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海矛盾新挑战

肇端于中越南海舰船对峙并相撞事件及随后在越南爆发的排华浪潮让人们重新审视中国公民企业的海外安全。尽管5月18日越南坊间纷传的更大规模持续暴乱局面未出现,但持续多日的街头暴力所造成的冲击确实产生了不小的震动。根据中国官方发布的消息,事件造成至少两名中国人遇难,18日中国将派出5艘船赴越南接侨民回国,而17日之前已有3,000多名在越中方人员回国。同时,中国方面暂停了部分与越南的合作项目。

需要首先明确的是,尽管此次事件始于越南民众主张南海领土主权,但所波及的范围却囊括了包括台湾、香港以及日本、新加坡乃至欧洲企业,究竟是否属于排华民族斗争抑或遭政治操控“借反华”实施排外,不言而喻。越南当局只承认民众表达爱国,否认排华,但自“革新开放”以来越南政治摇摆、经济跌宕、外交受困、不满累积,不得不让人怀疑越南当局在暴力游行背后的角色。甚至有声音更直指越南当局操纵民意失控,反遭反对派势力“偷袭”。故有理由相信,所谓排华工潮更多是被政治意图裹挟越南民意的操控。

其次,越南骚乱也暴露了中国公民在全球化浪潮中扩展势力的同时,也在面临更多的安全挑战。实际上,不独类似政治意味浓厚的“排华”激进运动,而且还包括常规的事故、恐袭、绑架等等,中国当局未来将面临更为宽泛和庞大的挑战。稍早前,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抛出了“总体国家安全观”,而李克强亦在访问非洲时明确保证了领事保护将追随公民的脚步到任何地方。这凸显中共高层正在更新“国家安全观”。而在此时,马航MH370航班失联150余名中国公民下落不明无疑对中共高层产生了不小的刺激。

看似民族敌视的“排华”工潮

根据中国官方的统计,在越南发生的冲击中国公民和企业的街头暴力行动已经造成至少两名中国人死亡、一百多人受伤。而早前路透社的死伤统计则表示有超过16名中国人遇难,数百人受伤。台湾《联合报》早前更详细描述,越南平阳省台商荣誉会长蔡文瑞称,他在当地的工厂遭越南暴民纵火,一名大陆籍外包工程人员齐峰被活活烧死。18日凌晨,由中国政府派出的医疗包机到达越南,接在河静省暴力事件中受重伤的中国公民回国。在中方工作组人员及河静省医护人员和警察护送下,16名伤势较重的中国公民17日晚抵达荣市机场,准备乘医疗包机启程回国治疗。

毫无疑问,此次事件的直接诱因便是不久前越南派遣大批舰船在西沙群岛石油钻井平台981附近与中国舰船相撞事件。彼时,“盛况”之时双方一度出动近百艘船舰,时至如今据称双方仍僵持不下。随之,越南国内乃至在日越南侨民首先掀起了反华示威游行。本来历史上此类事件并不鲜见,譬如2011年南海局势紧张时,越南也曾爆发类似反华游行借此向中国发难。而按以往经验判断,此类游行多受到谙熟于操控民意的越南当局官方的私下授意和鼓励。

实际上,“981平台”所属的西沙群岛水域的归属自西沙海战之后40年间再无大波澜。上世纪中叶,殖民越南的法国和南越政府先后控制了西沙群岛的部分岛礁,而中国军队也早在1950年就登陆了西沙永兴岛。1974年,中国和南越在西沙爆发海战,中方自此取得了对整个西沙群岛的完全控制。西沙群岛成为南海各群岛中唯一通过战争变更过实际控制权的区域。然而今年1月,越南“首度”大张旗鼓纪念西沙海战40周年并爆发反华示威游行。5月“981平台”首度进行油气钻探,越南总理阮晋勇当月 10日在东盟峰会上强硬指责中国“中方首次公然将钻井平台跨进一个东盟国家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范围内开展钻探作业”。随即在越南胡志明、河内乃至海外越侨中再度诱发反华浪潮,导致局势紧张。至此,至此越南当局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已经十分明晰。

只是形势急转直下。假如说当时的越南民间活动还囿于回应中越南海争端的话,那么从13日开始的街头暴力事件显然已经超出了“当局预估范围”。也许政治操控也正是此次暴力排华事件后,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指责越南当局“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另一层含义(第一层当然指越南当局保护外国侨民和企业不力)。5月15日造访美国的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曾亮出底牌“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丢”“中国在西沙打井一定要打成”,这也可以视为对越南“妄想”的警告。

18 日外传的更大规模游行没有出现。但一个颇为值得玩味的细节是,同样是越南总理阮晋勇于此前夕发表的短信,中国媒体报道出现相反的评判。包括大陆观察者网的报道称,越南总理被指群发“爱国短信”煽动国民。该短信用以敦促民众“捍卫国家主权”。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6日的文章说,阮晋勇在短信中称“不应让坏分子煽动损害国家利益和形象的极端行动”,但短信没有谴责本周爆发的骚乱。《日本经济新闻》称,越南政府煽动爱国心,可能给国民造成只要是抗议中国干什么都可以的印象。但随后新华社的报道则明显给予了越南政府当局以正面评价,指越南电信公司17日以越南政府总理阮晋勇的名义一连发了三条短信,命令公安部、有关部门和地方领导共同采取措施,并加强宣传,努力不让非法示威游行发生,不造成社会混乱和不安定,要求人民不要盲从过激行为。

