最终认定是否属于不合格。

“最后一个街道党委审定环节,没有立马启动。”梧桐街道党委书记蒋南强说,地方要考虑稳定,别看一些党员平时无所谓,真要评他不合格,一下子清退他还接受不了。评议过程中,一些党员就有意见,说为什么原来不评现在评,其他乡镇不评就你要评。

这段时期,先是村干部找要被评为不合格的人谈话,然后街道又派人谈话,让他们心服口服。评定工作去年7月结束,但党委最终认定此二人为不合格党员拖到了去年10月。

对不合格党员有几种处理方式,态度好、问题不严重的,给予一年改正期,之后视效果决定是清除出党还是重新接纳。安乐村那个阻挠建设农贸市场的老党员最后被给予一年改正期。第二种是劝退,第三种是除名,不赡养老人的张某就被除名。

试点后,桐乡随后在全市展开了党员净化工程,3.8万名党员共有36425人参与测评,评出不合格党员230名,其中9名被劝退,20名被除名。

230人中,排在首位的是连续6个月不参加组织活动、不交党费的,共133人;其次是不遵守公德、不养父母、子女参与赌博的,共有49人;不执行党的路线方针经常散布不满言论的有15人;违法计划生育的有13人;其他几类不合格的人数都不足10人。

“地方领导都害怕党员退党”

作为试点街道负责人,梧桐街道党委书记蒋南强一直心怀忐忑。十八大开幕时,他早早守在电视机前看直播。当听到报告提出党员队伍要“自我净化”几个字时,他松了口气。

2013年1月28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要求强化党员管理,及时处置不合格党员。随后,中央办公厅2013年2月24日下发《关于加强新形势下发展党员和党员管理工作的意见》(简称中办4号文)。文件明确要求对“三不”党员要予以除名,对理想信念不坚定、不履行党员义务、不符合党员条件的党员,应对其教育限期改正,经教育仍无转变的应劝其退党,而对不退的要予以除名。

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中,清退“不合格党员”由来已久,如井冈山时期、延安整风运动时期都发生过,新中国成立后的三反、五反等运动多少也带有这个意味。

自1988年中组部发出《关于建立民主评议党员制度的意见》以来,中共基层党组织中普遍开展了处置不合格党员工作。1989年6月,在全国组织部长会议上中央领导指出:“发展党员要重视质量,千万不能单纯追求数量,滥竽充数的放在党内比放在党外更危险。”2001年建党80周年时,中组部宣布12年里将47.3万不合格党员处置出党。

但此后,处置不合格党员的力度逐渐减弱。

中国社科院党建与党史研究室主任陈志刚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现在中央三令五申要求处置不合格党员,说明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过去出口确实不畅,就拿退党来说,虽然党章规定党员有退党自由,但地方领导都害怕党员退党。由于“只进不出”,党组织代谢能力不足,必然危及执政党的执政能力。

中央今年明确了淘汰不合格党员的态度之后,国内多地已开始处置不合格党员,但无一不小心翼翼,多从试点开始。湖南确定了怀化为试点市,怀化又确定了溆浦和鹤城两个试点县。9月14日,溆浦县委组织部相关人士说,今年全县共评议出不合格党员22人,其中11人接受限期整改,4人劝退,7人除名。

目前,陕西城固、福州台江、湖北孝感、河北乐亭、重庆巴南、新疆昌吉等地已经清退了一些不合格党员。湖南张家界、贵州玉屏、江苏盐城、福建平和、广东清远等地已制定相关政策。

其实在十八大前,除浙江桐乡外,江苏苏州、山东寿光等地也进行过探索,但没形成气候。江苏涟水县2011年做过尝试,但由于种种原因淡化了。今年9月18日,涟水县委组织部党管科相关人员说,十八大召开后,今年对党员处置提上议事日程,江苏省出台了一系列文件,“大家再也不用担心了”。目前该县清退了13名不合格党员。

从各地试点情况看,标准不尽相同,“三不”、违法计划生育、封建迷信、不尊重路线方针都是共同标准。但不同地区为化解当地的实际问题,都有一些针对性的地方标准。例如,湖南溆浦将“欺行霸市,不讲诚信”列为不合格党员标准,深圳、东莞将违规上访列为不合格。外出打工者较多的江苏涟水县,留守妇女多,则将那些“有男女作风问题,扯又扯不清,法律也不好解决”的党员列为不合格。

被清退的党员以普通党员为主,少有干部。桐乡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范忠伟解释,党员干部有违纪违法,一般都由纪委或司法机关依党纪国法处理了。

控制规模是大势所趋

处置不合格党员的同时,中共中央还明确提出适度控制党员规模。今年2月24日下发的中办(4)号文提出,未来10年,全国党员数量年均净增1.5%左右。

中共十六大后,党员发展速度明显加快,每年净增长率不断增加,2003年比2002年增加了1.9%。此后10年,除2005年净增长率是1.7%,比2004年稍微降低,之后逐年上升。2012年的净增长率为10年最高,突破3%,达到3.1%。

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成立后,在今年1月28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处置不合格党员的同时,也提出了“适度控制党员规模。”从中央文件表述不难看出,处置不合格党员和控制规模都是优化党员结构的要求。

“出现那么多不合格党员,显然与党组织规模过大、发展过快有关。”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成了执政党后,党手里掌握了权力,一些人的入党意图已经改变,他是冲着权力而来的,打算利用权力捞好处。

陈志刚说,党员规模越来越大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很多岗位提拔干部必须是党员,导致机关党员越来越多,有的机关甚至90%都是党员,“实际很多岗位未必就一定要是党员”。现在公务员热,很多岗位要求是党员,造成高校学生党员也越来越多。

一个政党应该是什么样的规模,涉及科学性问题,不是越大越好,当然也不能太小。他认为共产党的规模目前显然是大了,控制规模是大势所趋。

在王长江看来,组织规模过大会带来很多问题,从组织学原理角度来说,一个政党必须能够在组织可控的范围内,动员起来速度快,而不是从神经主脑到神经末梢要经过很长时间。但现在有些领导人说“政令不出中南海”,就是控制力弱了。

党员规模问题早已引起中共中央的注意。2010年,根据中央领导的批示,中组部委托中国社科院等7个单位专家进行了“党员队伍适度规模评判标准”的课题研究,陈志刚是成员之一。

陈志刚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虽然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党员数量占总人口6%,但绝对数量8000多万还是太大了。1980年以后,党员规模不断扩大,但党员人均接受的培训机会却不断减少,特别是普通党员更少,显然与发展速度过快、管理难以配套有关。

中央提出“年均净增1.5%”的要求之后,各地相继减少了今年发展党员的数量。根据公开资料,湖南省今年发展的党员数量将比去年降低28.3%,湖南省委组织部明确长沙市新发展的党员数量要比去年降低28.5%。浙江浦江县明确今年发展的党员比去年少240名。

过去发展党员的重点地区——高校,也在缩减新党员数量。据计划,中国人民大学今年将发展大学生党员总数900名,比去年缩减127名。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242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