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风暴“中场”观察

image

据初步统计,自十八大以来到今年7月初,已有30多名副省级以上官员因严重违法违纪遭到调查,其中包括两名副国级领导人、两名十八届中央委员、3名候补中央委员。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6月30日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听取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对徐才厚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并根据《中国共产党章程》、《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有关规定,决定给予徐才厚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问题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会议明确宣告,党内决不允许有腐败分子藏身之地,军中也决不允许有腐败分子藏身之地。

可以说,刚刚过去的一个多月,将十八大以来的这场反腐败运动带入了一个新的高潮期。从6月份到7月初,除徐才厚之外,先后还有原江西省委常委赵智勇、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原山西省委常委兼副省长杜善学、原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原广东省委常委兼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原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长谭力等高官密集落马,反腐力度空前,引起中外广泛关注。

随着中国近些年来最为猛烈的反腐运动的深入展开,中纪委的网站上几乎每天都有官员落马的新闻。而此轮反腐行动的一些特点也已逐步明显,其走向则更为引人注目。如果用刚刚结束的世界杯上的一场足球赛事作比喻,反腐经过上半场的较量,大局逐渐明朗,我们已经可以进行一次“中场”观察。

特 点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由政府主导的市场化改革大力推进,由于权力对经济和社会的主导作用,钱权交易和权力滥用在中国社会成为普遍存在的现象。在一切以经济发展为重的情形下,虽然每届领导人都会进行声势浩大的反腐宣传,但实际的反腐行动止于一定程度,未能遏止住越来越严重的腐败趋势,且腐败官员已然通过利益集团化的方式,成为中国社会进一步发展的巨大障碍。民众对腐败现象的痛恨,也成为影响执政党认同度的重大因素。在这样的背景下,大规模深入的反腐,必然是影响深远的政治性行动。

此次反腐意外地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强硬措施。“反腐无禁区”不再是一句空话。无论官员级别、苍蝇老虎一起打,既包括高至副国级的领导人,又深入到普通官员的日常生活领域,试图改变整个官场的风气。农村基层干部腐败问题也进入了反腐运动的视野。中央巡视组在最近密集的反馈中提到,乡村干部腐败问题凸显,“小官巨腐”问题严重。几乎同时,《关于在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进一步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的通知》提出,对于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干部中存在的“四风”突出问题,出重拳、下猛药,开展整治村、社区等基层干部违法违纪行为专项行动,特别要集中力量查处群众反映强烈的涉黑涉恶案件。

反腐深入的领域也前所未有,包括四川、山西和江西等在内的地方党政大员,包括石油和电力在内的垄断性央企,包括公安部在内的国家强力部门,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宣传喉舌,直至以前极少涉及的军队和民族宗教等领域。另外,6月16日,审计署发布“西电东送”21个输变电项目审计结果,发现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在输变电建设管理中,存在着涉及工程招投标、设备材料采购、建设资金使用等方面的违法违纪案件线索,涉及资金达66.83亿,已依法移送有关部门查处。

围绕特定领域或互有关联的人群打击窝案是此次反腐的一大特点。石油,电力,秘书,政法等等高频率出现的词汇就是典型。有的群体之间有些还互有广泛联系。虽然这些高频率出现的词汇,只是社会各界在解读腐败案件时密切关注的,并非来自于纪委系统的统一说辞,但仔细梳理可以发现,被查处的官员背后的确表现出腐败的家族性、裙带性等特点。此轮反腐风暴正在摧毁一个个或大或小的腐败势力网络。

迅速、事先无征兆是此轮反腐风暴的另一大特点。原江西省副省长姚木根落马当天,媒体还发表了他的署名文章;原山西省副省长杜善学和原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都是6月17日还公开出席活动,6月19日名字就“上”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原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禧、原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等,都是被抓第二天即对外公布;原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更是当天被抓、当天宣布。

颇有点“花边”意味的是,原来普遍以“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来表述的官员包养情人或其他婚外性关系,在此次反腐中,出现更多的是带有强烈道德色彩的“通奸”一词。

此外,随着反腐风暴席卷更多领域,纪委工作深入的管辖范围进一步扩展,除了由于巨大的威慑力,纪委在官场的实际工作中有更大发,一条引起广泛关注的信息是,中央巡视组在巡视复旦大学后的一个建议是,加强对师生政治动态的研究。传统上由宣传部门主管的意识形态领域,纪委本就担负的“政治纪律”责任和以前相比更加凸显了出来。

影 响

疾风暴雨般的反腐行动显然对整个中国官场和社会都造成了巨大影响。

仅仅一年前,民间和官方的很多利益既得者还抱有侥幸心理。流传的说法是,“共产党的反腐就是运动,超过不了一年”,互相鼓劲,要“坚持住”。由于历史的惯性,民众也对反腐的真正决心和深度持一定的怀疑态度。但这些根据此前经历作出的判断显然已被证明是错误的。

