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习近平专机“国航六号”

image

近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结束了他的中亚之行,乘坐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简称国航)的“国航六号”返回北京。

中国经济网报道,在此次国事访问中,习近平主席邀请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与他同乘专机,共同移师哈经济文化中心阿拉木图。在专机上,习近平与扎尔巴耶夫共进丰盛的中国式早餐。

美国总统专机“空军一号”,代表着美国强大的国家实力,其机队所到之处,都成为当地媒体的焦点。长期以来,中国领导人的专机却很少有人提及。习近平在专机上宴请外国领导人的新闻片段,让国人第一次见识到中国的“空军一号”。然而,中美的专机运作机制大不相同。从严格意义上讲,中国并不存在自己的“空军一号”。

美国的“空军一号”赫赫有名,已经成为总统专机的代名词。俄罗斯总统也拥有由十几架专机组成的专业飞行服务队。除了充当领导人的交通工具之外,这些飞机还肩负着在战时紧急转移三军统帅、甚至充当临时指挥中心的角色。显然,领导人专机本身,就是现代大国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

习近平专机里面有什么? 

中国领导人现在使用的专机,只是临时改装而成的“客串”专机。因此,每次出航之前都要进行必要的改装。如果把习近平乘坐的“国航六号”改成“空军一号”那样的专机,是非常困难的。“空军一号”内部加装了大量军用保密电子设备,改装飞机时,必须对内部线进行改造。同时,还要对电力系统和动力系统进行升级,以免因为加装了大功率电子战设备而动力不足。

中国领导人的专机改造,则没有那么复杂。事实上,现代大型客机已经有了必要的模块化设计—舱内的座椅、隔断、洗手间、厨房等设施,均可以轻松拆除或更换。而机舱的地板也做了相应的固定点设置,方便自由组合新的机舱设计。航空公司甚至可以轻易将原来的客机内部装饰全部拆除,使之成为全通型的货机。这些都不需要飞机制造商的参与,飞机维修工人就可以完成这项工作。由于现代航空业的高度竞争,飞机临时改装以适应不同任务需求,可以避免购买太多专用飞机而增加成本。

领袖专机的改装,和实现了模块化的办公室改建工程相差不远。航空公司可以直接采购到定制好的机舱装修模块,只要拆掉原有的座椅和隔断,再把模块搬入机舱中,完成装配并且拆掉包装,改装工作就宣告完成。

从习近平接待哈萨克斯坦总统的画面来看,机舱内部原有的装饰物并未做大的改动。所安装的沙发和桌子,固定方式也都在原来的固定点。此类改装组件可以是国航从波音公司订购,也可以自行寻找代工生产。从上述新闻画面还可以看到,两人的沙发椅带有升降及俯仰装置,在侧面还有机舱娱乐遥控装置,是典型的飞机舱座椅。两人所坐位置靠近舷窗,饭桌宽度接近二人沙发宽度。由此可见,这套桌椅是典型的飞行改造组件。习近平宴请纳扎尔巴耶夫的客厅,所有隔断和舷窗均未做大的改动。从工程的角度而言,这架专机的改装属于相当节省的工程。这也印证了习近平上台后提倡节俭的做法。

把普通商用航班改造成临时专机的装修,是相当简单的流程。当然,在中央领导人进入飞机之前,必须进行必要的安全检查,同时也要安装一些保密的通信设备,以方便和国内进行联系。这些都必须是国航和国内有关部门共同参与的工作。即便如此,进行改装的时间也不会超过20天。这是一个甚至比自己家装修还快捷的事情。

您也可能乘坐习近平“专机” 

客观来说,“国航6号”与“空军一号”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首先,“国航六号”并不是专属于中国领导人使用的客机。该机系中央政府根据出访情况向国航租借的临时专机。据国航介绍,“国航六号”的具体型号为波音747-400型宽体客机。此次习近平出访中使用的是B-2470号客机。

国航是国内唯一指定的领导人出访专机服务供应商,但飞机并不是专门用于专机服务。一般情况下,国航会选择机龄最短的飞机作为出访专用。编号为B-2447号的客机也曾作为专机使用,后来被其他新购飞机取代。

作为替补,在出访时,编号为B-2471号的客机也编入专机队。不过,它并不会随团飞行,只会在原任务飞机出现问题时,飞到所在国接替执行任务。由此可见,至少有三架国航客机是中国领导人使用过的。当您乘搭国航747客机时,说不定乘坐的正好是习近平“专机”。

由于B-2470号飞机并非中央政府财产,故其日常的维护保养,均由国航自行负担。中共中央办公厅通常会在执行出访任务前一个月左右通知国航。国航接到通知后,再开始做出访前的准备。与一般商业客机不同,国航专机要进行必要的改装(如拆除部分舱段座位,将其改装成为客厅或会议室)。此次习近平宴请哈萨克斯坦总统时出现的餐厅画面,就是改装后的机舱情况。餐厅一般位于主客舱中段位置,而习近平主席在旅途中所乘坐的舱段,应该位于主客舱前段原头等舱位置。

除了习近平主席这样的国家领导人之外,一般的公务包机出访也使用这几架波音747。

为何中国领导人无专属客机?