人们一般将此次越南事件视为又一次严重的排华民族仇视行动,具有深刻的政治意味,虽然有类似台资企业长期紧张的劳资纠纷因素。但是事实上从历史上看,类似的排华、仇华敌对活动从来不曾缺位,尤其是在华人社区占有很大比重的南洋国家,作为非主流种族,华人在越南、菲律宾、印尼等都曾遭遇暴掠。而究其原因,华人族群与当地民间的矛盾大多是经年累月的利益争端集聚。现实是,多数排华风暴的“群众运动”均由背后的政治操控,譬如1998年印尼“黑色五月暴动”对华人的洗劫和凌辱丑闻背后即有苏哈托转嫁国内对金融危机造成的经济困难注意力的政治意图。所以说,与其说排华风暴为族群冲突,毋宁说具有特定政治目的的团体和个人将民间不满的“祸水”引向华人,只不过,越南当局此次所为有些“弄巧成拙”。

姑且勿论越南此次暴力事件背后“趁火打劫”的反政府流亡党因素,单是此次造成的社会冲击非但无法让越南当局解决任何迫在眉睫的难题,还更有可能恶化局势,彻底葬送自1986年阮文灵主导“革新开放”以来所营设的开放环境。定点反华到全面排外的失控局面一旦形成便势难恢复,这对于从一开始便以外向型经济仰赖大规模外国投资而维持局面的越南陷入更加难以自持的艰苦境地。所谓“玩火自焚”的警告绝非危言耸听的恐吓。这或许也正是当下越南当局开始强力出面而不敢再只是“做做样子”给外国人看的原因。

不容回避的“国家安全” 海外利益拓展的挑战

假如说,1998年爆发印尼的“黑色五月风暴”冲击华人,当时的中国政府尚可以一度以“不干涉内政”置身事外的话,那么对于近年出国者以及华侨华企,中国当局则必须有责无旁贷的担当,不独要应对类似越南排华风暴之类的政治空气突变所诱发的危机,还包括如飞机失事之类事故的应急。

据统计,中国每年临时短期出国有近1亿人次,另有2万余家中资企业分布在全球200个国家和地区,大批长期生活在海外的中国公民。可以这样说,发生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恐怖、战乱、疾病、危机,在国内都会有牵动。而有可供查询的公开数字表明,中国驻外使领馆专门负责领事侨务工作的约有600人,平均1名领事官需要为20万人提供保护!

5月初访问非洲4国的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安哥拉召开了中国首次“海外民生座谈会”。彼时,李克强提出,必须更加注重保护中国公民在海外的人身安全,维护中国企业在海外的合法权益,并承诺“我们的领事保护应该随着同胞们走,同胞们走到哪里领事保护服务就要跟到哪里。”

在此之前,李克强刚刚“冒险”造访政局不稳的尼日利亚,并承诺将对遭到著名恐怖组织“博科圣地”绑架的223名尼日利亚女学生给予营救援助。然而,不久中国驻喀麦隆使馆17日证实,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局在尼日利亚邻近的喀麦隆极北大区的工程营地遭不明身份武装分子袭击,造成1人受伤,10人失去联系。而路透社报道更将袭击者锁定为“博科圣地”。正如人们所言,中国历史上从未如此与世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休戚相关。

于是,海外公民安全保护成为中国国内的一门“显学”。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4月初正式宣布酝酿已久的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这是负责中国国家安全的最权威机构),同时抛出涵盖度多内容共计11项“安全”。当时习近平更称,“当前我国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复杂”。此言虽繁复,但确乎有现实的指涉,至少表明中共高层的国家安全观念正在“更新换代”,即它不再局限于国内安全,也不再局限国家实体间的安全,更不局限于传统的领土主权经济等。

世界各国对海外公民利益的保护无不体现国家实力。在历史上,晚清时期乃至民国时期,诸如北京、天津、上海等大城市都曾有各国列强的重兵把守。初经工业革命的“浸润”,保护侨民甚至成为日本举兵侵略的合法借口。世易时移,虽然那已经成为历史,但不可否认的是,全球化的今天,保护侨民和企业对每个国家都是一种挑战,尤其是处于快速成长期的中国而言。

2011 年利比亚战争爆发,中国曾在不到两周时间内从利比亚安全撤侨3.58万人,这是中国最大规模的撤侨行动,当时许多丢失护照的中国人不得不唱国歌证明自己的身份。但今年3月8日马航MH370失联事件延宕至今已有两个多月,152名中国公民在南洋上空凭空消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尽管中国调用了史上最大规模的救援力量但仍一无所获,更暴露中国在全球保护与营救公民利益上的专业能力短板。这无疑是一记警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275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