不少官员抱怨,反腐已经到了“官不聊生”的程度。在或者“不做不错”的小心翼翼,或消极怠工的情绪下,从全国各地传出的信息是,官员的工作积极性明显下降,以至于国务院不得不派出多个督查组去地方监督工作的完成。

官员下海潮在消失多年后被再度提起。一些裸官自动提前退休。官员或国企高管自杀的新闻时有报出。官方数据表示,与2012年相比,2013年会议和官员出国考察方面的支出分别下降了约53%和39%。高端白酒、名牌手表和豪华汽车等此前以官员为重要消费对象的奢侈品行业都出现了急剧下降。

反腐不利于经济发展的言论在很多地方开始出现。对此,财政部长楼继伟在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举行的记者会上还专门进行了反驳,“我们也观察到一些现象,比如高档酒店以及高档烟酒消费市场可能受到一些影响。但我们也发现市场调节得非常快,现在有些高档饭店已经开始做外卖了。”而腐败常常和政府的过多管制结合在一起,管制会造成寻租。解除管制减少腐败机会,使得市场发挥更好作用,调动起更多“正能量”,对经济增长有好处。

改 革

从表面上看,2013年下半年成为新闻主角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路线图,在2014年上半年明显让位于反腐新闻。但同样是6月份,已经可以看出全面深化改革路线图已经处于落地阶段。

比如,6月13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提出,积极推进能源体制改革,抓紧制定电力体制改革和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继6月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的讨论之后,中共中央政治局6月30日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的意见》、《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实施方案》。此外,以“能打仗、打胜仗”为主旨的军队改革也正在推进中,等等。

时间点上也许是巧合,但也正是由于反腐深入涉及的多是利益巨大、权力强势的领域,此轮反腐风暴为改革开路的态势非常明显。

时至今日,浩大的反腐力度已完全超过此前的民间想法,曾对反腐持怀疑态度的民众表现出了大快人心之状。虽然在有的知识分子中仍然流传有“选择性反腐”的议论,但民众对中央政府的支持得到了明显加强。这对领导人推动全面改革,无疑会有巨大帮助。

拐 点

当时间的指针跳动到7月份,落马高官的名单继续有新的人物出现。据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证实,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长谭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中央已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现正在按程序办理。

这场已持续一年多的反腐风暴,从种种迹象看,仍然会继续进行以案件查处为主的“治标行为”,继续“威慑”。

反腐风暴无法减弱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前述的腐败的家族性、裙带性,以及窝案、串案的特点。打一只“大老虎”、“老老虎”,势必会不断牵扯出一批人。要消除进入执政党高层视野的一个个腐败势力网络,绝非短期之功。

那么,反腐败的下半场,会有怎样的走势?反腐败的拐点即从“治标”到“治本”的转变什么时候真正开启?虽然我们无法下一个定论,但观察后可以发现,目前已经开始出现向“治本”转变的迹象。

首先是,中纪委已经在释放一些重要的信号,比如在案件查处上,重点查处十八大后还不收敛不收手的、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的、群众反映强烈的、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党员干部,并加强办案全过程监督。换句话说,就是重点查处十八大后仍然顶风违法违纪的领导干部。办案的全过程监督,实际上就是进一步加强纪委行使职能的法治化、制度化。两者都是要稳定社会各界对于反腐败的预期。

其次是,“治本”的措施也开始不时出现。一般而言,这些措施都与“改革”主题联系在一起。政治局会议通过的《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列举了改革的3个重点,第一个就是建立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现代预算制度。财税体制改革作为新一轮改革的“牛鼻子”,“一场牵一发动全身的硬仗”,预算改革又是首当其冲,如实施得当,将从根本上约束官员的权力。而在司法改革方面,法官相对独立于地方和官僚系统,拥有更大独立权的改革方向,也有望构建一个更有制衡的地方权力体系。完善官员个人情况报告,不动产登记全国联网,裸官的清退,甚至是中美互换对方公民账户信息等,对官员个体的管理体系也在进一步加强。

总之,这一轮政治性反腐,以查案和威慑为“治标”,通过大刀阔斧的“清洁”,官场风气得到一定整肃后,以“改革”为面貌的“治本”措施将有望出台。到那时,虽然不会像大批查处实权派官员这样富有传奇和情感色彩,却是考验整个反腐成败,乃至改革成败的更重要时刻。

如果还是用足球赛事打比喻,那么反腐下半场要做的就是要解决战斗。现实已经很难允许还要打加时,甚至是像点球大战那样将胜负更多地交给“运气”。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2796.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