与美国总统的专机专用相比,中国的做法显然是经济实惠的。保养维护一架大型客机的成本相当高,即便不飞行,每天的养护费用也可达数万元。外交部前礼宾司代司长鲁培新解释道:“这样做有两个考虑,一是不浪费,不搞特殊化;二是增加飞机使用率,同时也保障了飞行安全。因为飞机有上百万个零件,老不飞的话就不行。” 

上世纪90年代,中国曾订购过领导人专用飞机。当时选用的机型是波音767-300ER,在完成交付后,中国安全人员发现了大量的窃听器。后来,这一消息被媒体广泛报道。2001年1月24日,时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孙玉玺,就此发表评论:“搞窃听是个别人的愚蠢行为。” 

窃听器事件成为当年影响中美关系的重大事件。从此,中国就不再采购领导人专用的客机。这不仅可以节约成本,还能避免飞机在制造时就被人做手脚。

当然,没有专属客机的情况,仅限于国事访问这类跨国飞行任务。中国领导人在国内的飞行,由空军34师专机队负责。该机队的飞机全部为专用飞机,除了负责国家领导人的飞行之外,还负责军队高层在国内的飞行任务。

建国初期,中国领导人的专机全部由苏联赠送。其中,周恩来经常使用伊尔-14型客机。出于飞行安全的考虑,1967年后,毛泽东就不再乘坐飞机出行。在毛泽东短暂乘坐专机的历史中,伊尔-14也是他的座驾。改革开放后,毛泽东的专机曾短暂作为韶山红色旅游航班使用。河南省还曾购买该机接待前来投资的外商。如今,该机落户中国航空博物馆。

当时中国的第二号人物林彪,也经常乘坐专机出行。那架改变中国历史的三叉戟客机,虽然为民航涂装客机,驾驶员却是空34师的飞行员。三叉戟是中国和西方世界关系缓和后,大批量进口的第一款西方客机。该机的性能和舒适性,高于当时国内的苏联造客机,成为领导人的专用飞机。在服务中国的20年中,三叉戟的安全记录不高,曾有6架飞机遭遇意外。1991年,该机种全部停飞退役。由于该飞机原本设计目标为短程客机,对日益增长的跨国远途飞行力不从心。如果当年林彪乘坐的是后来引进的波音707干线客机,结局也许会不一样。

1979年,邓小平同志历史性访美,中国民航安排的就是最新引进的波音707客机。根据行程安排,这架飞机必须先飞到上海,接载美方联络人员共同去往美国。由于上海上空的天气问题,北京无法起飞放行,邓小平在机场滞留长达几个小时。为了让送行的其他领导人先回家,机组还特意将飞机从停机坪开走,假装起飞了。

那天正好为农历大年初一,为了保证访美成员能够吃到饺子,陪同人员特意让厨师制作了历史上第一批速冻饺子,在飞机上用烧开水的水壶煮出热腾腾的饺子。

真正的“空军一号” 

美国是当今世界第一强国,总统专机自然也是当今领袖专机的典范。其专机属于美国空军装备,一直处于高度保密状态。美国总统现在所使用的专机同样为波音747-400型大型宽体客机。然而,从各方面的性能来说,这架飞机几乎算是一架全新的元首客机,改装幅度高达50%以上。

它不仅内部进行了豪华装修,加装了椭圆形办公室和总统套房等办公和生活设备,还对飞机的电子设备和防护级别进行了提升。

除了有“空中白宫”的雅号之外,“空军一号”还有“空中五角大楼”的功能。这架飞机装备了世界上最先进的空中通信设备。除了常规的卫星通信之外,它还具备联通美国三军军用数据链的能力,并且装备了美国国家安全局研发的专用保密通信设备。同时,这架飞机还具有各种电子战装置,即便遭到敌方战斗机的攻击,也能通过电磁干扰或者激光对抗来反击攻击飞机的导弹。

“空军一号”还装备了与空军战斗机类似的空情雷达,可以监测周边空域的异常情况。飞行员还可以通过自己的数据链,引导护航战机进行拦截作战,并且能够与友军共享自己的情报信息。

此外,美国总统的专机为了应付可能发生的核战争,对所有电子设备进行了最大程度的保护,可以对抗因核爆炸产生的强电磁干扰。机身还做了专门的防护装甲,除了能抵抗一般轻武器的射击之外,还可以有效防止核辐射带来的伤害。

自1958年投入使用之后,“空军一号”就成为美国总统最重要的交通工具之一,在历史上扮演过重要的角色。其中,型号为波音707编号为SAM 26000的上一代总统专机,见证了很多重要的时刻。

美国前总统肯尼迪遇刺后,副总统约翰逊就是在这架飞机上宣誓就任第36任美国总统的。这架SAM 26000号飞机,也是中美建交的见证人—美国总统尼克松历史性访华时,就是乘坐这架飞机降落在北京机场的。

2001年,美国总统第一次使用专机的“空中五角大楼”功能。“9.11”恐怖袭击发生时,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正在一所小学视察。根据既定的安全程序,他被迅速送上“空军一号”,并且在专机上发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的命令。布什还在“空军一号”上制定了如何拦截侵入华盛顿特区不明飞机的守则,并且通过机上的通信设备传达给了空军飞行单位。

英国女王专机可发射导弹 

早在苏联时期,领袖专机就已经成为国家领导人的标准配置。赫鲁晓夫选定了当时极为先进的图-104喷气式大型客机作为专机,该机曾经降落在中国北京的南苑机场。苏联的设计师显然不怎么考虑美观的问题,为了迁就苏联及东欧很多机场设施简陋的问题,他们在飞机上设计了如战斗机一样的减速伞装置,好处是可以在更短的跑道上降落。

苏联解体前,苏联领导人的专机已换成了图-154和伊尔-62这两种型号的客机。图-154的安全性一直堪忧,此前坠毁的波兰总统专机正是这款飞机,叶利钦上台后,很少使用该机作为出访的交通工具。伊尔-62的安全性则稍强,但机身较小且舒适性不佳,叶利钦于是装备了伊尔-96-300型总统专机。

该机的内部装饰相当豪华,大量采用实木及镀金内饰,犹如空中皇宫一般。另外,俄罗斯也考虑到核战争的问题,因此同样在飞机上设有专用的保密通信设备。俄罗斯总统可以在这里指挥作战,甚至可以发动核武器攻击。

普京的专用空中机队规模不小,各种型号飞机的总数高达12架。老旧的伊尔-62和图-154仍旧被作为总统备用机服役,有时还用来搭载其他政府高官。普京是著名的航空爱好者,除了乘坐俄罗斯版的“空军一号”之外,还曾亲自驾驶苏霍伊战机进入车臣战区,并曾担任图-160战略轰炸机的领航员。按照美国的传统,可以说苏霍伊战机和图-160都曾经客串过俄罗斯总统的“空军一号”。

作为曾经的日不落帝国,英国王室飞机仍旧保持着大国排场,机队有十多架不同的飞机可供女王选择。上世纪末,英国皇家空军为女王的3架Bae 146及4架Bae 145飞机的机翼加装了导弹挂架,使得女王专机在必要时可以使用响尾蛇导弹自卫还击。

约旦前国王是一名出色的战斗机飞行员。1958年,他亲自驾机从国外返回约旦时,遭到他国空军的拦截,经过一系列特技飞行,他成功摆脱了两架战斗机的追踪。1983年访华时,这位国王驾驶专机从中东飞到北京。由于中东局势一直动荡不堪,侯赛因国王在自己的专机上也加装了导弹。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时,在本国空军遭到猛烈攻击的情况下,他甚至曾想亲自驾机升空,迎战以色列空军。

领袖专机的安全至关重要,一旦出现问题,轻则影响国家间的关系,重则可能导致战争,甚至是惨绝人寰的大屠杀。1994年4月6日晚,卢旺达总统哈比亚利马纳和布隆迪总统恩塔里亚米拉,同机返回卢首都基加利。不料,飞机在机场降落时坠毁,两位总统和机上随行人员全部遇难。事后调查显示,该机系被地面防空火炮击落。随后,卢旺达发生政变,副总统惨遭杀害,政变的军队对国内图西族施行种族灭绝。在这次屠杀中,107万人死亡,全国人口减少10%。

大国领导人的专机已经不仅仅是交通工具那么简单,同样是世界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日益增强,迟早也会出现兼顾作战指挥和出行双重功能的国产“空军一号”,就像此前全新亮相的新红旗轿车一样,成为一张新的国家名片。

不是所有专机都叫“空军一号” 

“空军一号”这个名词,仅仅存在于美国总统专机机队中。由于美国总统的专机隶属于美国空军机队管理,所以在其搭载总统升空后,必须有一个无线电的呼叫代号,这个代号就是“空军一号”。严格来讲,只有美国总统坐上这架飞机,它才能够被称为“空军一号”。因此,“空军一号”并不是某种飞机或者某架飞机的代名词,而是搭载总统的专机在飞行任务中的代号。在电影《空军一号》的最后,美军特战运输机成功救援美国总统后,就在无线电中呼叫“现在我们的飞机代号为空军一号”,宣布救援成功。

与之情况类似的是,负责美国总统直升机飞行任务的飞机和飞行员,均来自于美国海军陆战队。因此,美国总统乘坐的直升机专机,升空后的代号为“陆战队一号”。

习近平出访使用的专机则与中国空军没关系,全部来自国航,系商用客机改装而成,即便是搭载了中国国家领导人,也不能获得空军的无线电代号。因此,从严格意义上而言,习近平主席的飞机并不是中国的“空军一号”,中国也没有这个设置。

因为“空军一号”之名过于深入人心,所以现在大国领袖的专机也往往被冠以“空军一号”之称。事实上,习近平出访时所乘专机的航班号为CAA006,正确的称呼是“国航六号”,而不是“空军一号”。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2524.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